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天说地 ✐2021-09-01

两把火

亚谷

 

  古时教会艺术,描绘圣徒的头上戴着光圈。本来是很好的意象,可惜后来流入庸俗;部分原因或由於可见的圣徒,未充分表现出“光明之子”。
  使徒保罗蒙召,见天上来的異象,主交托他使命—叫人“从黑暗中归向光明,从撒但权下归向神”(使徒行传26:18)。自己先作光明之子,才可以使人作光明之子。
  保罗的形象,不止是头顶光圈,更是一团火焰。


Photo by Jens Mahnke from Pexels

  所罗门的雅歌中,如此美妙的描述爱情:

爱情如死之坚強;
嫉恨如阴间之残忍;
所发的电光是火焰的电光,
是耶和华的烈焰。(雅歌8:6)

  爱与恨,都是极其強烈的情感。
  就是宽容仁厚的人,在二人的爱情之间,也容不下第三者。更坏的情況是,知道那参与其间的,是邪恶的,可能对你所爱的造成伤害。
  使徒保罗爱哥林多教会,深愿他们在基督里长进成熟,所以关切,帮助他们,愿意把自己一切所有的都给他们。可是,有撒但的使者,假使徒来了—他们用花言巧语,诱惑那些老实人的心,叫他们接受错误的教训。因此,保罗不能不为他们的灵魂着急说:“我为你们起的愤恨,原是神那样的愤恨。”(哥林多后书11:2)不止是义愤,也是嫉恨。这绝非出於私欲,要爭地盘,或扩张自己的势力,建立自己的山头;而是本於神那样的圣洁忌邪,不愿圣徒被引入歧途。“耶和华你的神乃是烈火,是忌邪的神。”(申命记4:24)就像“耶和华的烈焰”,不能容让侵犯的人,会立即把他们烧灭。
  哥林多教会是保罗传福音给他们,有生命的传承,所以仿佛是属灵的父亲;所以有严父的权威。这是公义和严厉的一面。他说:“你们学基督的,师傅虽有一万,为父的卻是不多。”(哥林多前书4:15)可是,他们被人巧妙的言词所吸引,羨慕那些人的出口成章,知识渊博,就增添许多的“师傅”,接受高言大智,怪異的教训,是“另一个福音”(哥林多后书11:4),卻自以为长进,实则被掳,是很危险的事。
  他更严厉的警告加拉太教会:“无论是我们,是天上来的使者,若传福音给你们,与我们所传给你们的不同,他就应当被咒诅。”(加拉太书1:8)什么话!这不是心地狭窄,过於保守吗?岂不应该接受新思想吗?但已经立好的根基就是基督,祂是唯一的救恩。在今天环球化思想流行的世代,容忍被认为是至高的品德,任何唯一和排他,似是不可宽恕。基督徒必须对基督保持专一纯爱,有忌邪的心。

  使徒也兼有慈母的爱—“只在你们中间,存心溫柔,如同母亲乳养自己的孩子。”(帖撒罗尼迦前书2:7)保罗像是把所有的爱倾注在一个孩子的身上。可敬的是,他的心容得下所有的教会,他说:“为众教会掛心的事,天天压在我身上。有谁软弱我不软弱呢?有谁跌倒我不焦急呢?”(哥林多后书11:28,29)这简直是“先天下之忧而忧”!谁能说这样的人心地狭窄?使徒自己辩解:“我们向你们,口是张开的,心是宽宏的。你们狭窄原不在乎我们,是在乎自己的心肠狭窄。你们也要照样用宽宏的心报答我。我这话正像对自己的孩子说的。”(哥林多后书6:11-13)
  “焦急”一词,与耶稣洁淨耶路撒冷的殿相同,表明感受相同。不过,我们该注意耶稣的洁殿行动,是应验经上的话:“我为你的殿心里焦急如同火烧”,又表明是“以祂的身体为殿”(约翰福音2:17,21)。圣殿所用的建材,与王宮和任何建筑相同,在於人奉献的心。目的和使用,在於人的心。耶路撒冷殿院所经营的,都是与宗教仪式有关的。所以使殿变成“贼窝”污秽的,是人的心污秽。耶稣亲口说明这真理。
  使徒保罗为圣灵感动,说明教会是“永生神的殿。就如神曾说:‘我要在他们中间居住,在他们中间来往;我要作他们的神,他们要作我的子民’。”(哥林多后书6:16)使徒的焦急,是为教会,如果心灵失去圣洁,就失去神的同在。这忌邪的火烧在保罗的心里,是因为纯洁的爱。
  这两把火—神那样嫉恨的火,和热切爱人的火,绝非出於属地,属鬼魔的私慾,血气(雅各书3:15),都是从摩西会幕上面降下圣火的源流。所以在使徒保罗心里焚烧的火,绝不同於恨人主义,自衒“圣洁”的见人咬,也不同於混合主义的见人爱。祝使徒心里的圣火,也同样焚烧在今天的教会,特別是教会领袖的心里,使教会不失去“起初的爱心”,一切出於爱的事工,也都蒙主悅纳赐福,兴盛。阿们。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整肃与炼淨 ✍于中旻

艺文走廊

狮口的见证 ✍凌风

寰宇古今

1959年,记忆中的吃月饼 ✍北郭居士

点点心灵

我们来谈天(二十)天家乐 ✍余仙

谈天说地

心康身健 ✍于中旻

艺文走廊

我是野地里的百合花 ✍音凝

寰宇古今

生物知趣:小小麻雀 ✍苏美灵

寰宇古今

生物知趣:责备先知的毛驴 ✍苏美灵

谈天说地

使徒保罗的榜样 ✍亚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