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起死回生

区室

 


Hippocates

  有次去加州旧金山大学医学院,想买一幅印在羊皮纸上的希朴克莱提“誓言”(Hippocratic Oath),预备送给年轻的新医生,可以悬在壁上;书店的售货员竟然瞠目不知所对。看来那位西方“医药之父”(Hippocates, c.460-c.377 BC),已经过时了,也许他的铭言,会触犯禁忌吧!因为其中说:“医者当照所知所能,诊治处方,於患者有益;不可对患者有损有害;医者当有良好的个人及专业生活。”这些话,不仅被当作高调,而且有多么像是異调,甚至是異端!连华人医生诊所,也少见“是乃仁术”,或“仁术济世”的匾额了;而“技艺精良”之类的好话,倒还多有所见。


The Oath of Hippocrates
Medindia.net

  在堕胎屠婴“合法化”的社会,“安乐死”也逐渐流行,对老而不死者,也要消除;作老人科,企图延长老人的寿命,虽还沒算作违法,不免是背势逆流。
  医生不是法官,不是判定谁该死;当然,更不该宣佈无罪该死。人有神的形象,有其生命的价值。医生只是增进生命的品质,而不该因患者的品质不好而终止其生命。
  如果未出生的婴儿,或老年人,因为“品质不良”而给除掉生存的权利,下一步将如何?有多少进入医院的人,该为安全耽心留意了。
  记得:2004年的美国大选,天主教当局宣佈,凡支持堕胎的候选人,禁止领受圣餐,也就是表明沒有团契,等於说他们的灵魂可能沉沦。这是何等严肃的事!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2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