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四顶帽子疊起音乐天堂

张纳新

 

  一本正中下怀的书。
着如何让四岁的女儿学习乐器的时候,恰巧遇到了它:发现和培养孩子的音乐天赋。我们百思不得其解,百问莫衷一是的问题,书中均有令人信服的解答。这或许正是因为作者身分独特的缘故。
  罗伯特.库蒂塔是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Arizona State University)音乐舞蹈学院院长,头上戴着四顶帽子:一是职业音乐家,在各式场合演奏过从古典音乐到爵士乐,到福音歌等不同风格的音乐。二是音乐教师,他的学生包括学龄前孩子,大学生和成人。三是音乐研究员,对年轻人学习音乐进行了二十一年的研究。四是家长,他指导着他的三个孩子通过了音乐教育上困惑的道路,成为各具特色的音乐人。
  这四顶帽子能戴在一个人头上,在国內恐怕鲜得一见。以我这个並不谙乐理的家长看来,这本发现和培养孩子的音乐天赋,正是因为较好地体现了他的集多种角色於一炉,而避免了只戴一两顶帽子的偏颇,空泛,显得切中要害,透彻贴近,深入浅出。我们主要关注的五个问题,书中的答案皆令我认同:

第一个问题:孩子什么时候学习乐器?

  我曾向一些音乐专业人士和家长请教过,他们有的含糊地说“越早越好”,有的准确地说 “三岁”,理由不一。大概意思是,趁着孩子还不懂事的时候,让弹琴成为他的一种习惯。但库蒂塔的看法不同,他建议,孩子五岁之前不要涉及乐器,乐器不过是证明內在音乐素质的一种工具,更重要的是內修,是在五岁之前开发孩子的与生俱来的音乐天赋。
  家长在这方面起着无可替代的作用。库蒂塔的研究说明,孩子们人生中的第一次音乐记忆多与家长有关,且在四岁左右。库蒂塔本人的第一次音乐记忆是五岁时。他父亲驾车行驶在安大略湖边,车上的收音机传出一支新歌,他父亲说:“这首歌给你的感觉是不是像坐在那条船上畅遊?”他父亲神情投入地向库蒂塔指了指窗外安大略湖中的一艘船。库蒂塔说,父亲投入的神情和举动向他传达了某种強烈的资讯,让他把注意力放在音乐上,他当时开始专心听那首新歌,真的感到像置身於船中一样,他因此感受到音乐的魅力,感受到音乐是一个令人激动的东西。
  库蒂塔在书中向家长建议:和孩子一起聆听音乐,集中注意力地聆听。比如挑选一些简短的,三四分钟以內的音乐,和孩子共同探讨“喜欢音乐中的哪些地方?”“有什么样的感受?”“音乐是什么颜色?”,努力向孩子传递这样的资讯:我热爱音乐,並且愿意与你共同分享!除了聆听,家长还可以和孩子一起跳舞,一起感受现场音乐,自己创作音乐等等,家长要为孩子创造良好的音乐环境,让孩子沐浴其中。

第二个问题:学钢琴?小提琴?

  孩子五至九岁之间,可以开始学一种乐器,钢琴和小提琴是最适合初学者的乐器。但两者有不同的“个性”:钢琴是能夠同时奏出一个以上高音的少数乐器之一,同时弹奏旋律与和声,音乐理论在钢琴键盘上比在其他任何乐器上体现得更直观,更容易看懂。因此,钢琴在多数音乐学习中居中心地位,任何決心到大学学习音乐的人都得学一点钢琴,它对於未来的歌手,指挥,乃至所有的音乐家都极为重要。
  然而,从音乐学习的角度看,库蒂塔趋向於小提琴。因为早期的主要目的是开发音乐天赋,培养音乐素质,而並非要在成就上有所建树。钢琴虽然“好弹”,孩子只要按键正确,奏音就对了,可以沒有压力地进行有节奏的音符学习。但缺点之一是,孩子往往不注意弹奏的效果。小提琴则不一样,孩子必须专注,拉小提琴时必须仔细听音,调整手指,使音调准确。这样,一边演奏一边培养听音技能,孩子对曲调的认知贯穿在学习的始终。而听觉能力恰恰是需要培养的一种重要能力。
  小提琴还有两个长於钢琴之处。一是拉琴时,琴弓随着乐句的排列组合不停变換,这让孩子从最初就能主动正确地形成乐感。二是小提琴的尺寸可以做成原标准的二分之一或四分之三,同时並不影响音弦的发音品质,这便於挑选到适合孩子用的理想尺寸。
  当然,钢琴的一系列优势还是很有吸引力的。钢琴使孩子一般能较快体验到成就感,並比小提琴更适宜演奏大量不同风格的乐曲,更易於让听众一饱耳福。究竟哪一个更为适合初习者使用,库蒂塔在书中沒有给出确切的答案。但他给出不少建议,比如先让孩子两种乐器都尝试,家长要密切注意观察孩子並询问他的意见等,他在“选择乐器五项原则”中提出了一个不少人容易忽略的重要原则:相信孩子的直觉。库蒂塔非常相信直觉和自然的吸引力,建议在选择乐器时,让孩子尝试弹奏,摸一摸乐器,听一听,並选出他(她)最喜欢的声音。一项广泛的调查表明,经过这样选择乐器的孩子,三年之后比其他孩子继续学习音乐的可能性要大。
  按照音乐学习的规律,库蒂塔告诉我们,在孩子九岁以后,音乐学习重点应从开发天赋转移到演奏乐器的实际成就中去,屆时,孩子可以換掉钢琴或小提琴,转而选择终身使用的固定乐器。

第三个问题:好的音乐老师最重要的特点是什么?

  家长们都认识到,找一个真正好的家庭教师对孩子音乐才能的发展至关重要。在我周围总能听到家长们说,如何费尽心思找到了一个好老师,这个老师是某某乐队的某某主角,是某某学院的某某高职,获过某某大奖等等。这样的择师标准,库蒂塔认为是一个很大的误区。自己演奏与教授是两回事,一个人演奏技艺的高低与教授初学者的能力实际上並沒有多大联系。
  书中引用了一个研究结果,那些真正傑出的音乐家,运动员,数学家,艺术家和其他领域的“成功”人士有一个共同点,即他们的第一个家教都十分关心人,有耐心並富有激情。这些老师都将精力集中在孩子身上,而不仅是所讲的內容。这些老师中,大部分人自己在钢琴,游泳或舞蹈上造诣並不高,但他们卻能激发孩子们的想像力,把他们的思想集中到乐器上来。

第四个问题:如何鼓励孩子学习?

  音乐练习是获得技能的过程,不是顺其自然就可以成就的,实属不易。在这个过程中,孩子需要父母的帮助,直到他很成熟不再需要干预。平时,孩子看不到別人的练习,看不到音乐产生的过程,看到的只是最终的产物,如音乐会,音乐录影带或影碟声碟。看到大师们的演奏那么挥洒自如,随心所欲,许多人(包括家长)立刻得出结论:音乐演奏有趣,容易。可真的一试,才知很难,这时往往又会想:別人行我不行,沒有音乐细胞。其实,不经大量的练习,谁也演奏不好音乐。
  家长正确干预孩子的音乐练习,关键在鼓励,以此帮助孩子养成良好的习惯。在孩子的练习中,我见到很多家长很強调练习的时间,如“每天一个小时”等,库蒂塔说,其实彻底忘掉时间,只奖励成就的“目标引导法”效果更好。比如孩子每天要完成一定的任务,如果十分钟完成,那就不必再练,如果四十分钟完成,那就四十分钟。內容练习完毕,首先的奖励是休息,轻松感,随之而来的是目标实现后的成就感。库蒂塔把五花八门的奖励形式分为两种:內在奖励(与学习內容有关)和外在奖励(与学习內容无关)。
  外在奖励应该有创意。比如与音乐有关的物质奖励可以是新簧片,漂亮的谱架,谱架灯,乐器擦光油,像乐器形状的小装饰品等。还可以举行家庭音乐会,鼓励孩子表演,使其树立起“自己是音乐家”的信念。对孩子的內在奖励有两种途径可尝试:一是鼓励孩子实现个人的音乐目标。如从学会单个音阶开始,积少成多学会所有音阶;二是帮助孩子学会演奏他喜欢的乐曲。库蒂塔的女儿曾经在钢琴独奏会上听到贝多芬的给爱丽丝Fur Elise),立刻就喜欢上了,但这个曲子的演奏则大大超出了她的能力。但她的音乐老师鼓励,帮助她尝试演奏,超越现有水准,她苦练三个月,终於梦想成真。库蒂塔说,“促使她奋发向上的強大动力是音乐本身”。但又提醒,这种做法不一定百分之百可行,有的乐曲孩子喜欢,但不一定适合孩子的乐器演奏。因此,家长(以及老师)应注意孩子喜爱哪些乐曲,然后与老师沟通,请老师帮助定夺是否尝试演奏。
  另外,多看(听)声碟或多参加现场音乐会,让孩子多接触所学乐器的专门乐曲极为重要。沒有什么可以和经历,感受现场音乐相提並论。看见演奏者,他们的乐器,观众,灯光,这些都是音乐盛事的一部分,这些使孩子更加激动不已,对音乐充满热情。如果不参加钢琴独奏会,库蒂塔说,他女儿怎么会那么喜欢贝多芬的那首曲子呢?

第五个问题:为何不从现在开始与孩子一起学习?

  无论是孩子早期的音乐天赋开发,还是后来的乐器学习,家长是否热爱,懂音乐是很重要的。这也是我担心自己的女儿能否学好音乐的一个基本问题。因为我不通乐理,也不会任何一种乐器的演奏,我担心我不能给孩子提供什么专业方面的帮助,会直接影响孩子的学习效果和持续性。不过,库蒂塔在书里的打消了我的顾虑。
  他用一个事例说:如果您从未学过演奏某种乐器,为什么不从现在开始呢?您可以和孩子一起学。
  他说,当他的孩子上小学时,孩子学校里有一个男老师決定开始学钢琴。每年春天,这位老师在学校的才艺大赛上报名表演。第一年他弹得很差,远远不如许多学弹钢琴的学生,但他一年比一年弹得好。更为惊讶的是学生们的反应,他们看到他,一个成年人,千辛万苦,決不放棄,那么投入,那么热爱音乐。他们自己也遇到过同样的困难。每当那位老师演奏完毕,观众变得几近疯狂。他向孩子们和我们成年人传达了一个強烈的资讯:这就是音乐的魅力!音乐对我很重要,我现在开始也不迟!
  库蒂塔讲述完这个故事,这个戴着四顶帽子,有二十八年职业音乐家经历的音乐教授说:直到现在,我仍然敬佩他。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