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杜诗意境的随想

谢顺佳

 


杜甫

  “窗含西岭千秋雪,门舶东吳万里船”,诗人杜甫笔下空间多么辽阔,能夠超越时间和视觉上的限制,给我们意境上的享受。多美!
  从建筑来看,这门窗引来这许多的情怀,也不失“有了建筑,人类才开始有文化和文明”之旨。沒有建筑,和沒有身体之蔽体物,人类还是活在旷野,饱受大自然的摧残。
  摄影家看了这两句,肯定拈须自喜,马上可以想到摄影的造型,进而想到,该用长镜或短镜的技术性问题。器械的限制,不论是“长火”和“短火”,甚至收集力极強的广角镜,也难以把“千秋雪”和“高里船”,尽收在相片上。这常是摄影家的苦恼。
  北宋画家李成擅写寒林暮霭,“外师造化,中得心源”,其境界自与诗人冥合。写具象的,画家告诉你时间地点方向距离久暂等现实性的资料,写抽象的,便依赖观众再创造了。沒有现实性的共通“言语”,画家与观众的沟通实在困难。
  说远一点,今日所看到的现代国画,总提上道佛十足的名称,唬人得很。令我退避三舍。先抓一句诗来写抽象画,这画实不易写,写了抽象画,再抓诗,也是苦事。怪不得洋人写画,常看到“无题一二三”,或“山水五六七”这类名字,有些干脆沒有名字,也是了得!
  做买卖的,喜欢意头,故要避讳十足,“窗含西岭千秋雪”,白茫茫一片,好像“门前冷落车马稀”一般,不好办。“门泊东吳万里船”,管他是货柜船或是渡海轮,有水的味道,自加喜爱。今日的酒家,懂得掛上从日历撕下来的镜框画,已属有文化之列,否则顶掛水晶灯,四壁丝绒牆纸,鲜红色地毯,身穿高叉旗袍的女侍应,这样配搭,便是今日高档的海鲜酒家。“千秋雪”的雪山,雪崩之际,冷风呼呼。海鲜酒家的冷气设备,气槽小,风速大,尤其是坐在回风柜附近,真的,像雪崩般的澎湃。
  除酒家外,亦难看到诗文悬掛的公共场所,甚至书店学校,常见的文字,多是实用性的多,如“出路”,“男女洗手间”“开放时间”等,地铁大堂两壁,有文化味海报,也具广告招徕的动机。
  神思在飞驰之际,叮叮叮叮……的火警响不停。同事走来说:“喂,老谢,別发梦呓,这是练习走火的警铃,不可用升降机,徒步下行至三十楼之走火层,排队聆听本大廈之走火设备。”
  思绪马上从朋友送的书法对联,“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吳万里船”跑回来…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7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