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点心灵 ✐2008-04-01


白云虎穴

余卓雄

 

  “白云虎穴”如果是一个电影故事的题目,这故事倒不是剧作家构想出来的。
  飞机刚离开维珍尼亚(Virginia)不久,前面的搭客间便起了一阵骚动。一个中年男子在那狭窄的行人道中手舞足蹈,他故意拦住了空中小姐的去路,也沒有一个人敢站起来解围。
  “他可能是劫飞机的…”现代人面对着这种新威胁,把每一次的旅程看得比探月还危险,大家都存着戒心,独善其身。
  据我观察,这个人虽然动作野蛮,但不至凶神恶煞,他那充满红丝的眼睛有一线友善,不过他祇在粗鲁地吵闹着,使空中小姐难以招架。
  最后空中小姐看见了我的神职制服,大概相信我总该比普通乘客勇敢一点。便低声说:“你试试去劝服他一下。”
  她把腳步蹒跚的男子连拉带扯的领到我旁边的空位,他倒十分服贴的坐下,他身上有一股难闻煙酒味,我心中埋怨航空公司道:“谁叫你们在机上卖酒,自作自受呢?”
  这个醉酒的家伙乐得我忍耐地听他诉苦。原来他为了喝酒得厉害,被妻子赶出了门,两个儿女也羞认这个毫不自爱的父亲。目前他的职业也是朝夕难保,下一步,老板便要他滾蛋。
  “你想我还有什么希望?”他抽咽起来。
  “希望与绝望,都由你自己決定。不过人的意志是那么脆弱。我们必需靠上帝的扶助。”我恳切地对他说。
  此刻他的酒意已醒,他握着我的手问:“你为我祈祷好不好?”
  我说:“最好你先向上帝认错,然后我为你祝福。”
  他的祷告竟是意外地动人,我想上帝该多么喜悅。我问他:“你以前上过教堂去吗?”
  他点点头道:“我还记得浪子归家的故事。”
  我向他保证道:“你今天就是归家的浪子,是新生的开始。”我又告诉他怎么去找当地的救世军戒酒中心。
  飞机降落达兰特,他坐计程汽车走了。我一直沒有忘记这次空中的“驯虎记”。
  去年圣诞,我接到一大块空邮寄来的乳酪,盒里放着一封信,是瑟达维写的,他就是那个飞机上的醉汉。信的大意说:“在我最潦倒的时候,你曾关心我。现在我已视酒如仇。妻子重新收容了我,我和儿女的感情也很融洽。还有,我升了职位,都是拜你之赐。”
  我回信给他说:“你的信也鼓励了我…至於乳酪,放在烘面包上,其味无穷。”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艺文走廊

疫境诗两则 ✍安吉

艺文走廊

你的名叫以色列 ✍凌风

谈天说地

锁园香气与美果 ✍于中旻

谈天说地

溫和 ✍于中旻

艺文走廊

完全的爱 ✍凌风

谈天说地

不靠自己只靠神 ✍亚谷

寰宇古今

尼罗河之源 ✍曲拯民

寰宇古今

普卡康蒂公主的故事 ✍史直

捕光捉影

捕光捉影:重遊香港 1 ✍郭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