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何以兴邦

新加坡共和国五十年祝

于中旻

 

子贡问政。子曰:“足食,足兵,民信之矣。”子贡曰:“必不得已而去,於斯三者何先?”曰:“去兵。”子贡曰“必不得已而去,於斯二者何先?”曰:“去食。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论语.颜渊12.7)

  生意头脑精明的端木老板,难免对其所敬爱夫子的理论,觉得极端而不合实际。但也许正是这智慧的原则,使端木赐(子贡)终身得益,並成为中国历史上最早的经济学家,兼第一名富可敌国,富而能仁的伟大商圣人物:信誉第一。
  这一番有意义的对话,是子贡问孔子为政的原则。夫子的回答,正确而概括的说:经济,国防,政权,是国家存在的重要条件。子贡继续追问哪个是最重要的,假使必须牺牲其次要的,应该怎作?那位智者以为国防,经济都不如有信的重要:“民无信不立”。这似有些不实际,但具远见:足兵,需要众多的人口,才可以有足夠的兵员;足食,需要广大的土地,才可以生产充分的粮食,空气中总不能种出穀物来;至於立信,则须具有诚信的政府当权,廉洁无私,说的话算话,施行公义,否则纵然有食物维持活着,有国防保持安全,也不能生存,或缺乏生存价值。所以信是必不可缺少的。
  谁都知道,地大物博,人民众多,是富国強兵的条件。但尽有这样的国家,卻不能立得起来,只成为遭受欺凌的对象,被人践踏在腳下。不由得你不相信,有的国家不具备优越的条件,卻得以生存,繁荣。原因在哪里?正因其有可信的政权。首要立信,只要肯,任何政府可以作得到。
  当然,如果能夠人多,地大,兵強,国富,是好事情。那么,如果不具备这些条件,是否就不应该考虑立国呢?就如筹画作生意,沒有足夠资本,怎么可以开张呢?你若请孔夫子作顾问,答案还是应该能夠作成的:有信则立。无独有偶,现在工商业可以证明。实在说,世界上的钱,可多的是;只要你有好想法,可信可靠的经营管理,自然投资会来,白手也能成家。
  这里且不谈创业的理论,要讲新加坡的故事。回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半个世纪,可说波诡云谲,在东南亚地区尤其如此。当年建国之初,有人以为並不是个好主意,包括有些本地人,他们想,有地托足可必;对有国並不积极,有些人甚至预言难耐多久。因这里並沒有自然资源,虽部分人还过得不错,但不像犹太人富到不仅可以敌国,更足以影响世界经济;佔新加坡人口大多数的华人,传统的“有家无国”观念:本於“各人自扫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涉及家事,一家或肯合力扫雪;至於公众的事情,就以为事不关己,少人愿过问了。而新加坡並沒有霜雪,所以连清扫的麻烦也都可以省略,是否更不需要关心公益?至少值得存疑。


李光耀先生
  不过,几位有远见的领袖,及时兴起,在李光耀先生倡导下,以坚強的信念和意志,拒绝悲观妥协,几乎是赤手空拳的艰苦奋斗,建立了国家。在文官制度稳定的传承下,有助於政府的“立信”;他们为人民不计私利,不党附国际社会的強权;政府施政务求廉洁,在东亚贪腐黑暗的地缘环境,独树一帜,成为光明和希望的灯塔。因此,近不悅而远来,得道多助,获得各方称扬;工商业者在今世的事上聪明,纷纷改变批评观望的态度。他们以投资代表投票,以投注代表投降,使蕞尔小国能夠屹立,且声誉远播,与旧约蒙神眷顾的以色列,不无相似的地方。
  新加坡建国以来,经历从相当於二级的海港城市,发展成为举世仰望的国家,其人民不论到甚麽地方,都获得应有的尊敬,並不是当然,也不会是偶然的。追跡其原因,是因有良好的制度。这个小国家以诚信驰名,屡次被选为最有效能的政府,最宜於投资的环境,和最适於居住的地方。

  圣经中以色列最尊崇的大卫,被称为“合神心意”的王,一生遵行神的旨意,不仅因为他敬畏神,更是因为他关心人民,治理国家。他的儿子所罗门继位,向神说:“你仆人我父大卫,用诚实,公义,正直,行在你面前,你就向他大施恩典。…”(列王纪上3:6)可见牧民的君王,不是以能征伐侵略,穷兵黩武高举,而在於敬神爱人,才得以蒙福,国泰民安。
  在今天的世界上,聪明的国家才有前途,已经成为相当普遍的认识;並且期求依法治国。诚信是法治的根本。沒有信,徒法不足以自行;沒有法,信无所依托,无以实现。
  立法的先知摩西,在将行完世上道路时,留给以色列人宝贵的遗言:

“我照着耶和华我神所吩咐的,将律例,典章,教训你们,使你们在所要进去得为业的地上遵行。所以你们要谨守遵行,这就是你们在万民眼前的智慧,聪明;他们听见这一切律例,必说:‘这大国的人真是有智慧,有聪明!’哪一大国的人有神与他们相近,像耶和华我们的神,在我们求告祂的时候与我们相近呢?又哪一大国有这样公义的律例,典章,像我今日在你们面前所陈明的这一切律法呢?”(申命记4:5-8)

  法律代表公义。以色列实在难以算为大国,但有伟大的法制。今天世界上的国家,虽不多施行犹太教律法,但尽多採其法意。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的爱神,並爱邻舍如同自己,是宇宙性长久遵循的典范,这也是政府的可信,和彼此互信的根基。“爱是不加害与人的,所以爱就完全了律法。”(罗马书13:10)因为即使世界上最邪恶的人,也愿意被爱,就是承认爱的积极价值;即使自己不诚实,也愿意別人以诚信待自己。因此,法治自然是最聪明的。法治自然会给人一时的不方便,但对於所有的人,除了惯於欺凌別人的特权,霸权主义者,公义是人人所爱的。
  法治就是保障社会公义。违反法治和公义,构成犯罪行为。不论任何形式的犯罪,即使给人特权的印象,也並不值得夸耀,而是羞辱。所谓“有钱斯有权”,或“有权斯有财”,贪污发财致富,不是特权,罪恶滋生,正是羞辱。国际社会“強权即是公理”,错误的汇集,也不会变成正确,仍然是羞辱。曾有有名无实的“基督教国家”;对外则侵略殖民,或贩毒剝削,对內则歧视奴役,无视於神公义的存在,终致人民道德败坏,自趋低鄙沒落。


路易九世
  法国的圣路易王九世(St. Louis IX, 1214-1270),终身铭记不忘方济会教士Bro. Hugues的话:“在历史中,无论基督教国家或非基督教国家,失国或统治者失位,从沒有一个不是由於忽略公义公平的。”路易从不计自己利益,无论艰难或平顺,都奉行这教训不渝。其声名远播,欧洲邦国,景仰路易九世的公义,信任他,自动请其判断纠纷。其品绩卓著,成为法国历代最受人民爱戴的君王。1297年,罗马教廷按他们的规格,封授路易王为“圣徒”,永为众民表率。以史为鑑,个人或国家,都应该持守同一圣经标准:

公义使邦国高举;
罪恶是人民的羞辱。(箴言14:34)

  新加坡备受各条件限制,在艰困的境況下,只循公义和平的原则,以立信为基本,依法治国,致不同种族协和同心,巍然屹立,无愧於大国之林,不仅以富庶智巧知名,以行信义优先於兵备,而获国內外信任与高举,历久而益壮大。在此庆祝新加坡建国五十年,更庆祝这立国的宗旨,随星月旗飘扬,光照普及世界,直到公义的太阳出现。阿们。

2015年八月一日

(同载於圣经网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间”)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