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叶之美

吟萤

 

  儿时帮父亲在庭园中整理花木,常常与泥土和植物接触,因而爱上了花卉。如今隔了三十年,犹不能忘怀故居庭园中那满架的蔷薇,沉醉在春风中的芍葯与牡丹,火红照眼的榴花,漫天匝地的紫白丁香,香透了半个庭园的桂树,与日爭辉的向日葵,傲霜凝露的菊花,它们都会不时绽放在客居梦魂中,醒来犹有余香满枕。渐长,对如锦繁花的爱好慢慢地淡了,主要的原因是看多了花开花谢,疲倦了感时伤怀,视觉涨腻了绚烂的颜色,要求一种宁靜的境界。於是兴趣开始由花朵转移到叶子,在一片片,一卷卷,一丛丛,一堆堆的碧绿,焦黃与赭红中,找到了一些深邃沉重的颜色,逐渐地我爱上了叶子,满足於那种含蓄的单纯的美。
  当你凝神欣赏一朵花时,无论它多么美,看久了都会感到疲倦。最耐看的花朵,由含苞,吐蕊,绽放到枯萎,也无法佔去你太多的注意力;时间略久,便会疲惫。特別是花朵凋谢的时候,会带给你颓丧与伤感。但叶子卻不会,即使凋零了变成落叶,仍然很美,即使让虫子蛀上了洞孔,依然是美的图案。一般说来,叶子都比花朵的生命长,当你用心欣赏一片叶子的纹理与色泽,便会入迷;你一定会爱上它。

  叶子的造型比花朵还要多:长的,圆的,多角的,直的,卷的,不规则的,我始终无法统计出叶子的形状到底有多少种,但卻不断发现新的造型,每每惊诧造物主的设计,祂永远是最现代的设计家,祂奇特的构思永远教人叹服。所谓红花绿叶,叶子的基本色调应该是绿的,但实际上树叶的颜色极多,红,黃,赭,紫…並不输於花的颜色,而且变化无穷。所谓“霜叶红於二月花”,若只用红来形容枫叶,就失之笼统;在北方,时序一进九月,树叶就开始变色,若仔细观察,它每天都換一种颜色。由淡淡的金黃到深深的绛红,整整三个月中,它会将你整个浸在颜色里,教你逃不出它的泽彩,你才晓得花与树叶的颜色是无法比拟的。春花给你的感受是一片,一朵,但树叶卻用颜色包围你整个的生活与世界。幕天席地的金黃会吞沒了你,销融了你,甚至为你換上一种全新的人生观。叶子对人的影响,似乎尚不止於美感。
  最使我感动的还是一片片单独的树叶,我一向有收集树叶的嗜好,将各种不同颜色形状的树叶收集来压在书本中,暇时拿来欣赏是一种享受。幼时由桂树上採下来一些大大厚厚的叶子,先用石灰煮掉了叶肉,再用牙刷清理干淨,便余下一片似蝉翼般的叶网,再染上不同的颜色,就可以制成最美的书签。
  每一片落叶都有一个淒美的故事,每一片落叶也都是一首诗。你要去仔细品味琢磨,才能发掘出它们生态的奧祕。在那些历尽沧桑的树叶上,由昆虫咬出的那些不规则的图案中,我们能发现一些细致生命留下的痕跡;由那一片片被虫蛀的残叶上,可以引出一串串可爱的故事;从那些疏疏密密的齿痕中,我们可以看到它们生活的见证,可以读出一页惊心动魄的史诗。

本文选自作者散文集秋之悸
台北:道声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号,电话:(02)23938583)
(书介及出版社资讯: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4.htm
北京: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阳区西垻河南里17号楼,电话:(010)64668676)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2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