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五福

刘广华

 

  每到农历新年,笔者就想起童年时代在祖国过新年的情景。那时正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侵华,家母把笔者送到大鹏湾,住在外婆家中。那是一条客家村,家家戶戶的门楣上面,都写着“五福临门”四个字。已故香港大学教授罗香林(1906-1978),是小数民族权威。罗教授说,客家人保留了许多我们中国古代的传统。他们喜欢五福临门,正说明我们中国人一向认为“五福”是最完满的福。

  “五福临门”这句家喻戶晓的成语出自书经.洪范:“一曰寿,二曰富,三曰康宁,四曰攸好德,五曰考终命。”后人把这句话简化为:长寿,富贵,康宁,好德,善终。这是我们中国人最高的理想和期望。然而,世间哪有十全十美的福呢?事实告诉我们,有许多人长寿卻不富贵,有许多人富贵卻不康宁,有许多人康宁卻专做坏事,又有许多人好德卻不得善终。

  第一福是长寿。佛家曰:“人命无常。”圣经说:“其实明天如何,你们还不知道。你们的生命是什么呢?你们原来是一片云雾,出现少时就不见了。”(雅各书4:14)所以长寿与不长寿,不是人生最重要的问题。按笔者愚见,不管你长命或短命,只要你死后有人常常怀念你,述说你的功德,你就是一个有福的人。这就是生存在世上的意义。相反的,如果人人都讨厌你,不想看到你,你活到一百岁又有什么意义呢?

  第二福是富贵。“富”是财富;“贵”是名位。有财富不一定有名位,所以有许多人有了财富,就拼命去追求名位。名位有虛有实。用金钱买来的是虛名;用才智去获取的是实名。在美国有许多机构专门向贪慕虛荣的人贩卖博士衔头。又有一些所谓“名人录”,只要你肯付钱,他们就会把你的名字放在里面。可是,你是不是一个名人,你自己知道,別人也知道。

  虽然笔者从来不为自己印私人名片,但是笔者一生不知道收到多少令人啼笑皆非的私人名片。有些上面写着的衔头,完全与他们的学问和工作不相配。有些两面都印着衔头,多到令人咋舌。有些上面写着荣誉博士,卻沒有写是什么大学颁发的。笔者竟然收到一张,上面写着“爵士”,卻沒有说明是哪一个国家封赠的。这些虛名,肯定是用钱买来。虛名只能夠帮助你自我陶醉,而绝对不能夠帮助你得到別人对你的尊敬。

  名位不是人人可求,如果我们肯把“富足”两个字改为“知足”,卻是人人可得。其实一个人的富足感,是在他的內心里面,不是在他的财物上面。有许多人拥有美金百万,里面卻非常贫穷。相反的,有许多人外面並不丰裕,里面卻非常富足。笔者刚来美国的时候,认识两位侨领。A伯虽然收入不丰富,卻懂得享受和乐意帮助別人。他经常对人说:“有钱要用,才是真的有钱。”B伯虽然财源广进,卻过着非常节省的生活。他经常对人说:“大富由天,小富由俭。如果你想做财主,就要节省。你要从你每月的收入里面只拿出家用,存入支票戶口。夠用就好,千万不要多存。然后把其余的钱完全存入储蓄戶口(四十年前很流行)。凡已经存入储蓄戶口的钱,你就对自己说,我根本沒有这一笔钱。这样,你就不会提出来使用。”这两位侨领,谁是真富足,请读者自己去评论吧。
  第三福是康宁。“康”是指身体健康;“宁”是指心灵快乐。笔者认为这是最大的福。只要身体健康,就有希望,就有前途。正如古人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烧。”只要心灵快乐,就能夠随遇而安,应付任何环境。
  第四福是好德,其实好德应该排在第一。如果人人都修好德,不但他自己有福,整个人类社会都有福。如果大家都有钱出钱,无钱出力,整个世界就会变成一个乐园。
  最后一福是善终。善终的反面就是恶终。如果我们明白善终和恶终的道理,对於将来怎样死,就不足介意了。善终的意思是以行善度过一世,而恶终是以行恶结束一生。善终不一定是死得很平安,而恶终也不一定是死得很悲惨。三国名将关羽,忠肝义胆,连曹操也佩服到五体投地,结果被东吳所杀,身首異处。宋代名将岳飞,精忠报国,人人景仰,结果被奸臣陷害,父子被斩。宋末忠臣文天祥,被元人俘虏,元世祖使用高职厚祿来劝他投降,但是他宁死不屈,从容就义。难道这些伟人不得善终吗?不是。正如文天祥自己说:浩气长存。他们的“善”永远活着。

  相反的,在我们大中华的历史里面,有许多暴君,恶霸,奸臣,劣绅,他们在生之日,享尽荣华富贵,死的时候也死得安安乐乐。难道他们就是善终吗?不是。虽然他们的躯体已经归回尘土,但是他们的臭气万年不散。还有,圣经说:“按着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后且有审判。”(希伯来书9:27)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公义圣洁的真神绝对不会放过他们。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8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