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傑出的甘迺迪夫人玫瑰

史直

 


Rose Fitzgerald Kennedy 甘夫人玫瑰


甘夫人与长子 Joseph Jr, 1918

  将傑出(distinguished)此尊称誉於甘夫人,她是当之无愧。Rose Fitzgerald Kennedy生於1890年,故於1995年。她所以著名非但因高寿,而是因她很不平凡的一生。
  她是波士顿市长的女儿,夫婿Joseph P. Kennedy(1888-1969)哈佛毕业生,银行家,财政专家,於二次大战时受命驻英大使(1937-1940)。她一生养儿育女九名。长子Joseph Jr.(1915-1944)隶属海军航空队,在欧陆与德战交锋时遇难。次子John(1917-1963)出身哈佛,二次战爭时服务海军,曾受背伤。先为国会议员,次任参议员,终任美国第三十五任总统,直到在德州被刺身亡。第三子Robert(1925-1968),亦毕业哈佛,曾任司法部长,参议员,不幸於竞选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时在洛衫矶被暴徒袭击而死。第四子Edward,生於1932年,哈佛毕业后,三十岁竞选参议员成功,连任以迄今日,可能是美国有史以来最年轻,历时最悠久(四十四年)的一位参议员。可惜在1969年某夜间驾车失事(醉酒)车落河中,导致一名少女死亡,系其随员,乃涉嫌责归。结果於1974年总统大选时宣佈中途退出,否则他可能击败其他候选人。


长子 Joseph Patrick, Jr

次子 John Fitzgerald

三子 Robert Francis

四子 Edward Moore(Ted)

  甘夫人Rose Kennedy平生所遗下的文件,手冊,日记,照片等共保存在约250个大小盒子里,已在波士顿市甘迺迪总统图书馆(John F. Kennedy Presidential Library)展出中。


波士顿市甘迺迪总统图书馆

  在甘夫人的遗件里可窥二次大战以后东西方冷战时期美,苏邦交紧张下的点滴,同时也是美国和古巴断交时期的小插曲。由此可借知甘夫人的政见与她儿子甘迺迪总统显然有別。
  事缘第二次大战前的1930年代,古巴独裁式的总统巴提斯塔(Fulgencio Batista, 1901-1973),对美国表示友好,将关塔那摩湾(Guantanamo Bay)区域租与美国当做海军基地。此地即今日拘禁一般中东籍反美的“恐怖分子”所在。1953年古巴发生革命,一位年青律师名叫卡斯特罗(Fidel Castro, 1926-)领着一次武力夺取军营的行动,结果失败。卡斯特罗因此被囚两年,被释后,他前去墨西哥,重整旗鼓。同年年末,登陆后发动攻击,再度失败,他偕残队进入山区,於1957年取得人民的支持,终将巴提斯塔的政府推倒,於是卡斯特罗即以总理之称谓就职。美国政府基於利益,当即承认了卡斯特罗政权,但卡斯特罗並不卖情面,反将美国某些在古巴的财产全部充公,包括蔗田和糖厂以及炼油厂。美政府交涉无效,遂与古巴停止外交关系。事在1961年。此后,美国禁止古巴的蔗糖进入美国市场。
  卡斯特罗领导革命的过程四年中,难民纷入美国的数目增多。这些反对卡斯特罗的人就在对岸的弗州受美国的支援向卡斯特罗独裁实行共产主义的古巴政府挑战,以飞机散发宣传品,间或杂有烧夷弹,因此美,古两国关系交恶加深。
  1961年,一些流亡美国的古巴难民经美国政府有限度的军事支持在古巴中部南海岸豬湾(Bay of Pigs)強行登陆,被古巴军包围棄械投降。此事令美国的甘迺迪总统感到非常尴尬,並遭受国內外人士的指摘。

  1962年,古巴建军,自苏联购买不明数量的导向飞弹。美国政府侦知其事,遂将古巴全岛的海口加以封锁。此举几乎引起美苏间的战爭。苏总理赫鲁晓夫(Nikita Khrushev)知难而退,将基地施设及载运中的导向飞弹一併撤退。
  1962年,在这个危机时刻,总统的母亲甘夫人玫瑰甘冒不讳,将以前甘迺迪总统和赫鲁晓夫的合照寄到莫斯科克里姆林宮,请求赫鲁晓夫在照片上签字寄回,旨在缓和那紧张的局面。赫鲁晓夫碍於情面,在上面照签后寄回。这张照片也正在展出。
  甘迺迪总统於查知此事后遂用白宮信笺写给其母:

今后倘和任何国家的元首接触时,最好让我知道。

  最后写着:

类似这种发生请求的事,其目的颇多揣测,因此我请你在开始前,先对我阐明才好。

  甘夫人覆信写道:

我乐於收到你的警告,因为我正在修书给卡斯特罗。

  显然,甘夫人的政见在当时与她儿子甘迺迪的不同:她似在忧国,企图以总统母亲之尊来缓和美,苏之间及与古巴的紧张局面。甘家的老父於1969年闻悉小儿子车祸后突中风而凋零,但老甘夫人卻如同苍松之健,独自担起甘氏家族家长的责任二十六年之久,成为美国女性独立精神的象征和楷模。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7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