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各从其类的创造

苏美灵

 

  电视节目常播放一些生物记录片,如:“海底探祕”,“沙漠奇观”,“森林动物”,“大海礁之谜”和“自然界之奧祕”等等,由於摄影技术不断进步,不只可以拍摄数千尺下海底之生物,又可以进入黑漆的洞穴拍摄蝙蝠在晚间出沒的情形,更可以在显微镜下拍摄单细胞动物吞噬它们的猎物,现在连人体內脏的活动情形也可以拍摄下来。在这高科技的世代,先进的摄影技术大大开拓了我们对自然界的认识,使我们知道原来自然界有这么多奇特的动植物在它们的生境中生活。海底里有无数色彩鲜艳的海星,海葵,海胆和鱼类,热带雨林有品种繁多的不知名动植物,连南极也有不下数十种企鹅。很多人看见了琳瑯满目的生物时会问:“这些东西是怎样来的?”是神创造的吗?抑或是进化出来的呢?另一方面,现在科技发达,亦有人说人不但可以改良动植物的品种,更可以在实验室內借着遗传工程制造新品种,人果真可以制造新品种吗?人可以加速进化过程吗?

一.各从其类

  创世记第一章记载神创造天地万物的时候,在创造各种生物之时,特別题到“各从其类”,全章共有七次之多,以表示各类生物是不同的,不能将它们混淆。所以海中有鱼类,地上有爬行的活物和走兽类,空中有雀鸟类等等,究竟圣经这个“类”是指什么呢?

1. 分类学

  分类学是生物学里的一门学问,将各种现存的生物和绝了种的生物分门別类,以示它们之间的关系。早在五千多年前,人类历史已记载数百种不同种类的动植物,希腊学者亚里士多得(384-322BC)把生物分类,包括低等植物,高等植物,低等动物,高等动物和人,他称之为自然界的梯级(Ladder of Nature)。在十九世纪之前,欧洲学者已尽量将生物品种有系统的分类和记录下来,十八世纪分类学之父林纽氏(Linnaeus)列出4,235种类,林氏是首位将生物用两个名称去命名的,使分类学更为完整化。生物的学名包括它的属和种的名字,例如狗类动物都属於Canis属,但这属之下有Canis Latranus (郊狼),Canis Lupus(灰狼),Canis Familiaris(狗),而貓类动物则属於Felix属,包括虎,貓,豹等等。
  十九世纪西方探险者不断在世界各地找寻新大陆,到了亚热带雨林之后,才发现原来有更多从未见过的生物,动植物种类数目不断加增,更发现无数的化石,到现在为止,已知的品种数目有一千万种之多,但其中只有10-15%是有较详细的纪录和研究的,这一千万品种包括二万五千种甲壳类动物,三万种单细胞动物,四万种有脊椎动物,其中计有五千种爬虫,一千种两棲类,八千至九千种雀鸟和四千种哺乳类动物,现在每年大概会发现一千多种生物,大多数是属於热带雨林的小动物,可惜不少生物在还未被人发现之前已绝种了。

2. 如何分类

  分类学的目的是将各种已知的生物根据它们的特征和结构分开,以茲识別。生物可分为五大类,包括动物界,植物界,藻界,菌界和病毒界。在六十年代之前,生物只被分为动植物两界,后来生化实验研究发现菌,藻和病毒並不属於植物,所以将它们提升为界的地位。但又有另一些生物学家认为生物应分为十多界。所以在分类学领域中,各专家们意见不一,各有各的立场,以致有时一种植物会由一科被搬到另一科,还要被“改名換姓”,但不论各专家如何将它们搬动,盘尼西林仍属盘尼西林属,草履虫仍是草履虫,它们並不在意被人搬到什么地方接受“安置”。
  在界之下再有很多门(Phylum),例如动物有三十门,包括单细胞门,空肠门(所有海葵,珊瑚类),海星门等等,在一门之內又分为纲(Class),例如原索动物包括四大纲,有两棲纲,爬虫纲,雀鸟纲和哺乳纲。在每一个纲之下再分为目(Order),例如哺乳纲有食肉类,偶啼类,齧齿类等。每一目分为科(Family),一科再分为属和甚多的种。如此繁复的分类可以将自然界的生物分门別类,不会混淆,也可以知道它们之间的关系。而只有同属一个品种的生物才可以交配,因为它们的构造,生理和染色体数目都相同,故此才能交配。由此,圣经说各从其类的“类”字,可以解作“种”或“属”,同一种类的才可以交配的,而在科之间有很大的遗传上鸿沟,不能交配。

3. 统一性和多样性

  生物品种虽然繁多,但它们是由细胞组成的。单细胞动物的所有活动和新陈代谢都是在这一个细胞內进行的。空肠动物內各种细胞的构造虽然差不多,但触须负责捕捉食物,随即送到口中,由內层细胞将它们消化,外层细胞又有特別分化的精囊和卵巢为生殖器官。但高等生物的不同细胞会组成一个组织,由不同组织组成器官,每一个器官只负责一样工作,例如眼,耳,口,鼻,心和肺(植物体亦由细胞组成的)。不论是什么生物的细胞,它们的基本构造都是一样的,有细胞膜,细胞核,线粒体和最重要的DNA遗传密码。难怪进化论者说所有生物都是从一些简单的生物进化而成的。众生物若是进化而成,当然有同一的命脈。
  生物另一个特点是多样性,估计现有生物一千万种,这个数目只佔所有生物的1-10%而已,因为其余90%早已绝种。现存的一千万个种在地球上的不同生境滋生,种类繁多。因为生物的一个现象是适应幅射。空中虽然是雀鸟所专利的,但哺乳类动物也有能夠在空中飞翔,例如蝙蝠,飞狐猴和飞松鼠。海虽然是无脊椎动物和鱼类的天下,但鲸鱼,海豹,海龟,水蛇也能各佔一席位,完全适应水中的生活。海底虽然是黑漆不毛之地,卻有众多的珊瑚,滕壶和七彩的海星,海胆和海百合。所以各种动物自由散开,向四方八面不同生境伸展,遍满全地。
  究竟这么多生物品种是从何来的,是如何“进化”出来的?虽然“种”是不能混淆的,那么新的品种又是从何而来的呢?化石层的众多化石,又是怎么来的呢?

二.进化学说


达尔文

  自古以来,世界各民族都有他们对於天地来源的传说,有说是太阳神赐下来的;有说盘古开天辟地;更有人说是外星人带来的。十九世纪之前,西方社会都一致认为按照圣经所说,天地是神所创造的。直到1859年达尔文(Charles Darwin, 1809-1882)提出进化论以后,这理论似乎将创造论推翻了,它用一个看来更合科学的方法去解释生命的由来。当时正逢工业革命,人开始了解到一些以前认为是神的作为,例如闪电,火山爆发,地震,疾病等等都是可以用科学去解释的自然现象,背后並沒有神去惩罚人的种种罪恶(我们仍沒有抹除这个可能性),所以现在既然可以用更科学的方法解释生命的来源,岂不是可以摆脫了宗教对人所带来的束缚和恐惧吗?因为人既然只不过是从动物进化来的生物,而生命是从无生命的分子进化出来的,那么哪里还有什么天堂,地狱和审判这些东西呢?人可以自由了,解放了!
  当达尔文提出进化论时,这理论被当时的宗教人士斥之为魔鬼的化身,敌基督和反教会的恶者,在社会曾掀起很大的风波,以致英国大主教韦伯弗和生物学家韩剎黎曾为这事举行一次破天荒的激烈辩论。此后,进化论竟然被接纳为解释众生物来源的理论,取代了神创造万物的理论。直到今天,一般中学和大学的生物教科书都是根据进化论所提出的理论去解释各种生物之间的关系和它们的特性。
  究竟进化论的根据是什么呢?为什么这么多科学家会接纳它去解释生命之源呢?

1. 生命之源

  古生物学和地质学家普遍承认,我们的宇宙在一百五十至二百亿年前由一次大爆炸形成,而地球大约在45-46亿年前形成。但科学家对於物质和能量的来源则避而不谈,有人认为物质和能量是永恆的。大爆炸的现象现在仍在进行,但爆炸之前是在收缩和爆炸,循环不断。但它们是从何来,这是人无法可以知晓的。在五十亿年前产生了这个银河系,太阳系的其他行星由於太接近太阳,气溫太高,不适宜生命进化,但地球距离太阳地点适中,具有适合生命“进化”的条件,有适当的气溫,有水分和各种气体,在45-46亿年前地球已冷卻,适合生命进化,在15亿年后出现第一个原细胞,只有1-2微米那么大。在1953年美国著名生物学家米勒在实验室模仿原始环境,尝试看看能否用自然方法制造简单的氨基酸和蛋白质,果然,备有各种分子的“原始汤”便经由放电现象产生了一些简单的氨基酸。
  此外,科学家推断有些原细胞继续不断“进化”,便产生各种生物。但是现今的分子生物学家指出单是细胞外围的细胞膜本身已是一个极其复杂的构造,专家仍在用尽各种先进仪器努力去分析它的构造和了解它的运作。既然细胞膜已经是如此复杂的了,一个细胞岂能自己形成呢?
  据进化论者的提议,第一个生命是无氧呼吸者和異营生物,它们以四周围的有机和无机分子为食物,不需要空气。后来它们开始“进化”,产生叶绿素,可以摄取阳光制造食物。但根据植物细胞的研究,叶绿素也是极其奧妙的细胞器,里面那排列整齐的囊体和复杂无比的酵素,更是无人可以模仿的。其实我们对叶绿素的认识仍是十分肤浅。在1961年美国植物生理学家加尔文(Melvin Calvin, 1911-1997)便单靠揭开在光合作用中二氧化碳进入叶绿素內产生的一连串化学反应而获得诺贝尔奖!但还有很多化学反应,是我们仍未能掌握清楚的,难道这些简单和无生命的分子竟然可以自动制造叶绿素?生命进化另一个重要的步骤是细胞要不断的复制自己(分裂)才能繁殖,细胞內遗传密码DNA亦须不断被复制,究竟这三联DNA密码是如何“进化”的呢?它如何吩咐mRNA去制造蛋白质?这些问题对分子生物学者仍是一个谜。

2. 进化证据

  在任何科学实验中,实验必要经过证明才可以下结论,但不少东西虽然不能看见,卻是存在的。所以有所谓直接和间接的证据。我们可以直接证明空气中有氧气和氮气,也可以间接证明元素是由不同数目的原子造成的。但进化论卻要解释一些史前以及需要极长时间才完成的现象,所以唯有用间接方法去证明生物的存在。进化论的证据包括:

a. 同源器官学

  下图显示四种动物的上肢骨头的形状和数目。它们的结构非常相似,但因为功能不同,所以要改变形状去适应不同的活动,但它们基本构造是相同的,进化论者说既然它们如此相似,必定是由一只原始的生物进化出来的。但问题是进化论不能指出牠们是由哪一种生物进化而来。

b. 比较胚胎学

  下图显示八种动物胚胎发育的情況,牠们在初期发育看来非常相似,直到了末期才能分辨出牠们是不同的动物,进化论者说牠们必定出自同一个祖先,並且进化成为不同动物。

c. 比较生理学

  哺乳类动物的各生理系统,包括消化系统,血液循环系统,泌尿系统,呼吸系统,神经系统和生殖系统等等都十分相同,甚至大家的红血球构造,分子,酵素都是一样的,所以牠们必定出自同一个祖先。

  就上述三个“证据”,创造论者也可以根据相同的理由相信神是按着一个基本的蓝图去创造各种生物,使之各从其类,神造出的动物,有类似的结构,生长过程和生理现象亦绝不稀奇。

d. 化石证据

  进化论者以化石为最主要和有力的证据,因为上述各证据只不过是间接的证明,化石证据是较明显和直接的;但是,至今还未找到那个“共同祖先”是谁。下表是根据已发掘出来的化石和它们的地层去推测不同年代的关系,这看起来是一个进化时间表:

时期
百万年
主要事件
QUATERNARY
第四纪
0.01 “人”的进化
TERTIARY
第三纪
12-2 雀,哺乳类,昆虫,有花植物大量繁殖
CRETACEOUS
白垩纪
135-65 恐龙和大量海底动物绝种,有花植物的时代
JURASSIC
侏罗纪
180-135 恐龙,棵子植物,雀鸟进化,各大陆继续分移
TRIASSIC
三迭纪
230-180 棵子植物,树蕨和恐龙出现,各陆地分移
PERMIAN
二迭纪
280-230 爬虫世界,两棲渐沒落,棵子植物出现
CARBONIFEROUS
石碳纪
345-280 沼泽林,树蕨,两棲世界,爬虫开始,昆虫
DEVONIAN
泥盆纪
400-345 鱼类,两棲类的世界
SILURIAN
志留纪
430-400 维管植物出现,鱼类,软体动物
ORDOVICIAN
奧陶纪
500-430 无脊椎动物,软体动物,鱼类,真菌类,陆地植物
CAMBRIAN
寒武纪
600-500 无脊椎动物开始出现
PRE-CAMBRIAN
前寒武纪
3500-600
4600-3500
海藻,细菌
太阳系开始

 

3. 证据疑点

  化石似乎是进化论最有力的证据,我们暂且假定地质学家推算地层的岁数是正确的,在最低层的地层只有一些最简单的生物,包括细菌和藻类。而最高层的石层內有一些较高等的生物,但化石证据最大的难题是:

a. 无过渡期

  在前寒武纪时代,石层里只有那些最简单的生物化石,但相隔三十亿年之后,在寒武纪石层所有无脊椎动物的化石卻突然出现,並且出现的时候,它们的构造和形态和今天仍存在的生物沒有什么分別。例如今天见到的海绵,海葵,海星,蝸牛等等是完全适应水中的生活,在其它石层出现的昆虫,鱼类,爬虫类,鸟类和哺乳类动物也是一大堆突然出现的。这是化石研究者所面对最棘手的问题。

b. 无过渡形

  假若生物是不断进化的话,一定有极多的过渡形生物,例如半鱼半两棲,半爬虫半哺乳类在进化过程中的生物化石。可是在数以千万计的化石里,竟然找不到任何过渡形生物化石。因为当牠们出现在化石层的时候,已是完整完全适应环境的生物,很多人指出在奧地利不是发现了始祖鸟的化石吗?但进化论者亦承认牠确是一只特別的鸟,因为有完整的羽毛和雀鸟的头骨。正如今天我们看见一只蝙蝠,只能说牠是一只特別的哺乳类动物,适应空中飞翔的生活,但牠可不是雀鸟和哺乳类的过渡生物。另一个例子是肺鱼,虽然牠有一个类似肺的器官,卻不是两棲类的祖先。
  按照生物进化的速率,牠们必定要经过多少盲目的尝试才能变成另一种生物,而且要成功地征服牠们的生境。但为什么在化石层卻找不到任何一种过渡形的生物呢?美国著名古生物学者哥特教授(S.J. Gould, 1941-2002)说:“化石的记录好像一本残缺不堪的书,其中每一页只剩下一行,每一行只剩下一个字,而这一个字只有一个字母”。所以进化论者就如文字学家,他们要根据每一页的一个字母去揣测究竟这个字是什么?这一页是什么?

c. 恆久不变

  不少生物自从出现之后到今天仍然保持原来的样子,沒有丝毫的改变,其中有著名的鲎,熊貓,肺鱼和白果树,牠们被称为“活化石”。此外,我们所熟悉的蟑螂,龟和鳄鱼也是保持了亿年不变。问题是:为什么一些生物会继续“进化”成为更高等的生物,而这些卻恆久不变。假如进化是要不断改变进到更复杂的阶段,生物应该随着环境的变化而相应改变。

4. 进化树

  进化树(genealogical tree)是一帧树形扩散分布图,显示各种生物的关系,它们常见於一般生物学课本,请注意这一棵树是沒有树根的,因为它的根(第一个生物)並不存在,也不知道第一个生命是如何进化出来的。这树的树枝並不是从这树干生出来的,因为树干是怎么样的也不知道,各树枝的关系也是不清楚的。例如鱼並不会进化成为两棲类,爬虫类也不会进化成为雀鸟类。进化论说牠们有共同的祖先,但这祖先是谁,亦是无从考究的。此外,这树的树枝上散佈无数的“???”表示这些动物的来源是无从稽考的。唯一可以在这树上清楚看见的,是它最尖端的几片叶子。这些叶子就是现在可以找到的生物。进化论者只是根据散佈在树尖的叶子构造,推算它们是如此这般的进化出来的。
  所以这棵进化树在近数十年间被新发现的知识不断搖撼,树形被修改多次,以及加上更多的????在各树枝上。进化论尤如一幅未砌好的砌图,当找到一块图片之时,发觉它並不能砌入这图的任何一个地方,所以被迫要将这砌图之图形多次修改,目的是接纳这一块新找到的图片。
  进化论最強力的敌人並不是创造论者。1982年在英国剑桥大学一次记念达尔文逝世一百周年的学术会议上,很多进化论者开始怀疑进化论所说的生物是“如何”进化的。因为若要由一种动物变为另一种动物,其生理及活动的改变,必须依赖DNA的突变才能达至。突变是随机的,由鱼类突变为两棲类,试问要多少次“好的”,“有用的”突变,才能顺利变成一只两棲类动物?所以进化论只是一种假设,並不能解释生物如何进步变化成为另一种高等生物。

  不少教科书都提及英国的椒蛾(Pepper Moth)为例,证明进化就在我们的眼前进行。城市因为有空气污染,所以白色的蛾不能夠在被黑煤污染的树干上觅食,只有黑色的蛾可以适应环境,所以环境“选择”了黑蛾。白蛾渐受淘汰。但蛾沒有丝毫改变,只是由现存的一种蛾取代了另一种蛾的地位。这或者可以解释生物为何会绝种,但绝不能解释生物如何进步成为更高等的生物。另一种实验动物是果蝇,虽然经过了数十年大量生殖,但所产生出来经过各种诱变剂影响下的果蝇,仍然是果蝇,並沒有因为人为的因素在实验室內加速突变,而变成另一种类的昆虫。

 

  又有人认为用药物去选择细菌对毒性试验可以证明“即席进化”,但即使细菌由药性敏感突变成为具高抗性的种类,只能表示细菌內生理的改变,未能证明它们如何“进化”成为另一种生物,细菌仍旧是细菌。
  另一个难以解释的问题是:虽然生物被分类为高等和低等生物,例如草履虫只有一个细胞,所以是低等生物;人有五脏六腑,四肢五官,所以是高等生物。但现代生化分子学家研究显示草履虫並不简单,它细胞內有极其精密的细胞膜,线粒体,核糖体,细胞核,內质网等等,尤其是线粒体內的无数酵素,更使生化学者俯首称臣,因为现在还不明白究竟它们是如何操作的。草履虫的众多鞭毛的构造和操作,比任何一架涡轮机还要精巧呢!所以所谓简单和复杂,在分子生物学观点看来並沒有分別,低等生物是极其复杂和奧妙的。

三.神的创造

  圣经並不是一本科学书籍,它沒有详细写出神如何创造这个世界和其中的万物,它更沒有向摩西解释究竟生物细胞內的各种器官的结构和操作,它卻将生命最重要的东西启示人,使人明白神为什么要创造万物,是为谁而造,为谁而预备的。
  有人说神一共写了两本重要的书籍,一本是“自然”之书,另一本是圣经,前者是神用祂手所造的一切,以此向人显示出神的能力(罗马书1:20)。人既然能看见神手所造的一切,因此便不能推说宇宙间沒有神。后者是神直接借着先知启示世人,叫人明白生命的意义和生存的目的。既然两本书的作者都是神,祂绝对不会自相矛盾的,假如生命是神借着祂的能力创造的话,神掌管生命,生命绝对不会从无生命的原子借着无数的碰撞偶然产生出来的。
  科学的目的是要逐渐揭开自然界的奧祕,打开原子之谜,揭露上至太空下至地核內的祕密,科学家只能透过精密的仪器去探索生物体內的各种器官构造和功能,他们所研究的实验並不能证明宇宙间沒有神。
  创世记最令人费解的是神如何在六日之內创造天下万物。化石的证据,让我们看见生命至少有数以亿计的年日,怎可以跟六日和谐呢?我们得承认我们对於自然界的认识极之有限,解经家对於地球的年龄和人类的历史只有根据所得到的资料去推算而已,神什么时候创造这个世界,圣经沒有告诉我们。

1.六日创造

  不少解经家认为我们应该绝对相信圣经对创造的解释,神在六日(二十四小时一日)创造世界,在第七日休息了,因为希伯来文用的日子表示二十四小时,有晚上有早晨,这是第几日,对於这说法的批评包括:

  1. 为什么有这么多的化石存在??
  2. 地质学对地球年岁的测量不只数千年。
  3. 煤和油的形成至少需时数百万年,在六日之內怎可以完成呢?

  “六日”派人士认为这些化石是在挪亚洪水时代生物被毀灭的证明。又有人认为是神和人开玩笑,造一些史前生物让人去研究,更有人说化石是魔鬼造出来的,目的要试验人的信心!因为圣经说神看千年如一日,地球的多少亿年在神眼中也不过只有数天。而煤和油的形成是由於神蹟而成,正如主用水变酒,祂不在时间之內,可以一夜之间造出现成的煤和油。

2.六个时期

  另一派解经家则认为这六日表示六个很长的时代,每一个时代有数千万年,所以化石有足夠的时间形成,但圣经很多地方都採用隐喻法,六日可以代表六个无限长的时代,这样地质学和生物学的资料便可以和创世记第一章和谐,並无冲突。

3.两次创造

  有一派人士相信在创世记第一章1-2节之间存在着一段很长的日子。起初神创造万物包括所有史前绝了种的动物,这段日子有多长,圣经沒有记载,所以人无从稽考,大约超过千亿年,所以形成了化石,煤和油等物质。第2节说:“地是空虛…”,是由於魔鬼堕落引至万物都陷入空虛混乱状态,时间也不知有多久,创世记其余所记载的是神如何复造这个世界,目的是要造人,所以沒有再造史前那些庞然巨兽,只造那些可以为人服务,对人有利的生物。但这说法也不能解释化石如何有次序的出现在众石层里,只不过将创造搬到更早的时间。

4.不断创造

  因为科学的证据不容否定,我们不能说地质学,考古学,天文学,生物学等的资料是完全错误的,所以除非有什么新的发现,可以增加人对自然界的认识,不然我们会重覆伽利略(Galileo Galilei, 1564-1642)时代教会对科学的误解所带来的恶果。
  根据人所能理解的,这地球和其上的万物都是神为人而造的,神知道人需要什么,也预知人的发展和文明的方向是怎样的,所以祂早已准备人所需要的,借着自己所定下的定律,造出这个宇宙和其中的星球,其中以太阳供给能量,地球给人居住,月球在晚间照明,植物为人作食物和建筑材料,动物为人役用,各生物都有自己的功用和责任。神是不断在创造,並且在冗长的时间內创造出各种动物,所以牠们突然出现在化石层里。祂造出各种生物,使它们生长,死亡,变成石化了的树木和油,好供应那将来的人的需要。祂造出植物,使它们所产生的氧改变大气的成分,因植物吸入CO2,使大气在神创造人之前达到一个合适人类生存的环境。祂造出各种生物,最后才按照自己形像样式造人,这也是创造的冠冕。在创世记第一章七次提到神所造的一切都“甚好”,不必再加工修正了,因为按照神预定的计画,这些原料足夠人类在世的日子所需。
  希伯来书第一章说:“诸世界是借着神的话造成的,祂用权能托住万有。”宇宙间的定律是神创造的,也是神所维持的,因为希伯来书第一章6节说祂托住万有,神把地球悬在空中,使各行星照预定的轨道运行,使太阳仍旧照亮在空中,这一切都是神的工作,正如约翰福音第五章12节所说的:“我父作事到如今,我也作事。”天文学在这十多年的新发现更开拓人对自然界的崇敬和畏惧,因为宇宙之外的众星,今天仍不断“进化”,它们如何由超新星变为星,再变为红彗星,最后进入白矮星,这些进化仍在进行中,是人可以用多种仪器量度得到的;至於是什么原因,则无人可以解释。

  故此,我们只能用有限的智慧去揣测神如何创造众生物,因为沒有人是目击证人,人只有靠着信心去接受生物是神所造的。我们的信心並非盲目的,因为罗马书第一章20节很清楚记载:“自从造天地以来,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借着所造之物,叫人无可推诿。”

(选自作者著:圣经与生物学,第五集。基督教天人社出版)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