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天说地 ✐2009-11-01


望羔成羊—保罗的教会增长

亚谷

 

  作父母的,最希望儿女长进。这种心情,在华人社会,叫作“望子成龙”,在圣经文化中,该叫“望羔成羊”。
  教牧不仅期望剪羊毛,喝羊奶,以至吃羊肉,还应该望羊羔长成羊,生羊,养羊,羊群孳生不息。
  现在的“专家”们,把教会增长弄成一种手段,一种方法,所有的是数字,所缺少的是保罗的爱心,难以产生真正的增长。
  使徒保罗与帖撒罗尼迦教会,不仅患难与共,而且是他在患难中所生的孩子,有生命的关连,不是地理上的距离,所能夠分开的。所以他说:“弟兄们,我们暂时与你们离別,是面目离別,心里卻不离別;我们极力的想法子,很愿意见你们的面。”(帖撒罗尼迦前书2:17)这是何等的情谊!
  你可想那教会是使徒保罗的“分店”,才这么关心。错了,並不是那回事!保罗传福音到帖撒罗尼迦,是在大爭战中,把福音传开,从开始就沒有当作是容易的事,更不是为了自己的好处,全沒有爭逐名利的存意。使徒所作的,只有一个单纯的目的:是为讨神的喜悅,叫信徒得益处。

继进造就

  望,是盼望,是要达到某个理想。但为达到理想,而不採取正确的相应行动,那只是幻想,是妄想。就如同农夫盼望得到收成,就必须辛勤工作,不仅要等候秋雨,春雨,还要先除去石头,耕耘土地,再播下种子。欣喜看见发芽,伸展开绿叶,那只是劳苦的初始;除草,施肥,继续的尽心努力,都是不可少的。
  福音的事工,是生命的传递。有些人生下了孩子,卻生而不养,养而不教,是为社会制造麻烦,等於播种荊棘,蒺藜,莠草,是不负责任的作为。不幸,我们都能见证这样的事,但反思自己,是否真作好的见证?
  使徒保罗时间少,工作多,又负责数不完的教会,如何应付得来?他差遣代表,接续作造就的事工。对於帖撒罗尼迦教会:打发提摩太“坚固你们,並在你们所信的道上劝慰你们。”(帖撒罗尼迦前书3:2)
  信主未久的人,不论其如何聪明有知识,对真理如何爱慕,生命如何蒙恩,灵里如何进步,对於应付患难的经历,仍然会缺乏,遇到困扰,可能不知所措手足。使徒打发他所倚重的提摩太去,不仅是教导真理,还要坚固软弱的,劝慰灰心失意的人。这是十分必要的。当然,文字工作,包括这样公开宣读的书信,对继进栽培,是有效的工具。(帖撒罗尼迦后书2:15)

爱的关切

  这种关怀,期望的殷切,表现於保罗的话语,见於不寻常的行动:“不能再忍,就打发人去”。在当时,这可不是简单的事;保罗写信的地点,是位於地峡的哥林多,距希腊北部马其顿地区的帖撒罗尼迦,可真是千里迢迢!且不说旅费需要筹措,並不是件小事,依当时的交通,並不如今天的利便,虽然有大路可循,可也是相当困难的。但因为有爱,跋山涉水,长途辛劳,就算不得什么;对於保罗如此,对提摩太自然也是如此。这样的关怀,不是局外人所能夠了解的。有句话说:“到所爱人家去的路,不会嫌长。”(The road to the house of a loved one is never long.)在这里可以证明。
  为什么使徒保罗自己不去那里呢?相信如果环境许可,他是更愿意自己去的。只是不能。因为他在那里传福音的时候,遭受犹太人的反对,他们招聚了市井匪类,耸动市民,把接待使徒的耶孙等人,以“造反”的罪名,拉去地方政府,后来取具切结,不再惹事生非(使徒行传17:5-9),才获释放。这就是所说“撒但阻挡”。因此,谁最适合作保罗的代表呢?他想到了教会所熟识的提摩太,从雅典差遣他去作代表,一方面是为造就建立的工作,一方面是要了解他们的实际情形。
  因为信主的人,不仅要受患难迫害,还要防备恶人的引诱,很可能是编造谣言,污蔑使徒是迷惑人的。为了这个原因,使徒才说了些话,为自己表白,说到他和同工的品格:“我们向你们信主的人,是何等圣洁,公义,无可指摘。”(帖撒罗尼迦前书2:4-12)
  可见使徒不是像雇工一样,应付了时间,写个报告就了事;他看信众是主的羊群,好牧人代表主耶稣,绝不是漠不关心,“要晓得你们的信心如何”。(帖撒罗尼迦前书3:5)衡量信心的尺度,不是道听途说,是要看过检验,才可知道。帖撒罗尼迦教会的好见证,是“因信心所作的工夫,因爱心所受的劳苦,因盼望我们主耶稣基督所存的忍耐。”(帖撒罗尼迦前书1:3)这些才证明是真正的增长,是不能代替的。

彼此相系

  提摩太从雅典出发,在那里住了多久,我们不确实知道,但他回来见保罗,是在哥林多。使徒似乎非常兴奋,立即提笔作书说:“提摩太刚才从你们那里回来,将你们信心和爱心的好消息报给我们,又说,你们常常记念我们,切切的想见我们,如同我们想见你们一样。”(帖撒罗尼迦前书3:6)
  属灵的人可能有超人的坚強,但冷酷並不是可羨慕的美德。孤单的保罗,听到这忠信的使者,从远方带来的好消息,真的“就如拿涼水给口渴的人喝。”(箴言25:25)在干热旷野道路上的行旅,在烈日炙晒下,是多么枯渴难耐;得到涼水的滋润,又是多么适意畅怀!
  使徒既不着意钱财,也不贪慕名声,他所牵系在心的,只有教会。

我们的盼望和喜乐,並所夸的冠冕,是什么呢?岂不是在我们主耶稣来的时候,你们在祂面前站立得住吗?因为你们就是我们的荣耀,我们的喜乐。(帖撒罗尼迦前书2:19-20)

  许多的父母,自己有些理想,不能及身实现,把希望寄托在儿女的身上。使徒以同样的心情,期望教会灵命增长。他不着眼於虛假的数字,真实的增长,是有品质,能夠耐久,经得起考验的工作,在主再临时,能夠站立得住,才可算数。
  主的仆人,就好像是建造的工人;“在那根基上所建造的工程,若存得住,他就要得赏赐。”(哥林多前书3:14)
  愿主的工人,有这样的观念,有这样的期望。阿们。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两家斗爭 ✍于中旻

艺文走廊

扫罗王的独白 ✍凌风

谈天说地

大同社会 ✍于中旻

谈天说地

从世纪船难谈见死不救 ✍林向阳

谈天说地

相爱 ✍亚谷

谈天说地

复活主的三现 ✍凌风

书香阵阵

读书乐:健康有道 ✍于中旻

艺文走廊

思情话意 ✍郭端

点点心灵

竹窗是一首诗 ✍音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