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疫战的功课

于中旻

 


Source: Washington Post

  这次新冠病毒肆虐全世界,几乎是无地不受其影响,是一场普及人类的災难。到现在,还沒有就此告別的跡象;而疫情所及,各方的情形不同,反应不同,结果不同。
  疫战对我们有什么教训?有哪些值得我们学习?使徒书信写道:古时的人“遭遇这些事,都要作为鑑戒,並且写在经上,正是警戒我们这末世的人。”(哥林多前书10:11)
  中国的“同心战疫”—是基於“一盘棋”观念,也就是把疫病视为总体战。这个观念非常重要。我们在一个国家领域,应该作为整体这样看;因为疫病具有传染性,所以对於全世界也该作这样看。个人主义固然重要,但发展成为“人类命运共同体”大同思想,更有其必要。
  到底病毒是从哪里来的?是怎样发生的?到现在还待确切的定论。不过,大部分的纪录,显示是在武汉爆发,传染非常快—2019年十二月底,在武汉发现,湖北境內受感染的人数,很快达到了八万多人。
  中国政府的表现,非常傑出。虽然事出猝然,能反应迅速而有效。“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的口号,虽然好听;更重要的是有相应的行动。他们绝不推诿责任,不区分地域,团结一致,共赴急难;全国支援参与的医务人员,达到四万多人。他们唱着特编的歌,以白衣为战袍,勇敢的走向最需要的地方,向死亡挑战,从疫症的魔爪下,抢救生命。是多么伟大,多么英勇的壮举!
  国家领导人,在谈话中,把他们称为最好的天使,“光明的使者”,“希望的使者”,绝非过誉。他还说,看到他们长时间工作戴防护面具,造成的伤痕:“我心疼!”这真是人话。不像作威风,或是疯狂麻木不仁的领袖。
  当地忽然有那么多人涌入,生活工作环境,当然难如理想。现有的医院设备不夠用,由当地加军队协助建造。但沒有谁抱怨,是甘愿放棄舒适,超时间的辛劳工作,並不怕牺牲。其中有二千多人确诊感染,几十人牺牲了生命。
  他们沒有特別突出什么信仰;但显明是“白求恩精神”的复现,也可能有不少基督徒参与。这使我想起:不知医生专业的“希波可拉底誓词”(Hippocratic Oath),是否已经被银钱淹沒?在许多中国以外的地区,似乎难以乐观—唯利是图的世风下,本该仁心仁术的尊贵医师行业,竟然变成了医商,是很该悲歎的事。但在中国,从这次“同心战疫”事件看来,还是比较有希望!
  中国对於这次紧急流行病,表现实在超越专业水平。当局从开始,就沒有把医药科学政治化,採取公开政策—在最早时间,一星期之內,公佈DNA组成信息,供医药人士研发防治;逐日有新闻发佈会,精确报告感染人数及地区,死亡数字。並及时施行隔离方略,阻止扩散。
  虽然不如无疫理想,但恢复之快,无逊於奇蹟—偌大幅员,世界人口第一大国,在极短时间之內,几乎达到恢复正常,而且率领世界,大步迈向经济复原复产;在解放全中国之外,以医药,物资,人力,援助几十个国家和地区,简直不可想像!
  析察这次鉅大举动的成功,主要在於资讯及协调;在严重阶段,每天都有联防新闻发佈,以期作到:及时,正确,公开,透明。在技术方面,有几个原则特別可贵:
  对口支援。“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固然是好;但沒有统筹分配,都涌向一个地方,会造成拥挤状态,无法运作。对口,是支援的人力物力,预先协调分配,支援者直接发送到受援者。
  兜底保障。首要重视生命。先医后算,所有医疗,维护费用,全部由保险及政府负担,不需要忧虑拖延;其中有一位老人,费用高达一百五十万元。但他复原了。在防止感染上,这显得非常有效而必要。
  联动运作。机构常会发生僵硬现象,沒有感觉,更缺乏互感,以致迟滞缓慢。这次行动的各个环节,运作润滑,如臂使指,能及时发生最大功效。
  医疗资源。有仁心仁术,肯牺牲救助的医疗人员,还需要大量的物资及设备。全国动员供应,医用口罩,由日制作几十万,提高到日产数以亿计;防护衣服,亦应急赶制。更为惊人的,是在十天內建筑成二所特別传染病医院,每所可容一千病床。还有运载转移病人应用的负压救护车,也迅速制造运送,及时配合。
  由於受災地区以武汉市,及於湖北省的部分,区域及人口,可比一个国家,在封闭期间,九百万人食粮,蔬菜,水果,肉类,鱼类连续七十六天,保持生产,运输不断。武汉的物价曾一度趋涨,各地体会人飢己飢,供应迅速运到。渔业者保证武汉每天有活鱼,肉类等也是充分供应,使医护人员和居民,有良好健康。
  结果成绩十分可观。至2020年九月五日:

感染人数 85,112人
治癒人数 80,284人
死亡人数 4,634人
留医人数 194人

  在同一个地球表面说,九月六日,印度单日的感染人数已经超过九万人。美国感染总数已逾六百万人,死亡近二十万!如果把同样的人口和死亡比例来算,中国的医护人员已经救治了百万人命,真该得团体诺贝尔奖。
  平心而论,美国物质条件远优於中国,人口不过中国的四分之一強,现任执政者标榜美国第一,卻表现出是受害第一,可怜全出於人谋不臧!可惜,美国从起初就玩弄政治,忽视科学医药,失去及时阻止传播的机会;闹出人命后,更在国內国外寻找代罪羔羊,诿过於人,几乎抱怨外星球,只是不肯反求诸己,实在可恥。而生产可信赖的疫苗,卻迟迟其来。这绝沒有可以厚颜叫嚣的理由。

  中国传统语词把“君子”和“小人”分別。一般人会把“小人”看作坏人,其实是错误的。查看古书,会发现更正确解释,用今天的话说,是“精英阶级”和“平民阶级”的区分。在表现上,君子的心大,关怀天下事;相对的,是小人的心小,只想到自己。所以,作小人容易,出於人类的天性;而要作胸怀天下的君子,则需要有博爱的襟怀。
  从人类有史以来,各种疫病侵害,造成了严重的死亡纪录。近世纪才发现细菌病毒,是看不见的仇敌,可以与人类邪恶愚昧的战爭相比,造成集体的毀灭。
  在另一方面,无私舍己的救助行动,也现出了光明的一面。我们可以从这里学到什么功课?
  如果把战疫和福音战略比论,确实有可以借鑑的地方。
  对口支援。在人力和资源的使用上,是有效的方略。现在福音和培训的因应失调,重复,郁结,一曝十寒,缺乏按部就班的对接。所以应该有统筹计画,循序进行。在人力支配上也是如此。神安排摩西,也安排亚伦—“你要以他当作口,他要以你当作神。”(出埃及记4:16)
  兜底保障。要传扬全人的福音,像耶稣基督在世所传扬的。正如李提摩太所主张的,救人的灵魂入将来的天国,也不应该任人的身体留於现在的地狱。要效法“(耶稣基督)周流四方行善事,医好凡被魔鬼辖制的人。”(使徒行传10:38)
  联动运作。健全的身体,表现是联络动作,沒有阻滞偏废。基督的身体—教会,自然也该如此,感到每一肢体的需要,彼此同心发挥各自的功能。“我们这许多人,在基督里成为一身,互相联络作肢体,也是如此。”(罗马书12:4,5)
  最该效法的,是实在有人溺己溺的爱心,以完全奉献的精神,拾回“宗教热诚”,站在破口,防堵瘟疫的传播。他们的组成分子,可能大部分沒有基督教信仰,但在防疫战疫上的牺牲,以殉道士的英烈,拯救了千万的人,免於死亡,这有目共睹的事实,使多少人惭愧,也赢得多少人的钦敬。
  想到主给教会的使命,是救人脫离沉沦,信福音作神的儿女,是关於人永远结局的重要问题,自然更应该加多倍努力,尽忠於属天的托付,同心奋战,竭力以赴。
  基督徒啊!难道必须迷失在世界尘雾中吗?

(同载於圣经网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间”)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10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