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身教的重要

于中旻

 


甘地(Mohandas Karamchand Gandhi, 1869-1948

  印度最著名的国家主义者,和非暴力运动的领袖人甘地(Mohandas Karamchand Gandhi, 1869-1948),被称为伟大的“圣雄”MahatmaThe Great-SouledGandhi。他主张反殖民地主义,反种族歧视,和非暴力。
  1888年,甘地去英国习法律,毕业后,接受合约去南非实习一年。到南非后,他对那里的种族歧视震惊与伤痛。他在东部督尔班(Durban)港口的印度社区中工作,受他们的拥戴和挽留,本来要居留一年的,竟延长到四分之一世纪,一直住到1914年。
  在那里,他受到基督教信仰的薰染,一度非常接近基督教;只是印度教在他心中根深柢固;特別是他仁慈的天性,使他不能不与受迫害的族人认同,跟当权的白人统治者週旋。他们对这瘦小黑皮肤的人头痛,卻不能放下绅士的面具,也无以折断他的骨头,而不引起更大的麻烦。
  在那里,他也有分於被歧视,受暴力侵犯,虐待;他的年收入,曾高达五千英镑,在当时是个很高的数字。但甘地只着意寻求真理,提倡人权,济助被践踏的同类;他全然不介意财富,自己过最简单的生活,不求舒适,也不为自己的损害诉求法律解決。在离南非返国的时候,报章惋惜说:“圣人去矣!”
  回到印度,甘地致力於非暴力的不合作运动,求取独立自主。虽然只是个无权无势的瘦小人物,卻导致印度的独立,他伟大人格的感召,是主要的因素。但使他痛心的,是国人各执私利,不肯同心谋国;甘地以绝食感召,只收部分效果。1948年一月三十日,一名极端的印度教人,残忍的枪杀了甘地。
  著名的物理学家,爱因斯坦(Albert Einstein, 1879-1955),也是一代思想家,论到甘地说:“有幸天赐我们当代这样道德的影响力,要成为将来世代的灯塔,对於思想界,远比倡行暴力更重要。”

  一所“甘地非暴力学院”(The M K Institute for Nonviolence)在督尔班郊外建立,甘地的儿子负责,他一家也住在那里。甘地的孙子爱尔安,就在那沒有邻居的地上长大。
  许多年后,甘地的孙子爱尔安博士(Dr. Arun Gandhi)於2006年六月九日,在波多里各大学(University of Puerto Rico)演讲,谈起他自己经历的一段往事:

当我十六岁的时候,我们住在南非,周围都是甘蔗田。我们孩子们都渴望去市镇上的那一天,可以买东买西,看看电影什么的。
  有一天,父亲要我送他到镇上办事,可以顺便维修汽车。我欣然抓住这机会。到了那里,父亲指定一个地点,约我五点钟去那里接他。
  我同意了。把车送入修车厂,就到戏院去。那时正在放映加长时间的西部片,情节实在动人。我欣赏得满意,散场走出去,已经是五点半。匆忙赶去取了车,到达约定的地点,已经是六点了。
  父亲问我为什么这么迟。我说,是修车厂迟延完成;卻不知道父亲已经打电话去问过,知道什么时候我取车离去了。
  父亲说:“是我作错了什么事,使自己的儿子不能信任。我要走路回家,在路上好好反省。”
  这样,他穿着西装革履,踏着崎岖的泥土路,慢步一路回家。我在后面驾车慢慢跟随,用车灯给他照明。回到家中,已经是深夜了。父亲一直沒说话,也沒有责罚我。
  这件事,留在我的记忆里,如同刚发生在昨天。

  甘地不仅是思想家,理论家,也是行动家。许多王朝的建立者,都传不到第二代;但甘地家族,父传子,子传孙,递传到小爱尔安.甘地,依然持守同一理想。所谓:“以身教者从,以言教者讼”,实在是不移的至理。对於家庭,更为重要。
  主耶稣告诉我们说:“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马太福音5:15,16)因为在家人的面前,人的行动像一本敞开的帐簿,是不能隐藏的。父亲的教导,可能犹如春风过耳边;但父亲的行动,表现他真诚的信仰,会深印在儿子心里,上行下效,如水流就渠。
  罗得贪爱世界,挪移帐棚到所多玛,不顾那里的罪恶甚大,定居並且发达。当天使警告他,神要灭所多玛,要他带领家人逃难的时候,老人家连夜奔去叫醒女婿们,传达惊人的信息:“你们起来,离开这地方!因为耶和华要毀灭这城。”他女婿们卻以为他说的是戏言。(创世记19:12-14)可怜他一片好心,卻因为行为上沒有见证,听的人信不下去。
  亚伯拉罕因迦南饥荒,看环境,下到埃及,失去对神的信靠,说谎称妻为妹(创世记12:10-20)。以后,到基拉耳,在亚比米勒王前,再演故技,幸神垂怜保护,未至失去妻子撒拉(创世记20:1-18)。以撒生下来,知道了这番经历。当他长大后,带着妻子利百加,也到了基拉耳。因为利百加容貌俊美,也怕死而计画舍妻保命(创世记26:6-11)。循父亲的旧辙,家传有自。父亲的行动,影响儿女有多深远!如果不是神怜悯介入,将产生何等的结果!
  因此,作父亲的,应该时常注意,检点自己的行为,不仅要在神面前负责,也要想到给后代的榜样。也许,他们无心听你说教,但儿女的眼睛是雪亮的,他们看得见你的行为。你说了谎话,作了什么败德的事,他们虽不一定留意,都会记在心里。
  大卫在生活上的失败,使他失去了家庭的权威,暗嫩,亚多尼雅,相继不重品德而好色,押沙龙更阴谋窃国,甚至公然造父亲的反,都是品德失检,所带来的恶果。
  使徒保罗说:“我们留心行光明的事,不但在主面前,在人面前也是这样。”(哥林多后书8:21)这是多么智慧的原则!作为光明之子,应该留下这样的见证。
  求主怜悯我们,使我们靠圣灵结出美好的果子,有美好的腳蹤,能夠像保罗一样说:“你们该效法我,像我效法基督一样。”(哥林多前书11:1)
  请问:你能说是跟随基督的腳蹤吗?(彼得前书2:21)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8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