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文走廊 ✐2005-05-01


高力士

凌风

 


高力士

  高力士是唐朝的宦官。玄宗在位的时候,对他极为宠信,官骠骑大将军,封齐国公,成为炙手可热的人物。权臣豪将,都爭着结纳他,讨他欢喜;得到他为奧援,讲几句好话,可以上达天听;皇帝比所有的官都大,信任身边的人,准能使你升官发财。於是高力士势倾中外。

  偏有个不解逢迎的风流诗人李白。
  李白的才思敏捷,诗品飘逸。在长安遇到了喜文字的贺知章,任天子的祕书监,见到了李白的诗文,大为惊佩,称他为“谪仙”,並把他推介给唐玄宗皇帝。皇帝也很欣赏他,立即在殿上召见。只是好酒的李白,还宿酒未醒。皇帝令御廚快备醒酒羹;羹来之后,还太热,风雅爱才的皇帝,本性随和,怕诗人烫了嘴,亲自为他调羹。


李白

  有一天,宮中沉香亭的芍药盛开,皇帝伴宠爱的杨贵妃去赏玩。如此良辰美景,不赋诗记盛太可惜了,想起了李白,差人去请他来。他又喝得大醉,见了皇帝,醉态可掬,不但腳步蹒跚,还在呕吐呢!於是命宮女在脸上喷冷水,他才稍为清醒了些;他狂放的性格来了,为了使心怀更舒畅些,不能顾礼俗,当皇帝的面,他觉得还是脫掉靴子好,就命令高力士服侍脫靴,力士一时想不出法子拒绝,只得照办;他又就近叫杨贵妃侍立捧砚,果然心旷神怡,挥笔立成“清平调”三章: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瑤台月下逢

  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
  借问汉宮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粧

  名花倾国两相欢常得君王带笑看
  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阑干

  文人能到这地步,可以说是人生际遇的极致。后来他难忘这段往事,回忆说:“曾用龙巾拭吐,御手调羹,力士脫靴,贵妃捧砚。”
  这是李白最得意的高峰,也是他失宠低谷的开始。高力士那样的小人,怎会忘记脫靴的事?衔记在心,以为是恥辱,伺机报复。有一天,宮中奏乐,宮女在唱着“清平调”的曲子。力士问杨贵妃,你被人侮辱了还这样高兴?於是为贵妃注释一番,说词中“可怜飞燕倚新粧”,是借汉宮的蛊惑皇帝的赵飞燕,隐指贵妃。本来高力士绝非以懂诗文有名,不过,卻说中了贵妃的隐私,成为力士的同路人,共同努力,对付李白。李白不得志,只得再流浪江湖去了。最后,他颓唐而逝,盛唐也渐趋衰微了。

  景教又称涅斯托利教,是基督教的一支,由波斯於唐朝贞观九年(主前635年)传入中国。当时的太宗皇帝,像圣经中的古列王,接纳一切的宗教,对外来的景教也敬礼扶助。政府为他们建礼拜堂,他们称之为“寺”;並称其祭司为“僧”,算是“洋和尚”了,薪俸也由朝廷支给,俨然是官办宗教。景教要在信仰上的妥协,自是不在话下。
  太宗李世民崩逝以后,景教几历盛衰。他们既然跟佛教认同,佛教受迫害,景教也难免有分。从武后则天皇帝,到睿宗(主前 683-712年),约三十年间,政局变迁,景教颇不得意,大概颇有一段时候,“法栋桡,道石倾”,是说凄涼景況。
  到玄宗皇帝(主前713-755年),诏令宁国等五王子,修复景教堂寺,外表更加辉煌壮丽。
  有一天,那位高力士,来到了长安堂皇的景教寺。镇国大法主景淨,率领寺僧恭迎高力士;见到那替李白脫靴的那有权有势的大太监,舔他靴上的尘土。据后来主前781年(德宗建中二年元月七日)所立的“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上面刻着:“天宝初(主前742年),令大将军高力士,送五圣写真寺內安置”。大概是五位王子,每人捧一幅“圣像”:“五圣写真”即唐高祖,太宗,高宗,中宗,睿宗的遗像,都安置在寺內,仿佛教堂就是他们的家庙,少不得会烧香並隆重礼拜。寺既然是官家造的,皇帝愿弄些偶像点缀崇拜,谁敢说不愿?因此,得到皇帝御笔写的金字招牌:“天题寺牓,额载龙书”!又是多大的光荣!
  后来安祿山造反,郭子仪率兵征讨,景教的洋和尚们感念朝廷恩德,自然站在朝廷一边,“作公爪牙,为军耳目”,似乎是作情报立功呢!这也是碑上的记载。

  中外历代都不缺高力士型人物。但宗教人是否能作李白?虽然不用每天活在醉世界里,卻应该保持身分,用不着讨好官家,巴结高力士。
  不幸,宗教史上常出现“太监神学家”,他们为了自己的前途和利益,什么降格的事都作得出来:为军阀头子娶姨太太证婚,“基督徒”领袖同秘密会社人物拥抱道贺。几十年前,英王同离婚的妇人结婚,教会领袖和议会反对,迫使他逊位,因为英王不仅是代表国家,也是英国教会的元首;现在的王太子作同样的事,领袖们竟然纷纷祝贺,唱善如出一口。在东方国家,则歌功颂德,编造什么“传记”或“传奇”,或“心路历程”等类的故事,似乎比醉世界里的人更醉。在西方,宗教人昧着良心,忙着为领袖的侵略,贪污等恶行找借口,谄媚讨人喜悅,与“只说凶言,不说吉语”的先知米该雅,面责罗马皇帝的安波罗修,有何等的不同!好像只有先贤们是属天的圣洁种类,使人羨慕,向往。如果有人在旁边,看到对高力士不同态度的两种人,对宗教该有何感想?你是李白?你是景淨?
  想到使徒保罗,能夠对教会无愧的说:“我们向你们信的人,是何等的圣洁,公义,无可指摘,有你们作见证,也有神作见证。”(帖撒罗尼迦前书2:10)今天,这样的人在哪里呢?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捕光捉影

捕光捉影:梵蒂冈印象 1 ✍郭端

点点心灵

早春的落梅 ✍湮瀅

艺文走廊

亚伯拉罕的独白 ✍凌风

乐趣飘送

王宣忱的音乐世家 ✍孙基亮

寰宇古今

沉樱 ✍音凝

谈天说地

圣诞节的种种 ✍殷颖

寰宇古今

以色列人的哭牆与围牆 ✍殷颖

艺文走廊

耶稣的降生与名画 ✍和英

谈天说地

令人怀念的奧运烈火战车 ✍林向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