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十字军东征的教训

史直

 

   怀抱着基督教(天主教,以下同)信仰的欧洲国家对信服伊斯兰教中东各民族的构怨始自十字军(Crusades, 1096-1291)的前后,时值我国宋朝,通西域的路被西夏国遮断,因此对十字军东征事蹟毫无记述。直到今日,教条的坚持和歧见,加上耿於怀之潛意识作祟,造成隔阂。及至以色列人自欧洲返国,阿,犹两族间的明爭暗斗,构怨,扩大,终至爆炸程度。
  沒有中央亚细亚大食国西移进攻东罗马帝国,控制了中东包括巴勒斯坦(Palestine),禁止欧洲人前来耶路撒冷朝圣,就不会有欧洲各国组成十字军攻取巴勒斯坦之举,前后共有三次,或五次,甚至有史学家认为是八次,观点和评断各有不同。大食国(Seljuks)的先民本是黑衣大食和白衣大食,他们在唐代中叶(公元八世纪)多次入贡,那时唐京长安已经有了景,摩尼,佛,祆,天方(伊斯兰)等宗教寺院。
  大食属於突厥系民族,信服伊斯兰教,国势正扩展中,入贡中国是为了贸易,通好,探听虛实,东进?无可测度。可能由於东进无力,才於九世纪时南下入波斯,被同化,先将波斯国征服,次入中东文化中心的巴格达。直到今日,它和开罗与大马色(敘利亚)同为三大伊斯兰教及其文化中心。语言学家将古代世居阿尔泰山(Altai ,在蒙古西北)和乌拉山(Ural,在西伯利亚,欧,亚由此分界)。全部遊牧民族定为“突厥语系民族”,而非突厥人。这个广大区域的人民有共同类似的语言,但是血裔和外型卻非尽同。
  太史公司马迁写史记,胪列了西域的国名和要事,记载张骞西使,第二次被俘,娶匈奴女,曾先后到过乌孙,大宛,南下大夏,是否亲自到过其西的安息(波斯)不详,但至少其副使到过。乌孙的西面是康居,再往西为奄蔡。司马迁说这些国家同俗,应包括有共同的语言,此点与西方语言学家的定论吻合。比张骞晚约一百七十年的班超,於东汉光武帝时期西使,远达里海(Caspian Sea)边,那就是大食人祖先的世居地—奄蔡。
  伊斯兰教的创立者穆罕默德(Muhammad, 570-632)曾到过耶路撒冷,足踏摩里亚高地的大石磐,传说是在此升天,会见上帝,始祖亚伯拉罕,摩西,耶稣等诸圣。而此大石磐是古时亚伯拉罕欲杀其长子献祭上帝之处。犹太人相信亚伯拉罕的长子是以撒,是他们的祖先;阿拉伯人则坚持长子为以实马利,是阿拉伯人的祖先。为此互相爭执四千年迄今。
  公元638年,第三世伊斯兰教主Omar在东罗马帝国通好的环境下,率军民入城,建寺於大石磐旁。后继的教主Abd al-Malik在687年建磐石寺於其上,即今日的Dome of the Rock,四年后完成。之后,东罗马国君在此建圣墓堂,各宗教信仰的民族相安无扰,欧洲来此的朝圣者受到保护。
  以巴格达(Baghdad)为国都的大食人強大起来,败东罗马帝国,佔据其中东的各地包括巴勒斯坦,並败埃及的伊斯兰王朝。此时欧洲前来的朝圣人被劫,甚至被杀害,基督教堂被烧。欧洲各国此时兴起了十字军,以解放犹太全地与圣城耶路撒冷为目标。

  第一次十字军东征的领导人是一位名叫彼得的隐士,他肩扛一座十字架行遍西欧各地,号召了约三万人,於1096年分从各地启程,水陆並进,两年后打进巴勒斯坦,解放圣城之战历一个半月,並将巴勒斯坦划成四区,圣城成为耶路撒冷王国一部分。欧洲人思乡逐渐返国,而守军老化,五十年后,此地复归突厥语系的伊斯兰军。
   1147年,法王公Louis七世和德王公Conrad三世並未相约,各自率军前来,救援无效败於中途,此为二次东征,结束於1149年。
   十字军第三次东征是在第一次东征之后约九十年。埃及的伊斯兰军兴起一名智将Saladin,一时被誉为圣人与英雄,敌对的基督教军对他的坦诚和勇敢咸予尊重。德皇Frederick一世率军,敌不过他;法皇Philip二世交锋后知难而退;英王Richard单独打了硬仗,但至终不能攻克耶路撒冷,结果双方按兵言和,伊斯兰教军以开放圣城,准予基督徒来此朝圣为交換条件。时在1192年。这场战爭从欧洲启行到结束打了三年。


十字军在敘利亚建设的城堡Krak des Chevaliers 遗址

  约一年后,教宗Innocent三世说服了一些有财势的法国王公,在1201年组成第四次的十字军,取道地中海,全部由威尼斯商人负责运输。但这些商人旨在谋利,说服了十字军,先去夺取了东罗马在中东的海港。利令智昏,他们忘记了使命,军力未达巴勒斯坦便告云消雾散。
  1212年,在德,法两国兴起一些“宗教狂热症”的青年人,男女都有,旱路,水路並进,结果大部分的病,饿死於途,或身葬鱼腹,並沒有进入圣城。
  同时,另有一支十字军攻入尼罗河口一带,还未进入巴勒斯坦双方已开始议和,结局和议和条件不详。以上两度出动的人马可算是第五次东征。
  第六次十字军由欧洲中部王国Holy Roman Empire的国君Frederick二世率领,兵临圣城,他智服伊斯兰教军,棄城由十字军管理,约二十年后圣城重归伊斯兰军。
  法皇Louis九世闻讯十分愤怒,与第七次的十字军於1228年启程,不料在中东某地被包围,他付出惨重代价始得脫险。返国后,复仇之心未泯,重整兵力,先打了伊斯兰教军的北非,取得胜利,终因年纪老迈,旧病复发而率军返回法国,这次勉強算是第八次的东征,时在1270年,是最末次的东征。以后多次的企图,不值得记述,终止於1291年。


十字军东征路线图

  断续亙二百年的十字军东征给欧洲人甚至全人类一个经验和教训:战爭不能保障和平,欧洲人征服不了中东各地,宗教性的战爭打不得,伊斯兰教和其文化须受到尊重。
  昔日,隐士的号召,三万人应征。今日沒有隐士号召,但有南方某两处的牧师呼吁:“穆罕默德是个暴力的人。”今日的白宮主人是南方起家,而牧师之举对他个人足有鼓励,甚至说对战爭有搧风的作用,寓意和口吻都与基督教旨大相逕庭。
  军火之增新汰旧或对油田之觊觎,可比第四次十字军为威尼斯商人所惑,利令智昏,攻佔东罗马各港口,忘记了十字军真正的使命。
  昔日第五次十字军的男女青年患的是“宗教狂热症”。今日此症已无,但后方仍有狂热高高在上的来指挥,前方有杀伤力巨大狂热式的最新武器。倘若出师无名(联合国決案缺如),对国际道义和安定的破坏程度是不可想像的。
  美国朝野人士应当自问:二次大战美国出力最多,牺牲得大,战后世界各国都受它的经济援助,为何今日国际间树敌如此之多?无他,政策失败而已,即使一个平常人也可看出,势将燎原那星星之火出自以色列,当今美,以两国实负其责。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2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