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和平奋斗救中国

史述

 

  一个满怀理想的青年人,其人无兵无勇,沒有科举功名,沒有从政经历;他只撷拾些西方的政治理论,在大众传播还未发达的时代,凭以宣教士的热情,传扬逆流的道理,喚醒沉沉的东方睡狮!想想看,这需要超过扛鼎之力,是要有负山之力。沒有希望。但作到了。可是他未曾想到的,是如何驯服那只疯狂的狮子!
  这比一般人更大的人,更聪明的人,是孙文(1866-1925)。


孙文
  孙文,乳名帝象。父达成。出生在广东香山县,是客家地区,所以他幼年心目中的偶像是洪秀全。
  1879年孙文13岁,去了夏威夷,那时,还是一个岛国,先是被美国势力威胁,继沦为属地。在那里孙文依他的长兄孙眉。入Iolani学校,於1882年毕业,成绩优異,通晓英文。
  1883年,其兄见他有皈信基督教倾向,遣孙文返香港,入拔萃书院。
  1884年,由宣教士喜嘉理施洗,受洗入基督教。取名“日新”;后来用谐音为“逸仙”。那年,孙与卢慕贞结婚。孙又转入皇仁书院,继续学习。毕业后,再去夏威夷。
  1886年,返香港。入John Kerr之博济医院习医。
  1887年,转入College of Medicine for Chinese, H.K. 毕业成绩优異。学院教务长是英人康德黎。
  1891年,纳妾陈粹芬。
  1892年,七月毕业。行医於澳门镜湖医院。
  1894年,上李鸿章万言书,条陈改革意见,经沈毓桂修正;孙然后攜书北上,呈李傅相。未获李相面见或接纳。再赴夏威夷。同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於Oahu立兴中会,定志革命。

宋嘉澍
  这年,还发生了孙生命中一件大事—北上途中,在上海,结识了宋嘉澍(1863-1918),字耀如,就是“查理宋”;是一位基督徒企业家,曾留学美国大陆,熟悉美国历史文化。宋比孙年龄大三岁。是他改正了孙想作“洪秀全第二”的观念,要他效法华盛顿,使他转变取法美国“国父”,渐通识了洋务。宋也成为他经济的供应者,解決财务。更重要的是,宋也为孙安定了家务,进而影响国务。宋命长女蔼龄,作孙的秘书;后来因其对“孙叔叔”日久生情,为其父警觉禁止;因为孙叔叔已有家室,又是基督徒,后来嫁孔祥熙。遂改派刚大学毕业的次女庆龄服务,想不到她奔日本,更快成为孙的六号夫人;可告慰者,是在孙崩逝后,庆龄能忠於孙之政治思想,作“同志继续努力”。后来其三女美龄,也顺次作民国強人蒋介石的夫人。
  1896年,伦敦蒙难。孙本想策反使馆人员,竟被禁12天,本拟租船运返中国;孙密函托使馆英国仆役致康德黎求救,新闻界纷起支援,英伦譁然,迫於形势,清廷不得已释放孙文。孙以此获得“革命家”称号。
  1897年,孙抵达日本,登岸时,即得在野人士重视,浪人乐於结交。“革命家”纳妾日人浅田春。那年,完成“三民主义”思想体系。在日本时,由友人陪同入宿,旅社。友人代为登记日姓“中山”,孙接过笔,再书名为“樵”。全名是“中山樵Nakayama Kikori”。“中山”是姓,所以可称“中山样”或“中山先生”;但先生从来未曾自称“孙中山”。
  1900年,孙策动惠州武装起义,遭遇失败。
  1903年,在夏威夷入三合会,湔任“堂主”。孙在美国大陆获同道义气接纳,並经济援助。是年,又娶日女大月薰(15岁),並育一女富美子。当时,日本极不尊重妇女人格,有以下女侍寝;浪人更以不蓄情妇为恥;不殴打情妇被视为缺乏男性气概;以至战后的首相,还公开作此类言论。所以当时的支那“革命家”有此行为,並不以为怪。
  1905年,孙组织同盟会,类似帮会形式。宋教仁及华兴会领袖黃兴等入盟,但黃兴坚決反对效忠孙文个人的誓言。
  1909年,章炳麟(太炎)反孙,公开揭其罪状。主要为其秘密接受日本外务省鉅款,作为离境条件;仅留2,000元,为民报出版用;私生活奢靡腐化;吁请党众改以黃兴为领袖。黃兴推辞不就。
  1911年,三月二十九日,黃花岗起义失败,牺牲精英七十二人。十月十日,意想不到,竟因铁路事件,导致武昌新军起义。清廷起用袁世凯为总理大臣。袁使其北洋军部属逶迤不前;渐得全国多省响应,宣佈独立。孙撰文於十月十四日,在伦敦每日纪事报报称:“我们的最高理想,是借圣经及西方教育,以改革中国。⋯”孙文经各省代表推举,缺席当选临时大总统。孙接获贺电,匆忙乘轮返国,在南京就任。
  1912年,宣统三年,改元中华民国元年,通行阳历。满清幼帝溥仪逊位。孙退临时大总统位,委政袁世凯。袁顺利当选中华民国首任大总统。

宋教仁
  1913年,国民党执行理事长宋教仁,运筹帷幄,使革命党人被选成为国会议员多数党。袁爱其英才,意图以重金收买,被宋拒绝;后来宋竟被暗杀。袁被指为主使者。孙拒接纳谏阻,不待法理查证,率尔举兵讨袁。因势力悬殊,不及二月,即告失败。徒使孙由创建民国伟大崇高之形象,竟尔沦为民国首位军阀。衡量当时袁操政军大权,司法也在掌握,以堂皇正统自居,其时未有暗杀纪录;而袁爱才,极想收宋归己用,宁有杀害之理?倒是国民党自己阵营中,有个权力慾极強的陈其美,有上海青帮洪帮背景,曾首创窝里斗恶例,不顾大体,使用帮会卑劣暗杀同志手段,自立沪督;其人颇可能是合理的嫌疑人,一直有人揣想他是黑手。但孙不察。
  从此,兄弟阋牆的英勇内斗展开,延续历时半世纪之久。

  孙屡经牵缠於军阀斗爭,而屡失败,渐意志消沉,为沪上租界寓公,无異於过气政客,从事著述。后来在广州组织非常国会,成立军政府,因仰赖周旋於军阀之间,寻求支援,都不能有所作为,也难以持久。孙向美国方面筹集资本,以图再起;苦无正当目标和实力,而少有成绩;又因不具有可见的前途,也就不是好的投资对象,颇受冷落。
  1917年,俄国革命成功。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邦成立。但西方大国拒绝承认其政府;西伯利亚的白俄有组织的反抗行动,仍在持续,且获美国援助。1919年,第三国际於莫斯科成立。
  1920年,九月二十七日,俄国工农政府声明放棄在华的一切特权。不过,他们眼中的合作对象,是正统而具有实力的北洋政府。
  1922年,苏联正式建立。寻觅在华代理人过程中,並不受北洋政府欢迎;因而就着眼南方。先是越飞找上了孙逸仙。孙一直目注远方,寻求心中已经有的;以自己的理想,作为美国人的理想,卻不知心目中可为奧援的实用主义者,並无意作施主,也不认识同志,只看现金价值,決定投资对象。不过,孙文曾发表的言论说:“民生主义就是社会主义,也就是共产主义。”弦外之音随“南风不竞”北飘,居然引起正在寻找“同志”者的共鸣。想不到比邻的苏俄惠然下顾,找上门来。苏联全权代表特使是外交部副部长越飞(Adolf Abramovich Joffe, 1883-1927)在上海晤见孙文。


越飞
  其实,越飞在此之先,是以北京的正统政府为对象,也与当时的外交部长顾维钧博士谈判无结果。继而访西方看为实力平领袖的吳佩孚,也为吳所拒绝。原因是在蒙古驻军,及东北铁路等问题,难以达成协议。然后,找到了孙文。孙既沒有政府,也沒有外交部长;外蒙北满都远不可及,就显得慷慨;随即於1923年一月,达成“孙文越飞共同宣言”。此为政府与外国个人间之共识,少有先例,孙的有以为是其一大成功,決心“以苏联为师”的路线,实在也关系中国此后历史发展。
  宣言内容大意:一、孙逸仙博士以为共产组织及苏维埃制度,因社会背景不同,不能全适用於中国。此项见解,得越飞同意,且以为中国最重要最迫急之问题乃在成功统一,与国家的完全独立。越飞並保证,此项将得到苏联国民真挚热烈之同情,和可靠的援助,以完成此大业。二、在孙要求下,越飞重申1920年九月二十七日苏联对中国通牒中所述原则。越飞宣称﹕其政府准备在此基础上,开始进行两国政府间之协商。三、关於中东铁路问题,只能於双方会议,始可协议圆满解決。孙以为应依目前实际情況下,在管理上达成合作。彼此基於一无成见,並不影响双方权益下协商暂时改组。同时,孙以为此点应与张作霖将军商洽。四、越飞郑重宣告:苏联现政府,決无,亦从无在外蒙实施帝国主义政策的意图,亦无使其脫离中国之目的。孙完全满意此点。因此,孙以为苏俄军队不必立即由蒙古撤退;为中国实际利害与必要,北京现政府庸弱无能,无力防止因此造成真空,白俄反对赤俄之阴谋与后果,酿成较目下更严重之局面。越飞与孙文珍重道別。越飞是犹太裔,因涉托派,於1927年在医院自杀。

鲍罗廷
  孙文迫不及待,欣然決定联俄容共政策。因孙自喻为即将灭顶之人,“在洶涌水流中获救命稻草。”恰切的指及时到手的苏援。孙卷土重来广州,苏联派遣鲍罗廷(Mikhail Markovich Borodin, 1884-1951)为代表,大量援助孙政府,顾问团五十余人,包括各式大炮,机枪,枪弹及所有军需品,及250余万卢布。孙於十月六日,任鲍罗廷为“组织训练员”,並负责指导改组国民党;因为那时的党散漫无组织结构,乏纪律,甚至不知道党员确数;而且沒有适合的纲领。孙委鲍为总顾问;遇孙缺席时代理出席。鲍依据苏联模式,重新建党。又联络贷款,开办中央银行。孙氏夫妇与鲍氏夫妇,居处相近,亲如家庭;还有宋子文,陈友仁等,彼此交谈均用英文。因鲍不能通晓中文,派给他两名翻译,一为中共的张太雷,一为胡志明。以此鲍不仅是“鲍叔”,后来还被称为“亚父”。起初有洋人问孙,其人为谁;孙得意的回答:“他是我的拉法叶!”因鲍年轻,是比拟当年美国国父华盛顿身边的法国从子Lafayette。不过,拉法叶还有军事的一边,苏联派内战时名将英勇长胜的加伦将军(Vasily Blyukher, 1890-1938,化名Galen)率代表团百余人,负责指导军事。鲍提拔蒋介石(中正),因他无完整军事教育,差派他赴俄,考察学习军事四个月,归国后,筹备建立黃埔军校。其影响力的另一成就,是与冯玉祥(1882-1948)的友谊;鲍爭取冯加入国民党。蒋介石后来利用帮会方式,以冯作为义结金兰的“盟兄”;使内战发生有利转变,位至一级上将,副委员长。


冯玉祥

蒋介石

  1924年,中国国民党在广州开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孙文亲撰“大会宣言”,立定“联俄,容共,扶助农工”的政策;此基本原则郑重载於其遗嘱,后来国民党以至政府机构学校,每週一“纪念週会”中念诵如仪。会后孙北上入京,主张协调各方,召开国民会议。黃埔军校在广州开学。孙文留胡汉民代理大元帅职;自己率国民党精英汪精卫,邓演达,宋子文等,並鲍罗廷夫妇同行。其时,国民党中有人想把“容共”化“溶共”,只是无人有此智慧与政治艺术,以至总理屍骨未寒,中国统一目标未竟,同志目光短浅,胸襟狭隘,罔顾国事前途,造成左右派的分裂。
  1925年,三月十二日,孙在北京逝世。病革时,夫人宋庆龄十分悲痛不忍面对;鲍罗廷(孙时常写作“鲍罗庭”)真如家庭中人,陪侍病榻旁。孙的遗嘱共有三份—其一为汪精卫拟就,经孙同意,由宋庆龄扶其手签字的“总理遗嘱”,其中“以平等待我之民族”所指不言可喻;其一为给家人的简单遗嘱;另一为给共产国际的。孙最后留的话是要汪精卫,何香凝等人要“师事鲍顾问”。孙最后断续说:“和平,奋斗,救中国!”微弱的声音,似期望,似明悟,也似是预言;只是听的人不多。
  一代革命先行者,就如此离开了世界。
  在孙崩逝以后,蒋介石还恭顺的说:“总理逝世了,还有鲍顾问领导我们!”表示其对鲍尊崇。不过债主在欠债者眼中,总不会是英雄。
  1926年,七月九日,国民革命军誓师北伐,南北军阀交战。南方号称十万,分为八个军,由蒋为总司令,领黃埔学生为骨干的第一军;虽有俄式精良武器,但缺乏统帅大兵团作战的将领,实在赖加伦将军运筹帷幄,制定战略。加伦主张集中优势兵力,突破一点,而迅速运动扩展。据说,此战略为当时随列的黃埔学生林彪效法,以成为解放军名将,在内战中制胜。当时国民革命军最出色的军事家白崇禧,认识並欣赏加伦将军,说他“受高等教育,待人和善,学问渊博⋯胸怀宽大,对於別人是否采纳其意见,並不在意。”但他以理服人,他真诚坦白,最后得人钦佩,乐於遵行。这种超越常人的品格,以外籍顾问,而不颐指气使,身处一批桀骜不驯的军阀将领中间,竟然能得敬爱接受,诚属不易。在他领导之下,提供战略指导,还造就了些大军头,不仅使战爭胜利,並对以后的中国政局,有深远的影响。也许,加伦最大的成就,是在背后创造了蒋介石北伐的神话;可惜,蒋自坏长城,让加伦离去,而蒋的胜利也就终止了。后来,虽然有白崇禧等战略家可用,但不足与加伦比较;而且形势不同,总是难得深信专任;最大的困难是源出帮会观念,和狭隘的“嫡系”思想。有人就指出:后来有个“形貌猥琐,心机阴沉”的小人(意指陈诚),排斥異己,只知逢迎效忠主子,不相信別人,以天下为私作风理政处事,终於铸成落败。这是后见之明。
  1927年,汪精卫派在武汉立政府;国民革命军克服南京,蒋在南京立政府,形成宁汉分裂。国民党右派由排斥異己,实行清党。在上海,发生四一八事件,青帮洪帮分子和军队,屠杀共党和工人纠察队,结果许多人蒙难。曾为众人仰仗的鲍顾问,被列入通缉,狼狈化装逃逸,借冯玉祥暗助,间道取内蒙返苏。加伦幸免於难,由海道回国。蒋以退为进,宣布下野。后来非公莫属。蒋中正为军事委员会委员长。
  1928年,宁汉合倂,南京宣布以蒋中正,冯玉祥,阎锡山,李宗仁,分任第一,二,三,四集团军总司令,以蒋为统帅,继续北伐。蒋中正为国民政府主席。张作霖通电南北停战,退返东北,在皇姑屯被日本炸死。继承“东北王”大位的青年张学良,拥有飞机二百余架,陆军四十余万,並有海军及军官学校,实力雄厚,凌驾冯阎李,可与蒋分庭抗礼;居然深明大体,不顾日本压力,及内部高级将领的劝阻,宣布和平易帜,把代表五族共和的五色旗帜,換成青天白日满地红旗,全国统一,举国欢腾。

  1931年,国民党元老立法院长胡汉民,眼见晚辈跋扈,群小当道,国事日非,心灰意冷,辞去本兼各职,居家“奉命养病”。日本关东军在东北滋事,造成九一八事变爆发,迅即佔领沈阳。张学良接受不抵抗政策,天真的希望避免冲突,待国联裁判,退出东北,顺从蒋“盟兄”安排。他以“副总司令”的身分,奉行“攘外必先安内”的方略,将其军队从东北转移西北,受命进行继续剿匪。其时,中共的工农红军,经过从江西五次被围剿失败,经过“二万五千里长征”,在陕北落腳休整,成残余星火。


张学良
  1936年,张学良的东北军,和杨虎城的西北军,眼见当局不图抗日,提倡“攘外必先安内”,只驱使他们的“杂牌”和共军耗斗,以期两败俱伤。张杨识透了此阴谋,趁蒋率人至西安视察军务,督促其加紧剿共,甘冒劫持统帅之大不韪,迫蒋允其北上抗战,收复东北家乡。史称“兵谏”又叫“西安事变”。经宋美龄,宋子文,端纳等人斡旋;周恩来亦劝勿杀蒋,並奉史达林命令,给予蒋安全;助其改图,领导团结抗日。获蒋口头承诺,不立文书,以“人格担保”,联共抗日。嗣於二十四日,蒋重获自由。张学良天真,而跡近荒唐的相信小说所谓“江湖义气”,执意亲送蒋返南京,以表示悔罪之诚。到了南京,就被拘禁,经过宋美龄等力爭得免死,受军法审判,定为有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得蒋“宽赦”,改为“从严管教”(软禁);后来在国府溃逃台湾时,仍过“山中无历日”的无镣(无聊)生活到老。杨虎城则被迫“出国考察”,难忘故国,归来被囚转迁重庆,至蒋撤退大陆前,将其全家老幼暗地杀害,斩草除根。至於“悲剧英雄”张学良,则天佑善良,是唯一风云人物,见证了朝代更替,进入新世纪;於2001年,以百岁晉一的高龄,在世界中心夏威夷崩逝。
  1937年,卢沟桥事变发生。举国激愤,发起抗日战爭;陕甘宁边区苏维埃政权及共军,趁时号召北上抗日,人民也自动发起抵抗行动。政府只得发布全国联合阵线,号召国人共赴国难;共军亦纳入编制,为“第八路军”,获简称“八路”,一直沿用,后来改“第十八集团军”。
  无论如何,到1938年,日军侵攻如秋风扫落叶,势莫能御,蒋秋风而思良将,向史达林要求再差加伦将军来救苦救难;可惜,在苏联五大元帅之首,朱可夫元帅所敬重的英雄加伦元帅,已经蒙诬被整肃,含冤死在西伯利亚集中营。
  1939年,汪精卫盱衡中日国势強弱,一向称“低调俱乐部”,不同意徒唱高调,不能出一谋,又无意团结的人士。至此,见当政者屡屡败退,国家前途无望,救国无门,一代英才,以“橫刀成一快,莫负少年头”壮志名世,不曾血洒燕市,竟然开府南都;先愤然脫队出走,到达越南。蒋派特务暗杀未遂;汪继而於1940年,在南京另立其中华民国政府,以谋求和平为名,尊奉国民党先总理孙文为“国父”,以正统自居。
  在欧洲,德国纳粹党希特勒成为领袖,初时效法意大利的墨索里尼;后来青出於蓝而胜於蓝,装作威风,专制独裁,悍然凌驾国人之上;並利用宗教,俨然自封为神。然以其“成功”伸张国家主义,倡导种族优越,赢得不少世界的私淑弟子。此际日军在华,所向无敌,士气低沉。毛泽东发表论持久战,指导战略思想。惜国共合作,貌合神离,合而不作;广袤国土沦丧,政府穷蹙一隅。德,意,日轴心形成,前景愈为黯淡。
  1941年,新四军以“抗命”被国军讨伐围歼。德国侵入苏联。十二月八日,日本空军偷袭珍珠港,美国对日宣战。中国政府对轴心国宣战。美国任麦克阿瑟为远东盟军总司令。蒋委员长为中国战区(含中南半岛)的统帅。陈纳德(Claire Lee Chennault, 1893-1958)组织志愿航空队,帮助国军作战。美国並派史迪威将军(Joseph Warren Stilwell, 1883-1946)为中国战区参谋长,监督蒋委员长接受並有效使用美国供应物资。中国首次接受美国装备和训练,派遣远征军十万,进入缅甸作战。时至1942年,因指挥不当失利,英军不战而仓皇败退;中国参战军队,则因史与蒋双重指挥,缺乏联络,被日军击败;蒋坚持六万多军队,经野入山撤退归国,大部病死饿死於途中。只有两师退入印度整训,获得再生之力。同年,中,美,英,苏等26国,签订联合宣言。
  1943年,蒋宋美龄访问美国,获邀在国会参众两院演说,甚为成功,得朝野欢迎。继而美英军在北非获得胜利。中,美,英三国领袖举行开罗会议,決定战后台湾,东北归还中国。丘吉尔並试图建议琉球亦归中国;但蒋似乎缺乏了解,不表示有兴趣,故仍由日本管辖。
  1944年,撤入印度的孙立人等将领率领的军队,经过整训,由印度反攻入缅,节节胜利,佔领缅北地区;中国第二次远征军,则由云南再度入缅会师,滇缅公路开通。此路称“史迪威公路”,以输送美援物资进入中国。史迪威因与蒋性格不合,意见冲突,在蒋坚持下,被美国政府召回。临行表明:“以未能与朱德並肩作战为遗憾。”无论如何,历史沒有“如果”;也不会为少数人的理想而改变;史实是“历史是得胜者写的”。他只得抱憾归国。美国总统找到了一个曾在中国服务多年,了解如何同东方人打交道的人选,魏德迈(Albert C. Wedemeyer, 1897-1989)接替其职务。
  中美对於参谋长职权认识不同,中国军阀缺乏对西方文化的了解,一向以参谋长为幕僚长,甚至可有可无,並不执掌直接指挥;美国,苏联,及一些西方国家,则以参谋长为指挥官。此或有增传通困难。
  与加伦将军比较,加伦将军为卓越之军事家,有统帅大部队作战之实际经历;而善於处人统军。史迪威或有才具,能与部伍相处;但沒有充足统军经验,尤不熟悉与“四強之一”的最高领袖交往艺术,此类不愉快之事件,自然在所难免。坦诚而固执的“四星营长”与“五星营长”,旗鼓相当,针锋相对;只缘缺少一星,中国是少不得的盟国;“四星营长”空怀抱负,至终“负伤”回国;任太平洋美国第十军司令,不久逝世。
  1945年,六月二十六日,旧金山会议通过联合国宪章。主张人类的平等,尊严与价值,人民享有“信仰自由,言论自由,不虞匮乏之自由,免於恐惧之自由。其时,欧洲德国已经投降;在亚洲,美国海军对日作战逐步胜利,空军轰炸日本各岛,於八月六日,九日,原子弹分別轰炸广岛,长崎,造成平民惨重伤亡;苏联则出兵攻击“满洲国”。八月十五日,日本裕仁天皇下诏“终战”,盟国则称为日本接受“波茨坦宣言”无条件投降。中国亦列为战胜国。
  同年,九月二日,太平洋盟军最高统帅麦克阿瑟,在东京湾美国密苏里舰上代表盟国受降,並佔领日本。毛泽东应蒋介石三度邀请,经美国大使保证安全,並专程至延安陪同飞重庆。一夜宿山上蒋邸,继迁居张治中“林园”。国共协商国是,谋求和平。毛以其1936年旧作“沁园春.雪”一阙,书赠旧识诗会主席柳亚子:


沁园春.雪

北国风光 千里冰封 万里雪飘
望长城内外惟余茫茫 大河上下顿失滔滔
山舞银蛇 原驱腊象 欲与天公共比高
须晴日看 红装素裹分外妖娆
江山如此多娇 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秦皇汉武略输文采 唐宗宋祖稍逊风骚
成吉思汗一代天骄 只识弯弓射大雕
俱往矣 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十月十日,国共双方共同签署“双十协定”,毛等飞返延安。虽然签当国庆吉日,协定从起初就无人信其实际约束力;接着来的是烽煙遍地,生民涂炭。当权者发出“再战八年”的豪语(河南省参议会电文),无奈民心厌战,难有此豪情雅兴。
  1946年,美国协助调停国共冲突,宣告失败。国共之间的军事冲突,逐步扩大,形成全面内战。政府“通缉毛匪泽东”。
  1948年,政府宣布刊宪。在南京召开第一屆国民代表大会,四月,蒋中正当选为总统,李宗仁为副总统。同年,东北局势恶化;年底,国军在辽沈会战溃败。东北完全解放。
  1949年,一月二十一日,蒋总统下野,不能行使总统职权,仍为国民党总裁;李宗仁代理总统(非依宪法继任)。天津被攻陷;北平和平解放。淮海战役(又称徐蚌会战)以国军溃败结束。至是,辽沈,平津,淮海三大战役,在半年内结束。百万共军渡江。四月二十三日,南京失陷。距总统副总统就职,还不到一週年,难兵难民就溃逃到台湾。“毛匪”作“人民解放军佔领南京”七言律诗一首志盛。后来,此诗被铭刻於南京长江大桥上,看来有人想其汨沒,也难以如愿了。

钟山风雨起苍黃 百万雄师过大江
虎踞龙蟠今胜昔 天翻地覆慨而慷
宜将剩勇追穷寇 不可沽名学霸王
天若有情天亦老 人间正道是沧桑

  同年,渡江匪军继续南进,政府兵败如山倒,全国大部分地区解放。九月,中共及民主人士,在北平召开政治协商会议。十月一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宣告成立。毛泽东为主席,宋庆龄等人为副主席。
  1950年,三月一日,蒋总统复行视事。五月,国军撤离海南岛,舟山群岛。六月二十五日,北朝南韩战爭爆发。在美国主导下,联合国对朝鲜进行军事制裁。美国海军第七舰队开进台湾海峡,执行大陆与台湾的中立化(协防台湾)。蒋则秘密承诺:台湾政治用吳国桢,军事委孙立人,不反攻大陆。台湾转危为安,两岸国共双方从此无主要军冲突。
  1954年,美国艾森豪总统令海军第七舰队阻止中共攻台。继更订中美共同防御条约。台湾在美国军事经济援助下,呈现太平景象。当政者故态复萌,去除孙吳英才(二人),自坏长城;继则阴谋反攻大陆。事为美方破获,关系一度闹得相当紧张。大陆发展原子弹后,1965年,蒋接见美国记者,自告奋勇:美国若提供原子弹,我们可以投在其核子基地。毛则机智的说:我太爱台湾人民了,原子弹绝不用於台湾!怨积难解,非仅言语。
  国事底定以后,毛主席君临天下。1955年,观看大海浪涛洶涌,触发对往事的感慨,填“浪淘沙.秦皇岛”词一阙:

大雨落幽燕 白浪滔天
秦皇岛外打鱼船 一片汪洋都不见
知向谁边 往事越千年
魏武挥鞭 东临碣石有遗篇
萧瑟秋风今又是
換了人间

  “換了人间”。二间的人更換了。
  1955年,蒋总统摒斥“两个中国”方案。表明其对海峡两岸局势与观点,不放棄其反攻大陆,再博一把,武力统一的愿望。   时间又再过了二十年,1975年四月五日,历经五任总统的蒋中正,崩逝海嵎,高龄八十八岁。时间夠长了,反攻大陆的宏愿仍未得完成,已经走到了人生尽头。按照他的遗嘱,棺柩暂厝台湾慈湖边,供人瞻仰,等待归葬大陆。
  1976年,九月九日,毛泽东主席在北京崩逝。得年八十二岁。他始终拒绝接受两个中国。至此,“联合政府”的理论无从实现,“天无二日”的口号也难坚持。两大伟人思想由矛盾而统一。
  智者有话说:“得天下有道,得其民,斯得天下矣;得其民有道,得其心,斯得民矣;得其心有道,所欲,与之聚之,所恶,勿施尔也。”简单说,“得民心者得天下”(孟子.离娄)。和平统一是人民的盼望。

赘语

  十九世纪晚,清廷自鸦片战爭后,窳败毕露,列強环伺,陷於次殖民地地位,国势阽危。不过,一般庶民,还是过着太平日子,比起后来的情形可好得多了。他们说:“缴纳钱粮不怕官,孝敬父母不怕天!”满清腐败,丧权辱国,落不到老百姓头上,似乎不干他们事,真满足其过的是享“清福”的生活—大清帝国的福;如果沒有自然災害,说甚“水深火热民不聊生”,对一般人民无異於神话!莫怪他们不知道“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因为教育不普及,大众传播不发达,他们只知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沒有时间关心国事,少有人愿意颠覆伦理社会,更梦想不到革命,造反!
  中国历史的群众叛乱,只有填饱胃受到威胁,才会有饭碗爭夺战。因此,有兴趣於革命运动的,只有两类人:一是知识分子,一是流氓。但僱佣人手,购买兵器,明显的需要经济支持;因此,有赖商人幕后资助,时或接受他们的支配,视同投资政治。不过,这种以利而合,不容易持久,极难遇到像查理宋那样有基督教信仰,以奉献心志,以至不惜毀家纾党的有心人。中华民国建立以后,半个世纪军阀攻伐,是人民的噩梦;不论谁输谁赢,老百姓是确定的输家!
  问题的中心,在於心中的问题。
  崇尚自然的哲人,以为“天道运而无所积,故万物成;帝道运而无所积,故天下归;圣道运而无所积,故海内服。⋯圣人之心,靜乎天地之鑑也,万物之镜也。⋯天地之平,而道德之至。⋯以此处上,帝王天子之德也。以此处下,玄圣素王之道也。”(庄子.天道)这是观察自然得出的睿智结论:顺应运行变化,而不私积拘执;持守和平靜明,而以处事待人。可惜,近代中国当政的人物,难见“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人,即使不搜刮民财,也抱持“朕即天下”的态度,沒有“王以民为天”的襟怀。所以,君子与小人相处得相爭,小人与小人相处得相爭,惟君子与君子相处可以协和为国。缅怀左宗棠挽曾国藩的名世联语:

谋国之忠,知人之明,自愧不如元辅
同心若金,攻错若石,相期无负平生

  可惜,如此襟怀以后半世纪还未再现;也许,惟有朱毛和周公差堪相比吧!中国多年不必要的爭乱,沒有和平,是可怜的事。有看官评近代的新军阀,什么都有,无天理,有地盘;有钱有兵,不仁不义;立约是为了毀约,盟誓是为了背誓。难怪人民以吳佩孚为“现代武圣”,以其品格高尚,虽败犹荣。另有其人以效法刘关张结拜金兰为手段,实在卻学通俗小说七侠五义中的“黑妖狐”智化,口中起誓,腳下画“不”字。谁若天真不看他腳下行的路线,当以为真,就大上其当了。至於溫良恭俭让,仁义礼智信,早就被判定为过时的日历,随着改夏历为阳历那天终止流行了!

在何处有嫉妒,分爭,就在何处有扰乱,和各样的坏事。惟独从上头来的智慧,先是清洁,后是和平,溫良柔顺,满有怜悯,多结善果,沒有偏见,沒有假冒。並且使人和平的,是用和平所栽种的义果。(雅各书3:16-18)

  当然,这是基督徒的教训。美国的民主思想,是以清教徒的传统为基础,要作“造在山上的城”;这种人即使能在中国找到,也难免成为“圆凿方枘”,不服水土。其实,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是儒家社会主义,其最终目标,是由小康进而为大同。基督教的盼望,是地上的国成为基督的国度。惟望那时候快临到,人民长久愿望得以达成,以基督为中心,爱的国度实现,得着永远荣耀的基业。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5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