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团契与语言

于中旻

 

  近年来,随着中国的改革开放,世界各地也改革开放了,似乎是潮流,到处有“中国热”。成百成千的“孔子学院”,遍地开花。当然,並不是名副其实的研究孔子哲学,而是学中文成风;还有几十万的洋学生留华,而且他们对中文还学得颇好,甚至及於文艺,诗词,小说,通晓古典文学。他们各有其目的,有的为了商业,为了政治,为了职业,文化,或个人的语文兴趣,无论如何,这是好事。
  你可知道,有多少人为了宗教而学中文?实在人数不多,而所学的也很肤浅,只能勉強应对市场会话而已。据说,当年热心向华人传道的差会,现在也停止要求他们的宣教士考试中文;连海外华人,打着“为为骨肉之亲”的招牌,声口像煞使徒(罗马书9:3),可是竟然中文不通,同种而不同文;在中华大地上,华人与华人讲话,往往得找翻译!如果要为此类病象诊断,恐怕定为缺乏热诚,无心也就无口,该差不到哪里!
  那么,可有甚麽治法?有人说,教会或宣教事工,如果遇到问题,应该到使徒行传求答,这自然是说,要回头看原始教会如何应付。
  五旬节之后,耶路撒冷的教会,在和谐团契中,有持续安定发展。到使徒行传第六章,我们看见问题产生了:“那时,门徒增多,有说希利尼话的犹太人,向希伯来人发怨言,因为在天天的供给上,忽略了他们的寡妇。”在这样近万人的大团契中,这样的问题可不算完全意外;意外的是,发生在语言的问题上。这些人都是犹太人,但有说希腊话和说希伯来话的差別。这就像在今天的海外华人教会中,有侨生华人,和非土生华侨的不同;生在侨居地的人,说英语,法语,或西班牙语;另外则有国內出生的华人作了难民或侨民,习惯於说普通话。语言不同,表示文化不同,成为团契的困难。
  团契一词,包涵许多意义,主要在於传通和分享。当时的使徒,沒有把这当作不关属灵的事,而轻易推到一边,而是认真处分,向教会宣佈:“我们撇下神的道,去管理饭食,原是不合宜的。所以弟兄们,当从你们中间选出七个有好名声,被圣灵充满,智慧充足的人,我们就派他们管理这事。但我们要专心以祈祷传道为事。”(使徒行传6:2-5)使徒们先作了自我检讨,承认作错了事,不是忽略了对寡妇的供应,而是忽略了以主交托的大使命为优先;所以把教会事务性工作,划出去给別人负责。这七名当选任执事的是:腓利,伯罗哥罗,尼迦挪,提门,巴米拿,並进犹太教的安提阿人尼哥拉;他们都有希腊名字,表明通晓希腊语文,他们用希腊文七十士译本旧约圣经之外,更开传通辅导之路,无依无靠的寡妇们,得有怨有处诉,大众喜悅;“神的道兴旺起来,在耶路撒冷门徒数目加增的甚多”(使徒行传6:7),是自然的好结果。


使徒设立七执事
St Peter Consacrates Stephen as Deacon
by Fra Angelico, 1395-1455

  今天华人教会的情況相反。非土生华人(OBC-Overseas Born Chinese),到了侨居地,免不了遭受人的歧视,多少作二等公民,是华人不幸的传统待遇;在各地区已经有相当程度的改善。他们进入华人社团,可能是愿见皮肤同颜色的人,得到些溫暖;可是进入当地华人的基督教团契,也被视为二等信徒!通常的情形是,在非汉语佔多数的教会,彷彿是生活在旧日的“租界”,有责奉献,无权发言:“Taxation Without Representation”。这样情形的存在,既非必要,更不合理;既不能传通,也无从分享。当年的美洲殖民地,有苦难言,就抗议如此不合理现象,因而产生了独立的美国。现今华人教会发生多少纷爭,比其他团契更多,原因也许根於语言。
  教会最初的问题,在於语文的传通。我们今天绝不需要再蹈覆辙。
  教会当然不是种族组织,也不该以文化区分,但对於语文的重要,绝不能忽视。
  早年来华的宣教士,认真的差会,规定他们必须精通汉文,並要定期作颇为严格的考试,不及格的,对不起,得回到本国。传说上海的某宣教士,因不识“此路不通”的牌示,常走入死巷,大概不是真的。而西方著名大学的汉学系,早期都是由在华的宣教士创设;不仅是汉语,汉文,而是汉学!日本更不用说了。明末朱舜水在日本讲学,是用中文;仰慕的日本文人,在通晓汉文之外,为听他的讲学,而专学汉语。二十世纪初的日本政治家,且能作中文诗词。章力生先生曾感慨的说:“如果华人在中国宣道,还得用翻译,成何体统?”这足证其无心准备而已。试想,如果使徒保罗口称“为我骨肉之亲发愤”,在他们面前讲话,必须经过翻译,如何辩解?但当保罗在耶路撒冷圣殿山安东尼堡垒台阶上,向着群众分诉:“众人听他说的是希伯来话,就更加安靜了。”(使徒行传22:2)这就显出母语传通的亲和力。时隔二千年,虽然英语现在几乎可算是宇宙性的语言,到底世界上最多人口使用的,是汉语汉文。正如威克里夫译经会常说的:母语是“心的语言”。
  可是,今天有人连一封信都写不通,竟然热心於作圣诗,译圣经,其出品是舛误满纸,错字別字连篇!如果真出於“圣灵感动”,不问使徒临世,或宮廷牧师,都在面世前,该考虑求人郑重修正,才发动宣传推销方是,该不失为智慧之举。
  希腊文中koinonia(团契)这个字,与其发展的koine(共通语言),看起来相像,该不是事出无因吧!教会要能真彼此同心,应该同种同文:有口无心固然差劲,有心无口也不算好事。

(同载於圣经网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间”)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