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神要我们咬文嚼字:吃下书卷不是吞下

于中旻

 

祂对我说:“人子啊,要吃你所得的,要吃这书卷,好去对以色列家讲说。”於是我开口,祂就使我吃这书卷。又对我说:“人子啊,要吃我所赐给你的这书卷,充满你的肚腹。”我就吃了。口中觉得其甜如蜜。祂对我说:“人子啊,你往以色列家那里去,将我的话对他们讲说。”(以西结书3:1-4)

  如果你说谁就是喜欢咬文嚼字,他不欢喜的可能性为多,因为这不算是褒扬的话。中国人是如此。
  不过,在这里我们看见,神要祂的仆人吃下书卷,然后才可以作先知,传讲预言。我们很可以确知,神是要他真的“咬文嚼字”。不咬,不嚼,怎么能吃?岂不成为吞下去?
  自然的,真实的“咬文嚼字”,是自然的需要,也是最合理的事。今天华人教会传道人的问题,是沒有吃下神的话。
  什么是咬文嚼字呢?就是认真的,咀嚼细味,咽下消化,神言语的意义,以吸收属灵的营养,得以滋长进步。因为文字含有意义,不是随便以为得着就行了,正如食物不能粗略的吞下。更有人更改了字义,增加了传通的困难,故意误导人;如果不加分辨,很容易上当受损。沒有神的话,也就无道可传。旧约律法规定,以色列人可以吃的洁淨动物,必须是分蹄和倒嚼(反刍)。这组可食的动物(利未记11:3;申命记14:4-6)中,共同的特性是清洁,溫和,驯良,爱同群,似乎不尽是偶合。就像基督徒,分蹄能辨明是非,倒嚼是“喜爱耶和华的律法,昼夜思想”(诗篇1:2):不仅知道,並且反复默念,遵行。
  现在说到注意字句的重要。且举几个常见的例子:
  “奉献”一词,在华人教会中通行了许多年。我们习用既久,不觉察先贤译经选字的智慧和苦心。近年有人改用了“委身”代替,许多人以新为尚,接受了,慢慢用开来。我起初只觉別扭,而且误意。因为只要查查字典,就知道“委”是置或托的意思,女子“委身”是嫁给人;如果年纪大几岁的女子,会给人误会是急於自媒。实在要不得。但仔细一想,问题更要大些:原来现代人不明白“奉献”的意义。奉献不仅是献金,更是献人。而且奉献是有宗教背景的。奉献的基本意义是向神献祭;一个相关的词是牺牲,意思是祭物,把牲畜杀了献上。这样,现在的华人教会青年一代,大部分不晓得奉献和牺牲的意义,是自然的结果,能夠不说是损失吗?
  “崇拜”是另一个通用的词,也是显然的错误。奇怪的是中文圣经译得正确,奈何华人教会少有人着意。中文分译“敬拜”,“礼拜”,“崇拜”,各有不同的涵义:敬拜指对神的事奉;礼拜指外表的礼仪(约翰福音4:20;使徒行传8:27;希伯来书9:1,9);崇拜则特指错误的:“崇拜牛犊”(何西阿书10:5),和“用私意崇拜”(歌罗西书2:23),是圣经中仅有的二次,都是不好的。所以敬拜是正确的,崇拜是错误的,礼拜是外面的和中性的。很容易分別,我们也该慎重分別。
  “教会”是信的人的集合称,是主宝血所买来的。所有的团体,在用量词的时候都该只称“个”,如:多少个团体。近几十年来,流行了称几“间”教会;“间”只是用於建筑物的量词(一座建筑的部分为间),就是把信的人转移到物质的建筑上。这影响了信徒注意的中心,是一项可悲的错误。
  “事奉”和“服事”分译,也表现和合译本认真及智慧。事奉明显是对上,所以用事奉神;但服事也是对上的意思(见论语.泰伯),为什么圣经说信徒彼此服事呢?因为圣徒同有一位元首在天上,作在弟兄中最小的一个身上,就是作在主的身上了。近年有人把“服事”改为“服侍”,那完全是另一回事:“服侍”是卑者对尊者,侍在近旁,如:“亲侍汤药”等;所以对人在这种情形下可以用,对神则完全帮不上忙了。
  “团契”(Koinonia)是个很好的字,含义丰富,是在和合译本以后才流行的;但不仅是聚会的意思,也表示分享,同甘共苦,交通,並肩作战等意义,翻译得也很好,值得我们思想並践行(有另文讨论:团契与福音)。
  这里所举的,只是有关生命和敬虔的事。如果我们在读经的时候,靜下来细嚼默想,就可以得到灵里的长进。这是正确咬文嚼字的结果。
  咬文嚼字不止是让我们讨论,而是给我们正确的认识,使我们行当行的路。这就是吃下书卷必有的经过,是作先知,传神的话必须有的经历。神告诉祂的仆人要:
  享受主话。“吃在口中其甜如蜜”。咬文嚼字,才可以享受得到,食而知味。囫囵吞枣,哪里会觉得甜?所以在读经的时候,盼你会细加咀嚼品味,不可枉过机会。英国哲学家曾任首相的贝肯(Francis Bacon, 1561-1626)说:“有的书可以浅尝,有的书可以粗吞,少数书可以咀嚼消化;有的读为好奇;有几种要全读,勤读並留意。有的让秘书去读;有的叫別人读了作摘要报告。”虽然只有相国大人能这样作,但圣经不能叫別人代读,连叫教牧代读也不行,是必须亲吃,细嚼,精读勤读。
  咬文嚼字只是开始,但还不夠,还要吃下去,才可以成为力量。
  充满肚腹。神吩咐祂的仆人,不仅要吃,还要吃得饱,以至满肚子都是经过消化的神的话。清朝名将左宗棠,有一次抚着肚子,问他的部将幕僚,知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有的说是燕窝鱼翅,有的说是美酒佳餚。左公笑着说:“这里面是满腹经纶!”这话含着多少豪气,多少傲气!但如果是实在话就好了。今天神的仆人,该自问肚子里装些什么东西。腹中空虛胸无点墨,是可怜的,难以按时分粮;就是里面满了世学,显学,而沒有灵里的丰富,不是像以西结或耶利米一样,把神的话充满肚腹(耶利米书15:16),就不能传出神的信息,作时代的先知,供应人的需要。历代神所重用的仆人,莫不是对神的话充分熟悉,而不是讲些笑话,把糠秕混作粮食欺骗人。
  传扬预言。传道不是靠耍嘴皮子,讲故事,讨群众欢喜,就可以混下去;而是以生命作主复活的见证,作人所不欢迎的工作。这样,就必须有神的话充满在里面,才能夠顶得住外面来的各样压力,而且能“在神面前有能力,可以攻破坚固的营垒。”(哥林多后书10:4)因为吃下了神的书卷,使人里面有力量,绝不是外強中干,也不是败絮其中,而是成为能力,自己站立得稳,並为主打美好的仗。
  神知道我们任务的重要,和所面对的艰险,困难。因此,在差遣祂的仆人出去工作以前,要先给他吃,不是要他枵腹从公。所以我们可以说,神仆人工作成败的关键,在於能否真正“咬文嚼字”,懂得吃下神的话的艺术。
 神是创造自然的神,也是设立律法的神。研究自然科学,要注意定律,留心课本的一字一句;因为这些定律,是经过观察试验发现的。研究法律的人,要注意法典的一字一句。医生要咀嚼思想医学上的理论和实践,谨慎执行。宗教是关乎人灵魂和永生的事,该如何的加倍留心!
  古代教父,包括奧古斯丁(St. Augustine, 354-430)解释神吩咐以色列人食物的条例:“凡蹄分两瓣,倒嚼的走兽,你们都可以吃。”(利未记11:3)认为蹄分两瓣表明知而能行;倒嚼是反复思想神的话。
  圣经又说:“惟喜爱耶和华的律法,昼夜思想,这人便为有福。”(诗篇1:2)这是说,人如果真正爱神的话,就必然咬文嚼字,仔细记在心里面,才可以“昼夜思想”。这不是胡思乱想,而是充满神的话,默想神的话,扎根在神的话上面。
  孔子说:“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论语.为政)是说:只学习而不反复思想,将昏昏而无所得;只自己默想而不学习,是危险的。孔子自然沒有神特殊的启示;但他论学习的这番话,确是合於真理。我们应当在圣灵引导之下,如此学习神的话。


Mesrob Mashtots
  国家地理杂誌(National Geographic)2004年三月,刊载有访问阿米尼亚(Armenia)教宗克瑞金二世(Karekin II)的报导。在他的办公室门边,有块黑色大理石碑,上面有三十六个金嵌的字母。教宗说:“这是三十六名战士,永远领导我们得胜。”他是指圣麦思路(Mesrob Mashtots, c.360-440),把福音传到那里,为他们制订了文字,並把圣经翻译为当地方言,使阿米尼亚成为基督教国家。“麦思路教我们向神说话,给我们民族的特征,使我们的国家得以存续。”因此,阿米尼亚经历了许多次残酷的屠杀,而仍然保持独立的文化。
  依照教会传统,九月三十日,是定为记念文宣圣徒耶柔米(St. Jerome, in Latin, Eusebius Hieronymus, c.347-420)他把圣经翻译成通俗拉丁文Vulgate,为罗马教会定为历来通用的正式译本,是他一生的鉅大贡献。我们记念这位属灵和文化上的伟大圣徒,应该认真重视神的话,好好的读,想,努力的传扬,使“认识耶和华荣耀的知识,要充满遍地,好像水充满洋海一般。”(哈巴谷书2:14)
  简单说,要“按着正意分解真理的道”(提摩太后书2:15),神的仆人先要自己“明白圣经”(提摩太后书3:15),也就是“在至圣的真道上造就自己”(犹大书:20),才可以造就別人。   愿我们不要只把咬文嚼字当作负面的语词,而要正确的运用在神的话上面,吃下书卷,说出预言,供应这世代的人。

(同载於圣经网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间”)

列印   Facebook 分享

2018.7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8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