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你在哪里

于中旻

 

  迷失,是很少人愿意的经历。你可能听见说:“迷路是欣赏景色的机会。”如果不是自我解嘲,就是他根本沒有行进方向和目标,又有充分的时间,才会这样说。
  想起一幅图画。中国古时的社会,虽然知道使用风力和水力,最普遍的方式,还是用土产长耳朵的驴子,来拉动石磨,碾磨粮食成粉再食用。拉磨的驴子,要给牠戴上一副定制的遮眼罩,使牠不能看见外面,大概可免头晕或非法取食的自由。这样,牠就被驱动,无目标的兜圈子,转来转去,还是离不开那被驾驭的固定地方。人生如此,还能夠说什么意义?
  在上世纪早期,中国和其他国家,为了启迪民智,推行识字运动,使人民可以读书,增进新知识。“文盲”一词,大约就在那时流行起来,叫人知道无知不是好事。可惜,福音的真光並沒有普遍被接受。问题出在哪里?是那恶者在作祟,阻绝真光。使徒说:“如果我们的福音蒙蔽,就是蒙蔽在灭亡的人身上。此等不信之人,被这世界的神弄瞎了心眼,不叫基督荣耀福音的光照着他们。基督本是神的像。”(哥林多后书4:3,4)

归家的道路

  基督徒最初的称号,是“信从这道的人”。那时,还沒有新约圣经,所以他们不自己标榜夸张什么“圣经信仰”,也不与人爭辩何时基督再临;只表现於他们所行的路不同。也正是因为基督徒与世人所行的道路不同,有一定的规则,约制,世人受不了他们的见证:“他们在这些事上,见你们不与他们同奔那放荡无度的路,就以为怪,毀谤你们。”(彼得前书4:4)这是初期基督徒的见证。用不着自我宣传,別人可以看得出来。这番话不能不使我们想起,主耶稣基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借着我,沒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翰福音14:6)因为主基督耶稣道成肉身到世上来,就是显明祂不仅是一名教师,或超级演说家,而是指引正确的道路。这路是迷失浪子归家的路。可惜,耶稣又说:“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马太福音7:14)圣经中记载过民主投票,但真理卻从未得过多数票。其实在历史任何时代,认识真理的只是为少数人;行神的旨意,更不是人的意愿。世人为自己的私欲所牵引,就是为魔鬼迷瞎了心眼,虽然可能不再是文盲,也认识字,读得书,但卻是“灵盲”,就是心灵的眼睛瞎了,看不见那唯一正确的道路,更不能识別道路上耶稣基督的“像”,以致陷入错误。“瞎子领瞎子,一同掉在坑里。”更不幸的是,他不肯在路边靜思,等人来给他引路;盲目无知使人骄傲,不知天高地厚,要作领袖,作师傅,造成莠草急剧增生繁衍,以至不可收拾。因此,必须基督耶稣来收拾。祂从天降世,给世人预备一条正确的路:永生的天路。

  我们知道,歧途很多,正路卻只有一条,就是为人钉十字架的耶稣,流血所舖成的永生之路。

识路的责任

  北国以色列时期,遭受強大的亚兰敌军入侵,首都撒玛利亚处於围城状态,粮尽援绝。有四个大麻风病人,根本不知道啥“爱国”,也不为国家社会所爱,被摈棄城外,任他们自生自灭。但神显大能,使得胜的敌军惊惶遁走。大麻风患者夜间进入敌营,享受丰富的掳物,吃喝饱足,取挈无尽!但不满足的良心发声了。惊喜之余,他们彼此说:“我们所作的不好!今日是有好信息的日子,我们竟不作声!若等到天亮,罪必临到我们…我们与王家报信去!”(列王纪下7:9)他们的好信息,使全城脫於飢馑死亡。福音就是飢饿的人发现有好食物,领受了福音好处的人,有责任传报给将死的人。
  耶稣到世上来,绝不是引人归自己,也不是搞什么造反,革命,以批判別人为事;主不是愿意到审判台前被定罪,而是引人“到父那里去”。在祂复活升天之前,向关起门了的基督徒显现。主向第一代的基督徒清楚表明,绝不希望他们作最后一代。因此,主说:“父怎样差遣了我,我也照样差遣你们。”(约翰福音20:21)这是主传播的使命,也是传承的道路。最可惜的事,莫过於一条看来美好的路,到底成为死胡同。同样的,如果舍正道而不由,畏难退缩,裹足不前,或坐下来尽情欣赏,流连“乐不思蜀”,忘记家乡,不前进向上,也到不了那里。如果基督徒下定決心,不论如何托词,找啥理由,不引人作天父的儿女(希伯来书2:11),那就跟天父差遣圣子临世的目标不同;那不仅谈不上“差传”,该想自己是传,是信,是得救恩的对象。圣经说:“我们都如羊走迷,各人偏行己路。”(以赛亚书53:6)不需要作多大的努力,就可以成为野兽的晚餐。耶稣基督是好牧人,到世间寻找亡羊,领他们进入父家安宁。祂是开路人,也是唯一的原始引路人。所有蒙恩的基督徒,同样领受主耶稣给使徒保罗的使命:使一切被蒙蔽在幽暗中的人,“眼睛得开,从黑暗中归向归向光明,从撒但权下归向神,又因信我得蒙赦罪,和一切成圣的人同得基业。”(使徒行传26:18)这清楚说明,蒙光照,得知归家正路的人,必须尽作引路人的责任。
  我们要记得:“进入神的国,必须经历许多艰难。”(使徒行传14:22)“必须”的意思,清楚是不能绕道避免的。耶稣不求以虛假的应许吸引人;主清楚明白的说:“凡称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进天国;惟独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进去。”(马太福音7:21)並不难理解,“惟独”的意思是说,这通往永生的唯一道路,绝不是轻易平坦的,而是如运动场上的赛程,时间又有一定的限制;奔跑的人,必须认定标杆,一直向前奔跑(希伯来书12:1,2)。跑在前面的人,能夠给后来者一些勉励,岂不是最好的事吗?

附录

筑路的老人

一个老人走过一条道路孤单,
日落黃昏,阴冷而且灰暗,
到了一个河谷,又大,又深,又宽,
高涨的水,涌流在中间。
老人担心那涨溢的河流,
因他在黃昏已经过到对岸;
他回来,要筑一道跨河的桥,
虽然他已安全到了那边。
有个同路的旅人来对他说:
“老人,你何必浪费气力修建!
你不需要再经过这条路,
你的行程要终结在将完今天;
你已经过了这广阔的深渊—
何必要筑桥在天色已晚?”

筑桥者擡起他白发苍苍的头说:
“朋友,我走过了这条道路,
今天有个跟随我的少年人,
他的腳步也要经过这旅途。
这深渊对於过来人不算什么,
对那少年人可能使他失足。
好朋友,我是为了来人修筑,
因为他也要经过在黃昏的日暮。”


Will Allen Dromgoole, 1860-1934
于中旻译,载诗卷流芳,页69。

(同载於圣经网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间”)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8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