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录“西伯利亚遊”赠诗

曲拯民

 

  我喜读诗,但不能写。诗能令人精神振作,心情开朗,进入意境,恍如回到青年时代。曾有纽约赵君来鸿,附来某诗人於遊西伯利亚路遇后的赠诗五言,七言共二十二首,系未定稿,固不知定稿后是否曾投向任何报刊。我为诗中抒情,写实,兼有史,地根据的丰富词句所感,今录而公之。诗中凡含义不明显,或不常使用字,查字典释然后便不揣绵薄,在每首后面,稍加註释,希望益於读者。
                              -曲拯民 誌

一.
  名山胜蹟几遊遍,独欠西陲一面缘;
  野渚曾传苏武放,诗情画意两清鲜。

  註:“西陲”两字常见於中国历史。“陲”,边境的地方。在中国来说,只有西陲沒有东陲,因为东边临大海。自美国看西伯利亚是西陲。“渚”是水上的片片陆地。“野渚”是无人居住水上的小洲。“苏武放”是说苏武牧羊之地。汉将苏武奉武帝令出使匈奴,初被幽禁,继被放逐北海,即贝加尔湖畔。十九年后,昭帝与匈奴合亲,始还,时在公元前八十年代。相传在今伊尔库茨克(Irkutsk)车站附近面临大湖,兀立其滨有一座小神龛以誌纪念。

二.
  万里迢遙一日程,穿云铁翼若奔霆;
  机中安坐临窗望,细认牛郎织女星。

  註:幼年,过七巧节,家中每年做巧果当做甜食。逢秋高气爽的夜晚,可见银河两旁闪烁中的两星。长辈们会说出每年农历七月七日有喜鹊群来搭桥,牛郎,织女相会的故事。及长,都市电气化,街灯多起来,夜间太空的美丽景象已不易见。“牛郎”是天鹰星座(Altair),“织女”是天琴星座(Vega in Lyra)。

三.
  理想有时效相悖,事非实践不知非;
  毅然摆脫贫枷锁,革弊除贪免祸机。

  註:“悖”即混乱,冲突。俄国既知前非,始有近三十年的改革。

四.
  侈言革命诽宗教,圣殿庄严历劫尘;
  深悔前愆谋补救,修维处处复原氛。

  註:俄国的十月革命,首先被摧毀的是宗教,史太林故后渐有改变。今日俄国正教中心在莫斯科北六十英里Zagorsk。佛教的中心在贝加尔湖东的乌兰乌德(Ulan-Ude)。凡蒙古共和国人民欲学习佛学的必去该地。俄国今日庙堂修维工作似乎比其他工作领先。

五.
  天空肯任我飞翔,又上机廂作远航;
  此际东飞西伯利,茫茫煙树別红场。

  註:“红场”(Red Square)代表莫斯科。作者自莫斯科取空路去西伯利亚。

六.
  飞到苏俄古戍边,试从荒寂入诗篇;
  残机已老风云恶,迫降遙场稍歇鞯。

  註:“戍”是边疆守卫地。“鞯”音同荐,是马鞍上所覆盖的织物。

七.
  舍陆乘桴北极河,河泉如墨白鸥多;
  草原旷野人煙少,不识居民怎活过。

  本诗作者註:河名Yenisey源出外蒙古向北流,河床多煤水黑如墨。
  註:“桴”是木筏子,此处应指着供遊览用的平底船。



史太林

八.
  英雄出处毋深究,成败荣枯总有因;
  太惜史酋失意日,羁囚是处历三春。

  本诗作者註:史太林未得势时被执,囚禁於此三年。
  註:史太林(Joseph Stalin)生於1878(光绪四年),1905年首次会见列宁。他原是俄国社会民主劳工党的党员。1917革命前史太林被放逐西伯利亚,前后共六次。

九.
  船航缓缓逐轻鸥,舶岸浮台接小邱;
  卵石坭沙无正路,坡斜雨滑转回头。

  註:海鸥遍及世界各地的海港,我见非洲各地亦然。此七言诗在说明船舶岸的木制码头紧接岸上陡坡的小山丘。

十.
  北极严寒世所知,天然冰窖至称奇;
  地层下陷逾千尺,酷冷陡低百度差。

  註:凡参加阿拉斯加东南部海上遊,看过冰山湾(Glacier Bay)的人都会对此七言诗了然。冰山在溶化时,时见有重数百吨的巨块落水,蔚为奇观。


冰山湾(Glacier Bay

十一.
  船航慢过几煙汀,夹岸丛林列翠屏;
  峭壁对朝成小峡,石纹皴法入丹青。

  註:“汀”是小洲或水边的块块平地。“皴”音纯,不平貌,水彩画范围的专用字。

十二.
  船行多日抵金砂,荒野无人此作家;
  江畔张蓬营野火,林森蚋恶面蒙纱。

  註:金砂(Komsa)。寒冷地区的沼泽地区在夏秋间多蚊,蚋为患。此情在我国东北的松花江,黑龙江两江会合低洼地区的情形相同。

十三.
  笙歌夜夜享嘉宾,佳馔纯醪席上陈;
  忽报霓虹天际动,殊知北极现奇燐。

  註:“醪”音劳,透明的清酒。作者显然於此晚上见到了北极光。

十四.
  停棹寒江日已斜,疏林煙溟有人家;
  联群上岸观光景,感谢村民赠鲜花。

  註:“棹”是船上的橹。古人曾用“买棹而归”来代替买船票回家(舍陆登州)之意。“斜”应读曰啥。

十五.
  聚宇成村傍岸堤,官衙邮舍路高低,
  栽花植芋民风朴,满园牲畜几声鸡。

  註:“宇”与房屋同义。“芋”有野芋青芋之分。野芋不可食,此情台湾亦同。本七言诗倘若除去官衙邮三字,我们想到“桃花源记”所描写的风光。

十六.
  霜风飒然至,暮雨陡增寒;
  愁煞炎方客,重矜觉衣单。

  註:“飒”音沙,风声,诗人常用字。“炎方客”三字,可能在指着我们这些惯住暖和地方的人。

十七.
  船泊杨尼岸,冲寒冒雨登;
  黉宮方肇建,古剎正燃灯。
  僧侶望弥撒,儿童喜会朋,
  油煤产丰盛,百业似将兴。

  註:杨尼岸(Yeniseysk)。中国早年有初中世界地理课本,Yenisey河译音叶尼塞。“杨尼”或叶尼在大河的上游,西伯利亚铁路之北,约二百英里处,亦新疆蒙古交界的正北。
  “黉”音洪,意校舍,应属古代用字,今已罕见。“弥撒”(Mass)是天主教举行圣餐之礼,东方正教及俄国正教同,极为隆重。

十八.
  泊岸依青渚,庞然一巨舟,
  主人怜穷困,散步上山丘,
  旭日恣凭眺,寒风醒睡眸,
  人生何所寄,心绪自清幽。

  註:第二句是在说明忽然有巨轮出现。丘与邱字同。

十九.
  溯江而上经旬日,自北南行气转溫;
  万里投荒何所似,搜奇探胜慕张骞。

  註:“张骞”奉汉武帝命通西域诸国,远至大夏,今阿富汗,应为中国有史以来的首任外交使节,时在公元前139与128年。

二○.
  林峦密绿水澄清,景色渐佳到戌城;
  忽听骊歌船返旆,忍教絃管作离声。

  註:“骊歌”即送別歌。“旆”与旗同字,音披,镶边小旗或三角旗,信号用。

二一.
  流水行云別有情,遊蹤万里到嘉城,
  拦江筑坝工艰鉅,电力航行济远营。

  本诗作者註:该处建有号称世界第二大水坝。
  註:嘉城“Krasnoyarsk”。水坝之大小恆以其长,阔,高,全部体积或取其容水量及发电量而论。倘只谈长度,应以埃及南部在1970年完成的阿色宛(Aswan)水坝最大。它的长度是3.2公里,等於两英里,还要等待四至五年(2011-2012)才完成的三峡水坝,长6860英尺等於1.3英里,所以中国的三峡水坝不会是世界最长的。


埃及南部的阿色宛(Aswan)水坝

二二.
  人生聚散有前缘,荒漠同遊月半圆;
  省识风光无限好,相期異日袂重联。

  註:“前缘”当然是中国人过去的习惯说法,无非巧遇而已。“月半圆”时间应是上弦以后。“相期”只是一种盼望,因为这位诗人已年逾九旬了。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1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