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一个教会移民的故事

史述

 

  他们欢喜。他们歌唱。
  他们知道:进入神的国必须经历许多艰难;他们相信:受苦是蒙恩得救的凭据。他们不缺乏这样的凭据。
  英王雅各一世(King James I)觉得他们麻烦。雅各明白圣经,也爱他的国家和臣民,只是不喜欢那些“清教徒”;因为他们以为英国的宗教改革不彻底,在教会中容忍了罗马教的传统礼仪,也忽略了个人的得救经验,和认罪悔改。他们就从国教会中分別出来,自己聚会。
  英王不禁止他们的非法聚会,而是罚他们的违法不聚会,忽略宗教责任:不参加国教会的聚会是罪,经查觉了,轻则罚款,重则监禁。最后,王忍耐不了那些不满分子,说是愿意见他们逐离他的国土。
  在诺汀涵郡的司可路鄙(Scrooby, Nottinghamshire)乡村教会,就这样作。在罗宾生(John Robinson, c.1575-1625)牧师的领导下,为了逃避宗教迫害,移民到荷兰的阿姆斯特丹去;后来从那里,再移到莱顿(Leiden)。因为这些移民的品德表现,荷兰人不仅容忍,且对他们很友善,尽量给予方便,惟恐他们离去。
  不过,他们正是必须离去。
  由於敬虔的牧师教导,数年间,莱顿教会由约一百人,增长至三百人。他们的生活虽然安定舒适,但他们不愿意看见孩子们只说荷兰话,更不愿他们效法荷兰人放纵的生活。他们決定,还是要迁移:这次是飘洋过海,移到美洲新大陆。

  1620年八月,莱顿教会中的首批移民三十五人,其中包括后来的总督柏莱浮(William Bradford),自荷兰乘“九盖草”(Speedwell)号出发,到英国去,会合其他英国移民,同往美洲;罗宾生牧师与其他会众留在原地,计画等以后再去;不过他工作过劳,到1625年就逝世了。但他敬虔的生活和远见,不仅为初期的美洲殖民地教会记念,他的著作,也继续影响他们,引导他们的信仰,並为荷兰教会所敬仰。
  到英国时,才发现“九盖草”号,不适於远洋航行,就把所有乘客挤到“五月花”(Mayflower)号帆船上,共一百零二名乘客,加上供应品,於九月十五日由英国南瀚浦屯启航。

  “五月花”号帆船,仅约九十呎长,载重约180吨。在海上遇到波浪,颠簸艰难可以想见。他们的目的本来是往维钦尼亚,但经过六十六天的航程,十一月二十一日(旧历十一日)到岸,在今麻萨诸塞州鳕鱼角(Cape Cod)附近登陆,那地方就是朴莱茂茨磐石(Plymouth, Provincetown)。
  在登岸之前,四十一名男乘客,在船上共同签订了“五月花协定”(Mayflower Compact),全文如下:

奉神的名,阿们。我们签名的人,是靠神恩典可敬畏的大不列颠,法兰西,爱尔兰王雅各,真理护卫者的忠诚臣民。我们此次航行的目的,是为了神的荣耀,促进基督教信仰,並我们王与国家的荣耀,在维钦尼亚北部,建立第一处殖民地。在神面前,我们庄严的同心合意,共同立约,合建一政治体制,以规律的保守並进展前述目标;並为此实施,组合,制订公义並平等的法律,规章,律令,条例,宪章,制度,随时随地,适当並便宜行事,以促进本殖民地的全体利益,我们应许为此竭尽忠诚与顺从。我们谨此签名为证。在鳕鱼角,十一月十一日,英格兰,法兰西,爱尔兰的王雅各在位第十八年,兼为苏格兰王第五十四年,主后1620年。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0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