寰宇古今 ✐2006-09-01


奧古斯都和罗马帝

史直

 

  古罗马,史记称它为“大秦”,是译音,确有根据。
  上古时代,地中海沿岸的居民通用希腊语和希腊文字。罗马人的拉丁文於公元前一世纪的前后才完备了。那个时代以前的事祇凭口传,而无当时的文字记述。
  在拉丁文形成以前,相传公元前五百年以后共有七王。其中第五和第七王名Tarquinius。父子两人统治古罗马约半世纪。显然“大秦”两字是取其译音。


凯撒

  凯撒(Julius Caesar, 100BC-44BC)和奧古斯都(Gaius Julius Caesar Octavianus, 63BC-14AD, 简称Augustus)要明确的分开。莎士比亚巨著中的“凯撒大帝”一悲剧翻译人只取了主角的姓,将名字省略了。继任的皇帝奧古斯都乃是前任凯撒帝的外孙,所以他承袭了前任皇的姓名作了他自己姓名的一部分。此后“凯撒”便成为罗马皇帝的尊称,好似称呼“陛下”一样。基督教的圣经里面凡提到罗马皇帝的时候总忘不了加进“该撒”(凯撒)。例如路加福音二章1节或三章1节。写这卷书的路加是位医生,学者,罗马人,书又写於暴君尼祿的时代,不会甘冒危险将皇帝的尊称给漏掉了。直到第一次欧战,德国和奧匈帝国的皇帝仍以“凯撒”称之,帝俄亦同。
  公元前五世纪拉丁民族一向散居在意大利半岛过着部落社会生活。不幸地中海的各海岛之间时常发生战事,人民乃移向意大利半岛。语言和习惯的不同造成许多摩擦和爭执,如同素来平靜的湖水掀起了波浪一样。不久有北方的武装移民和邻近的马其顿人来犯。继之,北非洲的迦太基人为爭夺附近的制海权便发动海陆两军对罗马作了钳形的攻击。在缩小包围的景況下,双方战爭僵持了八,九年,终於被以逸待劳的罗马人打胜了。
  战爭的折磨使一向淳朴的拉丁民族变成矫健的勇士。东面的马其顿人和敘利亚人加強联盟,並准备去征服埃及。对於战爭敏感的罗马人这是件不能容忍的事。罗马先发制人,终获胜利。
  经过了近四百五十年的大动乱,罗马帝国的江山总算在凯撒帝的时代奠立了基础—西至西班牙,北至英国各岛及德国边境,东至波斯和高加索,南至北非沿岸。疆域之广和国势之強只有前期马其顿人亚历山大,或后来蒙古四大汗国的两个庞大局面可以与之比拟。
  俘虏是征服者的战利品,罗马帝国也不例外。俘虏反抗压迫,社会便不安宁。某次用十字架苦刑处決了数百奴隶。征服战爭带来的财富使生活奢侈荒淫,和道德沦亡了。虽然在国家昇平之时,內部卻爭夺不已,放逐和暗杀,在皇亲贵族间频频发生。至於好的方面也有:例如美术,建筑的发达,共和民主和法治精神的建立等。直到凯撒时代由人民赋予了他特权以后,政治制度才有了改观。


维纳斯石雕像

  凯撒沒有他继任皇帝奧古斯都的运气好。他在短短地五十八年的岁月之中,婚变两次,大半时间又过着戎马的生活。等到五十多岁才将一切政敌打倒。方集军政大权在一身,只因好大喜功,重革新,除贪污,操之过急,被同僚们怀疑他是个野心勃勃的独裁者。结果被刺倒在其生前政敌庞培大将石像之前,身被创伤二十三刀。
  奧古斯都由凯撒一手提拔起来,是凯撒指定的承继人,那八面玲珑的个性,很得元老们的欢心。史学家形容他是个循法理而明是非之人,只是他的一生为家庭间的那些肮脏事不胜其累。
  奧的母亲是凯撒的外甥女。凯撒兄妹出身贵族,祖先出自朱丽亚一系,这一系被认为古罗马贵族中至贵的。原因是在若干年前某一辈的老祖母就是罗马神话中的爱神维纳斯(Venus)。据说维纳斯原是半仙之体。她的裸胸石雕像是人人所熟识。多年前我经过巴黎时曾在罗浮宮博物馆看过它一眼。世间石像的傑作多得很,怎会叫这已断了臂的维纳斯石像出了风头呢?


奧古斯都

  奧於凯撒被刺后便做了罗马的皇帝,他登基时年方十九岁,在公元前44年,正为我国西汉末年王莽一干人发动篡汉阴谋的时候。
  奧古斯都字义是“伟大”“庄严”,是罗马帝国的元老们決定赐给他的名字。
  奧幼年丧父,由继父抚养。成人结婚之后不久便与妻子仳离,另与里维亚(Livia)结婚。他的前妻生得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名叫朱丽亚,由奧领养,在宮中长大,结过三次婚,性情淫荡非常,终迫得她父亲下令把她放逐了。
  奧的妻子,美丽,兇狠,野心勃勃,想叫她与前夫所生的儿子提庇留(见路加福音第三章1节,原名Tiberius Claudius Nero)承继大统,不惜把奧心目中属意做继承人的外甥毒死。后来她又把朱丽亚的第二任丈夫毒害了,而奧卻愚不加察,任其而为。
  奧与里维亚未生得儿女,到了老年,亲信中只剩下提庇留是最可靠最有资历的一个。虽奧衷心看不中他,但违拗不过他妻子里维亚的执拗,只有顺水推舟地答应了。
  奧古斯都是个承前启后使罗马帝国发挥最大光辉的皇帝。他熄灭的战爭的火焰,取了独裁与民主自由的中间路线,使国泰民安,东西南北的“藩属”人心归向,驻在各方的罗马远征军不再是佔领军,乃是守卫和安靖地方与司执法任务的军队。罗马帝国人民幸赖他才享受了五十年昇平的日子,是以前所未见的,也是以后所无的。
  奧古斯都也将基督教的历史揭开了新的一页。
  倘若不是他下令叫天下的人民(见路加福音2:1)—天下应作罗马帝国,而实非天下—来报名上冊(普查戶口)耶稣的父母应不会在寒风刺骨的冬天从犹太北部的拿撒勒城向南走七十多英里的路来到伯利恆城的一家马棚之中,因为当时旅店中已挤满了人,夫妇两人无处可以棲身。拿撒勒属犹太王希律安提帕的管区,伯利恆一带是罗马巡抚的管区。登记要向罗马巡抚管区去办,況且耶稣的父母都是大卫一支派的人(直系血裔),所以必须回到所称“大卫之城”的伯利恆去登记。

  耶稣实在是和平的君,救世的主,倘非祂的诞生,今日的世界,特別是西方的国家,还陷在黑暗的深渊里和停留在疯狂时代中。宗教改变了人性,赐予人们以希望和安慰,给人类带来了曙光,与一般用暴力推行的政治思想,完全相反。
  若是沒有奧古斯都下的命令,也许耶稣不会生在“大卫之城”中,先知弥迦的预言也不免成了“悬案”,而当日千里迢迢来朝圣的三博士必然失望而去。
  奧古斯都享年七十七岁。一天,他在宮中忽然倒在他妻子里维亚的怀中,悄然和她永別。罗马皇帝中得善终的少,能“寿终正寝”的更不多见。
  聪明绝顶的里维亚终如愿以偿地见到她与前夫所生的儿子提庇留接了皇位,时在公元15年。耶稣在三十岁开始传福音,恰为新皇统治罗马帝国的第十五年(见路加福音第三章)。罗马史与圣经对照,年代正确无误。
  1977年九月在內蒙古发现铸有Octavian字样的金币。这是公元前27年奧古斯都帝所订立的年号。公元前一世纪汉武帝时张骞曾通西域,结乌孙。相信当时敦煌等驿站已经成了对外通商的要隘,虽然石洞在公元二世纪才开始兴凿。光武中兴后,东汉时第二代皇明帝派遣班超再度通西域,时在张骞时代之后约一世半。西方史记述张骞通西域之后曾令专使到安息(Parthia),即古波斯国的一部分,也是罗马帝国最东方之边境。罗马商旅第一次到洛阳在公元166年。
  继承奧古斯都的皇帝提庇留(42BC-37AD),是他的养子,是皇后与其前夫所生的。后来他娶了奧古斯都与前妻所生的朱丽亚,等於和奧古斯都亲上加亲。朱丽亚做提庇留的妻子是第三次出嫁。提庇留本来已婚,且两相恩爱,无奈奧古斯都下的命令难违,不得已才与妻子离異后娶朱丽亚。天下哪有这么荒唐的事?
  奧古斯都的妻子,也是提庇留的母亲里维亚继续做罗马皇帝的幕后人,操纵她儿子的国家大事。生活在这种宮廷环境之下的提庇留大半生中过的是郁郁寡欢的生活。等到他母亲里维亚八十四岁寿终,便大过放浪形骸的生活,十年之间半理政事地在地中海的罗马別墅中作穿梭式的巡行,过着海上悠哉遊哉的生活,终被人谋杀,窒息而终。
  接位的是提庇留乃弟的孙子卡利古拉(Caligula, 12-41),患有神经病,浮华奢侈,几乎挖空了罗马的国库,做了四年皇帝便被人谋杀了,他的妻子和女儿同时遇难。
  皇叔革老丟(Claudius, 10BC-54AD)接位。他有先天上的缺陷,口吃,少年多病,性情狐疑多变。只做了十年皇帝。沒甚建树。即有,也只能说有平定英国之乱的一功。所以今日英国人取了他的名字者不在少数。革老丟一时痛恨犹太人,便由罗马城逐了他们出去(见使徒行传第十八章2节)。可叹他天性懦弱倒讨了两个妻子,等於作茧自缚吃尽了河东狮吼的苦头。一个妻子卻是他侄女,泼辣兇狠,曾把第二任丈夫毒死以后便嫁了革老丟,只图将她和第一任的丈夫所生的儿子尼祿扶上皇帝的宝座。等到她见革老丟老而不死,便不耐等待,一不做二不休,下药把他毒死。


尼祿

  凡看过暴君屠城记那影片的对於尼祿(Nero, 37-68)血腥的一生不会陌生。他差人放火烧罗马,卻嫁祸於基督徒,当时惨死於他魔掌的何止千百?耶稣最信托的门徒彼得是罗马城基督徒的首领(Bishop)被尼祿钉了十字架,而且是头朝下腳朝上倒钉的,对待一位上了七十岁年纪的人何至如此残酷?事发生在公元64年。过了三年多,又有一位周遊地中海各地传扬基督教的保罗被害。保罗出生於犹太名门,卻是罗马公民,受的是希腊式教育,精通地中海各国文字,罗马法,哲学,犹太文学和历史,是个基督教史空前绝后的人才。他每经过当时文化之都的雅典便与当代哲学界权威的群儒们舌战。他不但建立了基督教的中心思想,对於人生伦理观念许多地方与我国孔孟两大贤的学说相去不远。倘若尼祿早死一年,保罗也许不至受害。

  1960年代,我到过罗马两次。一次特选一个观光路线看了犹太人的坟场。犹太人相信复活之说,所以屍身都完好保存。经过了尼祿时代之屠杀和历史上多次的变乱,如今坟场卻是空空如也。坟由山上向下掘,整个坟场由砂岩石层掘出,洞分三层,可容上千的屍体。到了中间一层可通四面八方,若沒人领导,准会迷了路。里面沒有电灯,大家用手电筒照着,看了约半个钟点,一路阴森森地,只想早一点出来。导遊人说:在尼祿大屠杀时期有数百基督徒和犹太人在此避难三个月。
  尼祿的杀性连那苦心孤诣扶他做皇帝的母亲都未放过。等到恶贯满盈的时候,他的属下反叛了。第一次不成功,卻枉死不少亲信,等到发动第二次的时候他自知挽救无望,遂仰药而终,真是天理昭彰,因果循环。
  尼祿死后罗马帝国来了一次大动乱,四方的军队统帅们爭夺皇位。韦帕芗(Vespasian, 9-79)本是罗马军近东区的大将,庶民出生,只一回合便在军事和政治两方面取得领导权,进入罗马接做皇帝,时在公元69年。他的儿子提托(Titus, 39-81)在近东接了他的军职,平犹太人之乱,竟把耶路撒冷夷为平地。今日在罗马城里有他的纪念坊一座。后来提托继其父做了罗马的皇帝。圣城的毀灭对於犹太人是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正应验了耶稣的预言说,耶路撒冷圣殿的石头将来沒有一块不被拆毀的(马太福音第二十四章2节)。罗马士兵为了寻找金子,才不惮麻烦逐块的石头来察看。耶稣的预言终於应验了。
  此后耶路撒冷荒芜了约五百年,直到伊斯兰教徒在建寺尊为圣城,才逐渐繁荣起来。约五百年后,十字军佔领,旋被伊斯兰教军夺回。又过了约五百年耶路撒冷由奧吐曼(Ottoman Empire)军佔领,直到第一次欧战英军佔领。除了末次的四百年,每次的大变动都是五百年左右,算是巧合。
  不曾到罗马和地中海一带去看古罗马的遗跡,便难以想像到罗马人当日的气派。祇以那距罗马辽远的英国而论,罗马遗址今日还保留了二十五处。
  今日看罗马城,观光人的兴趣都集中於那“城中之城”的梵蒂冈(Vatican)。至於教堂和多神教时代留下来的庙宇,加上有名的古堡大小一共四百多处,看也沒法子看个遍。在遊罗马之前,先读一点罗马史,所见所闻必然把你带到一个较深的领域之中。另一方面看那些古跡堆的残柱败石颓垣,又老又旧的街市,大理石似乎也沒有什么价值了,建筑物永远是灰黃色的,好多窗子还镶着漆黑或者生了鏽的铁柵,使人意味着这个古老之城,曾经历过罗马人最光辉的岁月,也曾渡过一些阴晦悲惨和恐怖的日子。帝王的富,淫,骄,奢,英雄战士的血汗,基督徒和奴隶们的血淚和性命,在罗马历史中互相交织着。
  暴君尼祿被除之后,罗马的新帝和贵族们的觉悟似乎祇是昙花一现。十年以后,罗马斗兽场(Colosseum)完成。在这里曾经有人与兽作生死斗。在罗马人的节日,一天可斗死好几百人—武士,奴隶,犯人和基督徒…


罗马斗兽场(Colosseum)遗跡

  我那次遊罗马曾紧随导遊员在他的背后倾听他侃侃地解述罗马史。那天阴雨,我曾站在斗兽场看台的第一阶上,似乎听见八万观众在狮子将人撕碎的剎那欢呼的声音,又好似听见无数的冤魂在空中哭泣。
  两世纪以后內战使罗马帝国一分为二。东边的一半以君士坦丁堡为京都(今日的伊斯坦堡)。
  但是西罗马的人依旧在贪安逸,讲享受,酗酒狂欢,浮华淫乱,家庭制度解体,社会道德破产,立国时期吃苦耐劳和爱国的精神俱已消失。那“言而有信”“高风亮节”罗马人应有的精神(莎翁在凯撒大帝那悲剧中描写罗马人在凯撒的时期以不失信,重气节自豪,並以此为标榜。)都已消失无蹤。
  西罗马人並未因君士坦丁皇帝做了基督徒从厄运中挽救过来。等到他去世,內战又起。北面的蛮族(包括匈奴)来袭,罗马军队大败,如秋风扫落叶。敌人便长驱直入,罗马城被毀,西罗马也完了。短命的西罗马帝国,如同中国的东西两汉相加一样,不过四百年,且发生在同一个时代。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从世纪船难谈见死不救 ✍林向阳

谈天说地

大同社会 ✍于中旻

谈天说地

相爱 ✍亚谷

谈天说地

复活主的三现 ✍凌风

艺文走廊

扫罗王的独白 ✍凌风

谈天说地

两家斗爭 ✍于中旻

寰宇古今

北极圈─将来的地中海 ✍曲拯民

捕光捉影

捕光捉影:浪潮 ✍郭端

谈天说地

富兰克林:一家四代两国 ✍史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