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新年新希望

于中旻

 

  耶和华在埃及地晓谕摩西,亚伦说:
  “你们要以本月为正月,为一年之首。…”
  (出埃及记12:1-2)

  在年终最后一天下午,年暮又日暮,如果旅行在大都市巨廈林立的街道上,你会看到漫天飞舞的日历片叶,由空中落下来,遮满地面。
  人为了什么会这样作?因为在过去一年的日子里,有许多的失意,败德,悔恨,罪咎;经历过的人,极力想丟掉它,也就是表示拒绝自己,否定自己。但痛苦的记忆常追蹑着,不容人逃脫。

旧恐惧.新希望

  人何尝不希望有个新的开始?因此,有新年立志这回事。但立志容易,立了许多次志,同样多的失败。於是,悔恨加上悔恨,记忆压着记忆。
  随着岁月的转移,人种下了农作物的种子,会有收获。但岁月的增加,也逐渐临近死亡。年终的结算,使人想到生命结帐的日子,总有一天来到。
  以色列人在埃及地,四百多年的被奴役生活,也是如此。盼望自由,自由总是不来。生活是为了什么呢?
  但在那历史性的一天,耶和华神给祂的选民以色列人一个新的开始。神差祂的仆人摩西,引导以色列人出埃及。当时的法老不肯放他们去事奉神。神降十大災难给埃及。最后一災是在正月里十四日夜间,击杀埃及人的长子,和一切头生的;但以色列家得神先吩咐他们,杀了羔羊,把血涂在门楣和左右门框上为记号;灭命的天使看见,就越过那家。在羔羊的血里面得到保守平安。这很容易使我们想到中国的春联:在红纸上写些吉利平安的话。

信仰与文化

  不过,春联並不能真的带来福祥平安。正如所说的:“福自天来”,平安是从主耶稣基督来的。
  主耶稣基督是“我们逾越节的羔羊”(哥林多前书5:7)。我们本是作罪的奴仆,“活在世上沒有指望,沒有神”(以弗所书2:12)。神为了爱我们世上的人,差祂的儿子主耶稣基督到世上来,为我们的罪代死,在十字架上流出宝血,成就救赎。我们信祂的人,罪就得赦免,不再被定罪,並且作神的儿子。而且祂死后三天三夜又复活了,使我们能得神称为义,得新生命,有一个新的开始,作新造的人。圣经说:“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哥林多后书5:17)
  这是因信称义的结果。在旧文化,旧生命里,过了多少新年也不得更新,立了多少新年立志,也不得自由。在基督里得了自由,有了新希望;而且要把我们的信仰带到生活中,改造文化,更新文化。

基督徒如何过年

  旧文化里的过年,祭拜天地宗亲,属於崇拜偶像,自然不是基督徒该作的。送利市,说大吉大利的话,也是迷信陋俗。基督徒除了不参与这类活动之外,又该作些什么呢?
  新年只是标识着时序的更換,一个新的开始,其本来並沒有什么宗教性的意义,正像春分,秋分一样,既然属於中性,对基督徒来说,自然是见证主基督福音的一个机会,可以利用作为接触点。
  基督徒家庭不妨贴春联,联语可以用圣经的字句,表明除世俗,走天路的心志,因信称义得救重生的喜乐。你我用不着送红包;但可以赠送经节,福音单张,书籍。在新年假期中,正可以省视尊长,探访亲友;因为现代人生活紧张,疏於人际关系,这岂不是好机会“与人同得福音的好处”(哥林多前书9:23)吗?平常少写信,寄张卡片也是通问的方式。
  圣经说:“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叫你们的察验何为神的善良,纯全可喜悅的旨意。”(罗马书12:2)这可见基督徒生活的原则,是有新生命,而后有新使命,遵行神的旨意;有新观念,而后有新生活,从旧文化,旧习惯,世界风俗中出来,变化,更新。虽然年俗含有異教的成分,但历法又何独不然?天文的宮,星期的日子,都因異教神祇命名;但基督徒应该使其道化,並在生活上表现出来。

新的道路

  这新的一年,展开在我们面前。正像约书亚帅领着以色列人,面对涨溢的约但河水,如何举步向前?惟愿主的话引导我们,圣灵光照我们,“使你们知道所当走的路,因为这条路你们向来沒有走过。”(约书亚记3:4)谁又曾走过“明天”的路呢?感谢主,我们既是属祂的,为了祂而生活,我们的一切都在主的手中。信靠祂,向前踏信心的腳步吧!

年与历法

  你是否觉得希奇,曾否停来思想一会:为甚中文的“年”字,跟“牛”“羊”等子看上相像?
  可能因其字形相似,才有个传说:“年”是古时候的一种凶兽,每到岁终夜间出来吃人,逃脫的人相聚庆幸,说是又过了“年关”;又燃放爆竹,鸣锣击鼓,以为可以把它吓跑。当然这只是个传说。但很有象征意义:年复一年,是在摧残人的生命。只有信主得着新生命的人,能跟保罗同说:“我们不丧胆;外体虽然毀坏,內心〔里面的人〕卻一天新似一天。”(哥林多后书4:16)
  “年”字本来的写法,为“禾”头下有一“千”字,可见与农作稼禾有关。实际上,许多地区的古历,也都与耕作生长收获的季节相合,以春为年首。巴比伦人,希伯来人,和中国人,以至亚拉伯人,都是用太阴历,以月亮的圆缺周期为“一月”,行相似的历法:一年为354至355天,积至闰年加多一个月。孔子“行夏之时”的夏历,又叫“阴历”,是从公元前2205年由夏禹颁行的,经徐光启与意大利的历法天文学家修正,一直传到现在;並且用天干,地支排列,以甲子纪年。这原沒有什么神祕的,只是江湖术士们,给加上了迷信色彩。
  埃及是最早使用太阳历的,约在公元前3200年开始。罗马凯撒(Julius Caesar, 100 BC-44 BC)在公元前45年,採行了埃及的历法,而略加改进,不忘记把他自己的名字放进去,作为七月的名。至於把每周七天,分別加上了星名,则是三世纪的事。
  但这历法积久发现了偏差,於是在1582年,教皇贵格利十三世(Gregory XIII)颁行新历,就是现在通用的历法。但是,基督教的英国及其美洲殖民地,拒绝採用;直到1752年,才改採新历。中国则更迟至1912年才採用,不过仍然是阳历与阴历並行。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8.1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8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