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我的父爱母情

王人义

 


我的父爱母情
(按图放大)

一 爱,她愿意付出

  少年是一个可以飞起来的岁月,我的少年时代不需要努力的读书作业,只需要会绘画,唱歌和跳舞,这些对於我来说都是轻车路熟。因此,在学校里我是个大忙人,学校宣传栏前的画架上,有我的身影;在大礼堂的舞台上,有我的歌舞;在戴着红袖章的队列中,也有我的身影,那个时候正好在“文化大革命”的运动之中。按照我的出生,我並不是工农子弟,也不应该有这么多机会出风头,但就因为我的这些才能,能与我同龄的“革命”子弟比翼齐飞。
  那个年纪的我,真的以为自己可以飞,记忆中还能活化出当年意气风发的神情;然而,一切都在一天早上彻底翻转。那天早晨睜开眼睛,我的左眼毫无预警地失去了光明。看过市內所有大医院眼科的著名大夫,他们能告诉我父亲是,这是他们所见到的极少见的眼底纵合性病变,按照当时的医疗水准,完全回天无术。从此我将“一目了然”地活在世上,我像一只正在飞翔卻突然折断了翅膀的小鸟,跌落在失望与无奈的深渊,奄奄一息。
  我好长一段时间不愿出门,靜靜地坐在家里靠近广场的一扇窗口,怔怔地望在窗外;广场是我这样大的孩子踢球和娛乐的场所,但是,我对窗外发生的一切已失去了兴趣,我知道从此之后,窗外的一切再也不属於自己,因为我再也看不清球的轨跡,看不准伙伴们距离的信置,关键是,我一时也看不清楚了自己,我不仅因着失去这只眼睛而无法定位我的现在,同时,我更无法定位我的未来;我的左眼被蒙上深深黑暗的同时,我的心也蒙上了一层我无法卷起来的阴影!
  只要我坐在窗前,母亲就会坐在我的对面缝补衣服,我不知道我们家怎么有那么多破衣服,她一边缝衣,一边不时的望着我微笑,很多的时候我都假装沒看见。

“看什么呢?”母亲问得不经意,
“沒看什么!”我回答得更无心;
“来,看着妈妈。”

  我转过脸来,向她仰起脸孔;我以为她又要看我的眼睛,被无数的人同情过之后,我有些麻木!母亲放下针线,捧着我的脸庞对我说:“儿子,妈妈真希望能把自己的眼睛挖出来,给你換上去…”那是我第一次那么近距离地定睛望到母亲眼睛,有些混浊,充盈着晶莹的淚水。我知道她还有话要说,但沒有说下去。
  从那个时候就懂得了什么是真正的母爱,就是母亲为了儿子毫无保留的摆上和真心的付出!

二 爱,他日夜牵掛

  1968年,所有“文化大革命”中毕业的初高中学生都要上山下乡到农村插队,我最小的姐姐是应屆初中毕业学生,十六岁的她就要上山下乡到农村插队做农民。我的父亲顿时焦急得像热窝上的蚂蚁,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子和一群少年不经事的少男少女事到农村去务农,那是不是去送死?!这句话堵在他的胸口,他不能说出来。那段时间,从来不关心所谓“革命”的他,每天都出去看报纸,打听消息,看有沒有別的办法能夠对我姐姐有一个比较周全的安排。最后,新的中央指示终於下达了,知识青年下农村可以投亲靠友。一得到消息,他就立即坐长途汽车到了偏远的乡下,找到五十年代初期就支援农村建设,在农村成家的二姐,亲自为我小姐姐办好了一切投靠二姐的插队手续。
  我家是一个传统老式家庭,家里的一切事情都由母亲负责。可这次不同,我小姐姐下农村的一切行李都由我父亲亲自置办。当时我们的家经济情況像当时其他所有家庭一样,只能维持最起码的家庭生活,可是为给姐姐置买一些必要的生活用品,父亲变买了几件家里的古旧物品,只有这样他才可以安心。
  小姐临行的那一天,也是父亲亲自送去的,一直到安顿好了她的一切,才从小姐插队的村庄离开。一大清早,小姐把父亲送到离集镇不远的小河旁边,便挥手与父亲告別,粗心的她头也不回地走了,可心疼她的父亲一直隐身在一棵大树的后面,目送着小姐姐走回村庄的背影,连从路边走过的农村大娘看见都於心不忍,扼腕叹息。
  我有四个哥哥三个姐姐,长大后他们先后走上了社会,只有最小的我守在父母的身边。我的三哥是抗美援朝退伍的军人,转业到了吉林,远在东北的他成了父亲每天沒完沒了的牵掛。有一次,三哥不知犯什么糊涂,给父亲寄信的时候忘了把信插进信封里;父亲接到那封沒有信笺的信,不知自己的三儿子发生了什么事情,当时三哥的住地附近打不通长途电话,父亲立即写了一封加急的回信,接下来的日子就是整日整日的心神不定,等到三哥的平安书寄回来的时候,父亲的头发又白了一片。
  从那个时候就懂得,什么是真正的父爱,就是父亲那永远沒完沒了的思念与不能释怀的牵掛。

三 永恆中的牵掛,全然的付出

  当我第一次翻开圣经的时候,我看到的是约翰福音。我不敢说里面有多少我真的读得明白,但鐫刻在我心灵的,是借着那圣经的话语传递给我的一种強烈感受:神对我的牵掛!
  在自己的人生看不到光明的时候,曾经给那位我相信祂存在,但我不认识的神写过一封信,这是我人生当中绝无仅有的事情,我自然不会忘记;信一经发出似乎就石沉大海,好几年沒有得到神的回音,我断定,神一定把我忘了,试想,普天之下有多少人需要神,神每天又要扶助多少需要祂的人?祂怎么会记得一个默默无闻的我?在这一点上,我似乎非常理解神。
  但当我打开圣经约翰福音的时候,心灵的知觉清晰在告诉我,这就是神写给我的回信,这就是神写给我的回信!细读下来,果然是一封针对我的问题写给我的回信,並回答了我曾向神提出来的所有问题;一种被神认知,被祂惦记的喜悅充盈我的內心,转而又变成一种无法言表的狂喜,让我热淚满面,不能自已!回顾自己走过的人生道路,从小到大,从家庭到社会,都是希望经过自己的努力,被父母所认可,被领导所注意;可在这位神面前,自己並沒有做任何的努力,只是尝试性地给祂写了一封短信,用一把火寄给了祂,祂竟然收到了我的信,並真真地记得我,惦记着我,把祂的回信隐藏在圣经里,只等到我翻开圣经,就全然把回信展现在我的面前,让我有如面对面地看到祂,清清楚楚一字一句都读得明白!如此眷顾和怜爱只可能来自於神,而这爱在我心灵中的滋润和丰富也只可能来自於神!
  神不仅对祂的每一个孩子有着深深的惦念与牵掛,祂更希望我们这些远离祂的浪子,能跨过死亡的幽谷,回到与祂同在永远美好的家。仔细查考圣经,最终明白那导致我们与神分离的,是我们背逆神的动机而生出来的恶慾与行为,圣经上称之为罪,然而神並不因人的邪恶而放棄祂背悖的孩子,而是定意在永恆的计划中成为一个人,以祂无罪的生命来替代我的罪。祂果然在二千年之前借着童贞女玛利亚的身体成为了人;祂按照祂自己的应许,为我们世世代代愿意承认自己的罪恶並接受祂为个人救主的人承担了众人的罪;祂因背负了我们的罪而替我们承担了罪的后果,就是死,且死在十字架上;使我们这些被承罪的人因为无罪的纯洁能与天父上帝重新和好,得以归回天家!有谁愿意以他的生命来換回我的生命?有谁能用他的生命換回我们世人的生命?如此生命的大爱和能力,只可能来自於神!
  我深厚长远的父爱,让我明白了上帝怜爱祂遊离於罪恶世界浪子的心;我刻骨铭心的母爱,让我明白了耶稣基督为我们的罪甘心情愿死在十字架上的情。亲爱的朋友,世上有谁曾如此爱您像上帝如此对您?世上有谁愿意为您付出像基督这样舍命?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7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