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王阳明

史述

 


王阳明

  王守仁(1472-1529年),字伯安,号阳明,卒諡文成,浙江余姚人。中国最著名哲学家,诗文冠绝当世,兼擅书法,並是教育家,还精於射艺,又是军事家和政治家,集诸家大成於一身;而且兼通儒,释,道,是宋明理学或心学的构成基本元素。如果说宋儒非儒,王阳明儒的成分则浓得多,因为他以所学养应世,而且表现的非常卓越,允文允武,驾凌范仲淹以上,可云空前绝后。
  明宪宗成化八年(1472)九月三十日亥时,王阳明出生於官宦世家,世代书香。据说,他到五岁才能言,实在说不上幼慧;但我们再次听到他的时候,这不飞不鸣的大鸟,真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阳明父王华,是成化十七年科的状元。父亲高中,要晉京任官,十岁的阳明随行。路过金山寺,与一班文友集宴。有人提议即兴作诗。正在大家苦思冥想的时候,童子阳明诗已先成:

金山一点大如拳 打破维扬水底天
醉倚妙高台上月 玉箫吹彻洞龙眠

四座无不惊歎。又让他赋“蔽月山房”,王阳明出口成诵:

山近月远觉月小 便道此山大於月
若人有眼大如天 当见山高月更阔

  到京城后,延师在家塾课读。阳明竟问老师:“何谓第一等事?”老塾师自然说:“读书是为获科举功名”。这是传统的思想。出人意外,阳明当时另有答案:“第一等事该是学作圣贤”。
  这是不循成规的想法。阳明也是自少豪放不羁。在十五岁时,他竟然独自出居庸关,到长城外,考察边陲形势,並与少年骑射。
  十七岁那年,他去到南昌,与在那里居官的父亲旧友诸养和的女儿成婚。可上在结婚前夕,他出外閒遊,去了道观铁柱宮,与那里的道士谈论养生之道,以至忘了婚期!还是岳父把他找了回来。
  婚后,阳明絜夫人归原籍余姚,船过广信,拜谒娄谅。谈论朱熹格致之义,王当时受其影响。
  二十二岁时,应进士试不第。次科赴试,竟又不第。

  在二十七岁时,读朱熹的“上光宗疏”。其中讲到:“居敬持志为读书之本,循序致精为读书之法。”於是王阳明懊悔,自己以前读书虽然勤奋卻无所得,都是因过於贪图速度。於是他开始循序以求,但终於认识到“物理吾心,终判为二”,以致旧病复发。这时见到道士谈养生法,便因之而喜。
  二十八岁,再赴进士试,获二甲进士第七人。授职观政工部。
  武宗正德元年(1506年),戴铣言事获罪;阳明因上疏图救,不成,卻触怒了权宦刘瑾,被廷杖四十,几乎打死,囚锦衣卫牢中;后谪贬龙场驿丞(贵阳西北七十里,修文县治)。他辗转到了龙场驿,是个蛮荒苗,彝杂居的僻远地方。他靜处洞穴中,领悟心是万事万物的根本。认识到“圣人之道,吾性自足。向之求理於事物者,误也。”这一转变,仿佛是发现了日球才是太阳系的中心,称为“龙场悟道”,“心外无理,心外无物”的学说。他参悟出“致良知”,有首诗说:

良知卻是独知时 此知之外更无知
谁人不有良知在 知得良知卻是谁
知得良知卻是谁 自家痛痒自家知

  正德十二年(1517年),江西福建,广东交界的山区,方圆近千里,发生民变。山民依山据洞筑寨,自组自建军队。地方官员无奈其何,只得上奏明廷。
  那时,刘瑾已经伏诛,王阳明调任右佥都御史。在此之前,阳明並未治军;履任未久,即奉诏前往平乱。
  次年,正德十三年(1518年)正月,王阳明平定了山寇主力池仲容部,奏请设立和平,並兴修县学。三月,王阳明抵达江西。他迅速调集三省兵力,剿抚兼施,平息了信丰等地。七月,王阳明顾及战爭破坏耗费鉅大,上奏请求朝廷允准对其余胁从分子招安。朝廷准其便宜行事。十月,王阳明率兵攻破余寇的江西崇义县贼寨。
  王阳明一生最大的军事功绩,是平定南昌的宁王朱宸濠之乱。当王阳明将去福建剿匪的途中,知道宁王朱宸濠突然举兵叛乱。那时,朝廷闻讯慌乱一团。王阳明手下沒有部队,随即湊集少数郡兵,积极备战,调配军粮,修治器械,並设计阻止叛军沿江东下,以爭取时间,然后发出讨贼檄文,公佈宁王罪状,号召各地勤王。
  在宁王犹豫观望的期间,王阳明纠集军队,阻截其扩展。七月,叛军六万人,攻下九江,南康,並渡长江攻安庆。王阳明已经湊集了五六万人,主要为各地民兵乡勇,还有新投诚的贼寇,声称三十万。
  有人指出,当务之急,应该驰救安庆。王阳明卻说:“现在九江,南康已经陷於敌手,如果我们越过南昌,渡江救援安庆,就可能会腹背受敌。但现在南昌空虛,我军锐气正盛,不难一举攻破。逆贼知道老巢南昌失守,必然惊乱回师,远道来救;那时敌劳我逸,在鄱阳湖迎击他,定能取胜。”
  南昌很快攻破,休息了两日,王阳明便派遣诸将,分五路迎击回援南昌的宁王叛军。接战不久,王阳明使一股军队佯败,宁王挥军追赶,遭伏兵顿起截击,陷入腹背受敌的窘境,被分割成几部分,军兵溃败遁逃。宁王眼见局势危急,急忙抽调九江,南康的精锐部队加入战斗,王阳明遂乘胜收复南康。
  这场激烈的战役,是战爭的关键。在战爭中,有部分军兵败退,部将伍文定立即斩杀几名后退者,严令诸军決死力战,终於击败敌军。叛军退至江边,並把大船联结成方阵,以保安定。此时,宁王把聚敛的金银拿出来,分给将士,要收买他们,以鼓勇拼死一搏。王阳明看出逆军船队的缺陷来,立即決定仿效赤壁之战,以火攻烧船。
  当宁王聚集群臣,正在船上早朝议事,王阳明大军杀来。他们用小船载柴草引火之物,顺风纵火,烧毀宁王的副船,王妃娄氏以下宮人,及文武官员,纷纷跳入水中,意图自杀。宁藩的大船搁浅,仓皇換乘小船逃命,被王阳明的部将王冕部追上擒获。宁王随附的文武大臣们,也成了阶下囚。宁藩之乱,前后只搞了三十五天,就如此黯然收场;而真正的战爭,实际不过十天。
  王阳明平定了宸濠之乱,上表奏捷。皇帝未曾料到好消息来得太早,只好且不露布,加紧筹画盛大的御驾“亲统六师临讨”,威风凜凜,大张旗鼓,仿佛是出巡一般,到了南京。虽然“宸濠擒,余党悉定”,还是表现其“於赫皇威”,“俘宸濠以归”。事实上那位武宗皇帝,幸南京后,还逍遙了一年多,才回到首都北京。难为诚实的阳明先生,知道最高领袖好大喜功的劣根性,不得不满足其爱面子好虛荣,在立记功碑的时候,可费煞苦心,在曲讳中,隐约透露些真情況。

平宁王记功碑:
正德己卯六月乙亥,宸濠以南昌叛,称兵向阙。破南康,九江,攻安庆,远近震动。七月辛亥,臣守仁以列郡之兵复南昌,宸濠擒,余党悉定。当是时,天子闻变赫怒,亲统六师临讨,遂俘宸濠以归。
于赫皇威,神武不杀。如霆之震,靡击不折。神器有归,孰敢窥窃。天鉴於宸濠,式昭皇灵,以嘉靖我邦国。
正德庚辰正月晦都督军务都御史王守仁书。从征官属列於左方。

  明世宗嘉靖六年(1527年),王阳明屡次乞休不获准,奉旨抱病赴任,总督两广军务讨诸蛮叛逆。
  事变之起,由於当地诸蛮土司卢苏,王受,不服当权者削夺其职,认为是攫夺其祖产,聚众踞山林,抗拒政令;並且侵据思恩,田州,告称为“思田之乱”。朝廷派姚鏌率各省兵十万进剿不果,反屡为其所败。阳明履任之初,就了解实际情況,知道他们並不是真个叛逆,而是改变制度所起。因奏请朝廷,复其领地,予以招抚代替剿杀;並晓之以理,动之以诚,遣散政府所聚结军兵,谕其归顺。卢苏和王受即率其部属七万,自缚至军门请罪。阳明予以宽宥,各责一百板示惩。卢王俱甘心悅服。於是王阳明不耗兵卒,而弭平寇乱班师。
  不过,王阳明察知在邻近的断籐峡及八寨,另有贼匪盘踞,几十年来,为患人民。就遣卢苏和王受前往剿灭,於是地方安宁,民皆安乐。
  此战役之后,阳明以多年劳顿,冒瘴犯疠,衣食不周,生活条件极差的情形下,还要竭尽所能,为国效忠,在军政栗碌之外,还得屡次面对构陷诬蔑,还要讲学授业,以至心力交瘁,多年的夙疾缺乏疗养,积久病更加剧,上疏乞归。那时,阳明的父亲王华已故,他全心指望,能於有生之年,看到早年抚养自己衰老的祖母,在其病榻之旁略尽孝养。嘉靖七年(1528)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在归返故乡余姚途中,病逝於江西省南安舟中。在临终之际,身边侍奉的弟子问他有何遗言,他说:“此心光明,亦复何言!”
  王阳明先生崩逝后,生徒弟子俱深悲悼,千人远道来奔丧;柩车所过之处,百姓沿途哀祭。
  四十年后,明穆宗隆庆元年,张居正当政,朝廷予追諡“文成”,赠光祿大夫,上柱国,新建侯。神宗万历十二年(1584年),诏从祀孔庙。

  王阳明为学者推戴不衰的,是他的“知行合一”学说,称为“心学”,与朱熹胶柱鼓瑟传统的注解相異。
  王阳明以为:“行是知之成。若会得时,只说一个知,已自有行在。只说一个行,已自有知在。”
  在其所著大学问中,王提出“致良知”说:“天命之性,吾心之本体,自然灵昭明觉者也。凡意念之发,吾心之良知,无有不自知者。其善欤,惟吾心之良知自知之;其不善欤,亦惟吾心之良知自知之。”吾人诚能“於良知所知之善恶者,无不诚好而诚恶之,则不自欺其良知,而意可诚也矣。”
  如此看来,朱王之不同,根本在於对“格物致知”的解释。朱熹的“格物”,只是格身外的事物,而与“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並不是诚正的根源,与齐家,治平,自沒甚直接关系,只达到“知”的层面。阳明的格物,是格除心之物欲,以致良知,才可以诚正,而扩展至於修齐治平。这种理论,很少人欢迎,因为真碰触到心中的问题。
  王阳明以此讨逆,除寇,存大明天下,所往无不成功;但还是说:“除山中贼易,除心中贼难。”他未曾说的,是除朝中贼难。正也就是那些人,跟王阳明作对。
  后人称阳明先生:“真三不朽”,立功,立德,立言。的是最真诚,最确当的评价。综览历史,还沒有谁能像他一样作到。因此,无怪他是出奇寂寞的圣人。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7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