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我们来谈天(九)

天上的智慧

余仙

 

这智慧,世上有权有位的人沒有一个知道的;他们若知道,就不把荣耀的主钉在十字架上了。如经上所记:神为爱祂的人所预备的,是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也未曾想到的。”只有神借着圣灵向我们显明了。(哥林多前书2:8-10)

  人都愿意有智慧。这样说大概沒有问题。不少人宁可被指为邪恶,可以饶恕,而不喜欢人说他是傻瓜。
  本世纪初,加拿大有位部长,戏称南方紧邻国家的总统为“moron”(低能,弱智),尽管有相当事实支持,包括智商测试,还是被其本国总理免了职。可见缺乏智慧,是个敏感的话题。
  为了这个原因,人就试图求取学问,进学校,进名校;弄得个学位,学问下回分解。
  我曾同一位牧者谈家常,问起他的儿子在某校读书。他回答:“我给他缴费註冊;他有沒有读书?无可奉告。”这到底是美国人坦白的说法。
  至於如何得到知识,是用类比增进的方法。典型的比喻是盲人摸象和盲人论日。
  几个瞎子,在谈论陆地上的伟大动物巨象。当然他们都沒见过。一个摸到耳朵,说是象形如葵扇;一个抱大腿,宣称象如巨柱;末后的扯着尾巴,坚持象如软鞭。这是经验以求知,即使加以综合,也难得完整的确论。


瞎子摸象
Image by Mote Oo Education from Pixabay

  另三个视障人士听说天空有太阳其物,共同讨论,以图了解那东西。一个听说太阳像铜锣,推知叩之则鸣;一个听说太阳有光热,因为该是像蜡烛;一个听说太阳像大锅饼,想该果腹充飢。他们尽管演绎分析,也不会对。
  这两个例子,一个讲地上的事,确实需要有感官接受的经历;另一个讲天上的事,只能诉之析理。殊途同归,都无法得正确的知识;还可能有更多的错路。对於属天的真理,我们既缺乏已知的事类比,甚至沒有语言可以敘述,实在超越我们可知的界域;唯一的希望,寄於信心的“慧眼”,接受属灵的启示。
  可是,即或有了学问,至於有智慧是另一回事。很难想到使徒的断语—世上的大人物,並沒有智慧;用一个绝对的反证:如果有,他们就不把荣耀的主钉在十字架上了。
  说得明白些,世人太愚昧,卻自以为聪明,与属天的智慧相反,是非颠倒!一位至高荣耀的主,卻被他们钉在羞辱的十字架上处死。世人这样的愚昧,竟然又成为罪人唯一的救法,只要世人承认自己的罪,相信祂,就可以免於灭亡,而得救恩。
  这还另有高贵的一方面。不仅免於灭亡,更且得着永远的生命,进入永世,就是生在天父家里,作祂的儿女,享受无极无尽的荣耀。这可超乎你我所能想像的吧!
  如果人要设计绘画一个建筑物,必须先有概念和意象,才进而开始预备营造。那么,谁想得出来建造宇宙的计画?即使最聪明的人,实在也不敢想搞得来。“房屋都必有人建造,但建造万物的就是神。”(希伯来书3:4)
  所以要想揭开神帘幕的一角,知道祂设计的奧秘,必须借圣灵的启示,有属天的智慧。(下期续)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10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