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梅花

刘广华

 

  虽然我们生活在南方的人沒有可能种植梅花,也很少有机会看到活的梅花,但是我们对梅花的恋慕,绝对不会比住在北方的人少。尤其是到了春季的时候,我们中国人就很自然的想起梅花来。所以我们经常把“春”和“梅”两个字连在一起。梅花的学名叫做Prunus mume,原产中国,后来被移植到韩国和日本。日本人爱之不舍,有许多县和市竟然用梅花来做他们的县花和市花。

  梅花在冬季和春季开放,与松,竹並列为岁寒三友,又与兰,竹,菊一起排为花中之四君子。因此有许多父母都把自己的女儿取名为梅,例如春梅,丽梅,清梅,秀梅等。在美国南佛州(South Florida)有一位女士,名字叫做夏梅。梅不会在夏天开花,笔者相信这位女士可能在夏天出生,所以她的父母替她取名为夏梅,意思是说,只有我家才有夏梅。这是一个非常有创意的名字,笔者很欣赏。


秋瑾

  梅不怕风霜,能突破冰雪而开花,象征我们大中华民族的精神。刻苦,耐劳,坚毅,忠贞,勇敢。所以数千年来,我们中国人对梅花只有讚赏和歌颂。请看大宋宰相和文学家王安石(1021-1086)怎样说:“牆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遙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又请看近代女民族英雄秋瑾(1875-1907)怎样说:“一度相逢一度思,最多情处最情癡。孤山林下三千树,耐得寒霜是此枝。”此枝,是指梅花。秋瑾本人就是一朵永远活在我们中国人心里的梅花。

  毛泽东也为梅花填了一首词,叫做“卜算子詠梅”,非常有气魄。词曰:“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百仗冰,犹有花枝俏。俏也不爭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毛泽东用一个“她”字来代表他所写的梅花。一个国家的代名词是用女性的“她”,而不是用男性的“他”。在所有炎黃子孙的心中,我们中国就是一朵梅花。

  1964年,台湾拣选了梅花。可是自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至今,还未決定用什么花来做国花。据说有一些高级领导认为应该是用牡丹,又有一些高级领导认为最好是用梅花。赞成用牡丹的,可能因为台湾已经用了;赞成用梅花的,可能因为毛泽东和所有中国人都喜欢梅花。更有一些高级领导认为牡丹和梅花都用,叫做一国两花。一国两花,会不会取笑天下呢?若真的一国两花,那到底哪一朵是“大花”,哪一朵是“小花”呢?这好像又回到封建时代,一夫可娶两妻甚至多妻。可是在两妻中间,只有一个被称为夫人,另一个则叫做二太太。外人不会叫两个妻子都做夫人,深望题出一国两花的高级领导三思而后行。

  按笔者,一个卑微华侨的意见,梅花不是代表一个朝代,不是代表一个政权,而是代表中国,代表所有的中国人。我们就是梅花,梅花就是我们。所以任何朝代都可以用梅花做我们大中华的国花。而牡丹则象征富贵,不能夠代表所有的中国人。況且慈禧太后曾经定牡丹为国花,如果中国也定牡丹为国花,岂不是跟随慈禧太后回到帝皇时代里面去?有一首歌,叫做“梅花”,作者是刘家昌。这首歌被已故绝代歌后邓丽君唱红了,现在所有住在海外的华人都喜欢唱这首“梅花”,歌词节录如下。

  梅花梅花满天下,愈冷它愈开花。
    梅花坚忍,象征我们巍巍的大中华。
  看啊,遍地开了梅花,有土地就有它。
    冰雪风雨它都不怕;它是我的国花。

  “遍地开了梅花,有土地就有它”,咋眼看去,似乎不对,因为梅花只生长在寒冷的地方,不是凡有土地就有它。笔者相信作者的意思是指中国人,他说得一点都沒错。今天,凡有土地,就有中国人。我们中国人真的散佈满天下。笔者曾经到过世界很多大城市,发现凡有中国人的地方,几乎都有教会或者是查经班。今天,正当西方教会走下坡的时候,神在世界各地兴起了中国基督徒。在十九与二十世纪,神兴起西方的基督徒,推行基督的大使命,往普天下去传扬福音,为主作了很多轰轰烈烈的事。现在是二十一世纪,我们中国基督徒应该接棒,负起这个重大的大使命。

“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马太福音28:19-20)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8.9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8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