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短宣的果子

于中旻

 

  十九世纪,美国兴起国外宣教。也是马克吐溫幽默文学当盛的时期。记得,读到他的一篇文章,对於所传“一美元可拯救几枚灵魂”的宣传,颇不以为然;並且说,美国南方还在奴役黑人,不去外国宣教也罢。那时的马克吐溫,因为对“发达神学”失望,转而反对基督教,这样的态度並不希奇。
  虽然如此,他所反应的宣教观感,值得我们反省。

果子与根本

  近年来,互联网流行;网上也会有宣教报告。且说某牧报告其往亚洲小国短宣,归程适与两位高官同乘一班航机。我以为将有精彩后续,像执事腓利往南方迦萨旷野路上,途遇埃提阿伯太监财政部长,蒙圣灵引导,从先知以赛亚书讲解圣经,使他归信基督,发生很大影响(使徒行传8:26-39);如果此公能夠一举引两位高官归主,岂不倍加可喜!可惜,就此沒有下文。原来不过如此,旅遊者何止千万,那么,提它作甚?把“天上来的異象”,转換成地上的高官,岂不可怪!如果这反映“飞黃腾踏去,不能顾蟾蜍”的心理,那么其宣教对象被当作“蟾蜍”,前途将会如何?
  康德对人的原则,是把人作为“目的”,而不当作“手段”。这算不上啥“高言”,卻不失为“大智”。如果把宣教只当作数字,有什么不对?差別是草木禾秸,与金银宝石。人间许多问题,都在於简单的立点不同,而产生建造在磐石或沙土根基的不同。
  在使徒保罗一生的宣教工作中,除在以弗所服事主三年外,其次是在哥林多。那是地峡的商业大城,设有大学,是所谓宣教的战略要地。当然,那里不仅迷信盛行,而且道德败坏,恶名昭著。保罗的宣教战略呢?“我曾定了主意,在你们中间不知道別的,只知道耶稣基督並祂钉十字架…我说的话,讲的道,不是用智慧委婉的言语,乃是用圣灵和大能的明证;叫你们的信不在乎人的智慧,只在乎神的大能。”(哥林多前书2:2-5)他的服事颇有效果,但遇到不少反对。以至主需要在夜间異象中鼓励他说:“不要怕,只管讲,不要闭口;有我与你同在,必沒有人下手害你;因为在这城里,我有许多的百姓。”(使徒行传18:9,10)这並不包含他自己的宣教报告,保罗的习惯似乎很低调:“弟兄们哪!可见你们蒙召的,按着肉体有智慧的不多,有能力的不多,有尊贵的也不多;神卻拣选了…但你们得在基督耶稣里是本乎神;神又使祂成为我们的智慧,公义,圣洁,救赎。如经上所记‘夸口的当指着主夸口’。”(哥林多前书1:26-31)这里所说的“不多”,意涵是有些;但这不成为保罗心中的特別人物,更不作为“poster boys”。为什么?只有主耶稣基督是教会的头,沒有谁可以代替主坐在宝座上!
  教会应该超越世俗的价值观,宣教士更应该如此;否则是根本错了,跟从世界,哪还能改变世界?
  颜之推的颜氏家训,“序言”中说到他当时的某公,常当众夸扬他傑出的儿子,通鲜卑语,还擅场弹奏琵琶;当公卿大人物表演,无不喜爱。颜之推听了低头无言,以为此公教养儿子超越常理。这是说,错误的价值观,是自古就有的事。有幸的是,这引起颜公的见怪而怪,写下他著名的家训,使他的后代,真产生了些活得“正常”的人物;如文天祥“正气歌”所说“为颜常山舌”伟大的颜杲卿,即其中之一。
  可是,基督徒错误的价值观,造成宣教士心理的压力。多年前,一位可敬的宣教士说出心里话:“宣教士最大的试探,是渲染虛假的报告!”当时灵力枯干,工作不见绩效;他绝不屈服於“炮制”复兴的压力,而可又沒有立即的效果可报可告,以致他曾想到过跃下极深的谷底自杀了事!但不久他看见圣灵的能力降下,涌成巨大的悔改归正洪流!
  在二十世纪初,一名年老劳苦多年的宣教士,拖着疲倦的身体,拽着自己的行李,更像是败兵逃兵归来。意外的,在码头是发现盛大欢迎人群!不由得內心振奋无比。不过,很快就弄清楚了真相,老人家误会了:原来人群是欢迎往非洲度假狩猎的泰迪.罗斯福总统归来!狩猎取乐,在人群心中,竟然比拯救人灵魂的福音使者高贵得多!那夜,他不能入睡,向主祷告。仿佛听到主对他说:“孩子,你还未到家呢!”知道什么是家,什么是最后的赏赐,他得了安慰。
  还有近年有关宣教的事。宣教或差传流行,也有可悲的事。有某差传教会寄日用品给他们的宣教士,其中发现有再生的茶袋,亏得谁有巧思,把冲过的茶袋,废心费力的晒干,邮寄供应远方前线劳苦的宣教士!
  不过,也有相反的模楷,有人花费心机,关怀宣教士。好几年前,去访美国麻州的人民教会,见到他们不仅陈列宣教士的照相,要会众记得代祷,还有写好地址,並贴好邮票的信柬,供大家方便寄发,表明关怀。这使人想起著名远方宣教士克理威廉所说的:宣教士为拯救人宝贵的灵魂,冒险下到幽深的矿坑,需要有人为他们在地面拉紧系身的绳子。今天,电子邮件已经极为普遍,收到纸上的信息,特別是手写的,真有“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的溫暖感觉。
  愿教会建立正确的宣教观,有正确的宣教行动,绩效存到永远。阿们。

(同载於圣经网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间”)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8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