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钟声

音凝

 

  钟实在是一种非常特殊的乐器,它通常是一个庞然大物,不宜与其他的乐器合奏,而是单独的发出它深沉,悠远,宁靜,安详的声音。虽然也有人以大小不同的钟来奏出乐曲,但独奏卻有它特殊的韻味,能在你心中刻下痕跡,而使你终生难忘。
  张继的枫桥夜泊诗:“月落鸟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以他苍涼落拓的笔触,写出惆怅淒涼的感觉,其中最能传神的绝句便是“夜半钟声”,余音回荡,使千古无数的读者都感受到靜夜钟声的悸动,而触发悲涼淒美的情怀。
  钟因为是庞然巨物,自有它的深度,厚度与广度,它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更因为它特有的深沉,不轻易发声,所谓小叩则小鸣,大叩则大鸣,不叩则不鸣。钟的发声都有其特殊的作用,一般用来报时,记得住在瑞士的一个小镇中,不分昼夜教堂的钟都在每两小时鸣奏一次。最初两夜每每被钟声喚醒,后来才习惯了。钟鸣的另一主要作用是呼召,喚醒那些徬徨在迷途中的人们走进救主的怀抱。无论在清晨或在夜晚,钟声穆穆,如主恩召,余音不绝,扣人心弦。
  钟不像其他的敲打乐器,可以融在丝竹之中。它的声音浑厚,可以震撼山河,笼罩整个的城市。任何其他的声音都会在它沉雄的巨声中消失。钟的声音能包容一切,但不像其他敲打乐器那样急噪,有时甚至会变成噪音扰乱安宁。钟的声音像清涼剂会澄澈你的心胸,涤除一切杂念,它具有一种深厚的亲和力,在靜夜中一声声地呼喚,恰似慈母的溫柔。
  我生平最不能忘记的钟声,还是故乡教堂的钟声,每礼拜天钟声都响彻全城。我整个的童年都在这靜穆亲切的钟声中度过,直到我离开故乡的县城,便再也听不到那样亲切优美的钟声了。


主诞堂钟楼
  1973年我初访圣地,当晚赶到伯利恆去拜访主诞堂。在苍茫的暮色中满怀敬虔的心情进到地下石室的马槽旁,跪下默祷,怀想两千年前救主诞生的情景,感到无比的神奇与震撼。由马槽地下室中走出来,我沿着石梯爬到教堂的屋顶上,想看看著名的伯利恆的圣诞钟,在黑黝黝的钟楼旁,只隐约看到巨钟的剪影,卻沒有听到它的声音。在深色的夜幕中,所听到的卻是回教寺中播放出来的咿咿呀呀阿拉伯语的祈祷声,送我走上耶路撒冷的归程。
  每逢在圣诞卡片上看到美丽的圣诞钟,都会使我想起故乡的教堂,但故乡教堂的钟楼早毀,钟声已杳。然而儿时在我心灵深处留下来的钟声余音卻仍然低回不已,特別是当圣诞腳步又已近了的时候。

本文选自作者散文集石头的诱惑
台北:道声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号,电话:(02)23938583)
(书介及出版社资讯:https://shop.taosheng.com.tw/product_show.php?sid=1237432416#)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7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