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座右的教训

余仙

 

  孔子观於鲁桓公之庙,有攲器焉。
  孔子问於守庙者曰:“此为何器?”
  守庙者曰:“此盖为宥坐之器。”
  孔子曰:“吾闻宥坐之器者,虛则攲,中则正,满则覆。”
  孔子顾谓弟子曰:“注水焉。”
  弟子挹水而注之;中而正,满而覆,虛而攲。
  孔子喟然而歎曰:“吁!恶有满而不覆者哉!”
  子路曰:“敢问持满有道乎?”
  孔子曰:“聪明圣知,守之以愚;功被天下,守之以让;勇力抚世,守之以怯;富有四海,守之以谦。此所谓挹而损之之道也。”
                    荀子.“宥坐篇”


宥坐器

  宥坐器,又名侑卮,或称右座器,是一个简单的器具:像一截竹筒,在中部作轴,架放在两根立木的中间;注水进去,至半满为止,因为水的重量,恰能维持其端正;但超越中部至满的时候,重心上移,其中的水,就倾倒出来。据说:宥坐器的历史悠久,是三皇五帝的时候就创立的,历代相传,虽然不是珍宝,卻有其宝贵的含义,教导人要持盈保泰,身为领袖的,更要如此,所以收藏在宗庙里面,使后人谨记不忘。

  孔子知道这宥坐器的来历,特地借着参观问答,对门徒作机会教育,使他们体验谦受益,满招损的实际,注意修养,不可自满。


宥坐器

  子路(仲由)在孔门弟子中,性格颇像彼得,他知道这警诫的意义;他很聪明,要知道在作人道理方面,如何避免倾覆。夫子教训他四个字:
   不要自矜聪明;
   不要自恃功绩;
   不要倚仗勇力;
   不要骄夸富有。

  这四方面的警诫,是针对有才能,成功的人物。可以说是应当谨防的绊腳石。还沒有登上成功高峰的人,如果患上这毛病,就完全沒有希望。不少伟大的人物,有猷,有为,卻沒有守,终於失败;其实,那是完全不必要的,他们自己也至死不悟,就是因为沒有守。
  圣经中记载犹大的君王中,希西家是贤明英武的一位。他不仅对神虔诚,更信靠神,敢以犹大弹丸之地,面对大亚述帝国的威胁。
  他有聪明圣智,当知悉亚述入侵的时候,既不惊惶,也不假作镇靜;他不靠机会,以为埃及的大军会及时应援;他自己机敏备战,修筑城牆,並且塞住城外的水源,並造凿渠引水入城,造蓄水池,以备婴城固守,作持久战的打算(历代志下32:1-4)。
  他勇武刚強。不备而战固然愚不可及,他整军经武,预备军械,也知道坚固心防,王自己对全体军民训话,叫他们倚靠神,因为耶和华是更強大的帮助,必为我们爭战(历代志下32:5-8)。结果,神差天使杀灭西拿基立的亚述大军,拯救他们脫离亚述的手,全胜而沒有一人伤亡,显然不是人的勇力;神更救他们脫离一切仇敌的手(历代志下32:9-22)。
  希西家的问题,不在強敌当前,而在成功之后。
  他的国家安定了,又经过必死的重病,神施恩使他痊癒,延长他的寿命十五年。国泰民安了,御体也健康了,还有什么缺欠?只是他如何使用这额外的年日呢?
  在神使他凡事亨通的时候,以为自己有可以夸口的,就自满了,骄傲起来(历代志下32:23-25)。
  亚述国势一蹶不振,威胁既去,南北大路畅通,犹大得地之利,是埃及和敘利亚的要道,地中海岸的贸易旺盛,带来了商业利益,经济迅速成长起飞。希西家的心,自然也因而起飞了。

希西家大有尊荣资财,建造府库,收藏金银,宝石,香料,盾牌,和各样的宝器,又建造仓房,收藏五穀,新酒,和油,又为各类牲畜盖棚立圈;並且建立城邑,还有许多的羊群牛群,因为神赐他极多的财产。(历代志下32:27-29)

  神赐他财产丰盛,自然是好的,应该时时感念神的恩典。但英明的希西家王,像许多人一样,得神的恩典,卻忘记了赐恩的神。
  一个新的強国,从东方地平线上升起:巴比伦渐渐的取代了亚述的地位。“巴比伦王差遣使者来见希西家,访问国中所现的奇事;这件事神离开他,要试验他,好知道他心內如何。”(历代志下32:31,参以赛亚书36:1-39:8可见全部事蹟。)
  巴比伦王相当的聪明,晓得史蹟经过,明白是超越平常的因素,希西家不像那么勇武有为,怎能挫败強敌?因此,要想知道是如何发生的。
  如果不信的人,看见神为信徒所作的事,有兴趣探询何以如此,岂不正是作见证尊荣主最好的机会?
  可惜,希西家不作此想。他认为这是发展连橫外交的好机会,应该显示自己的实力,甚至可加以夸张更好:

希西家喜欢见使者,就把自己宝库的金子,银子,香料,贵重的膏油,和他武库中的一切军器,並所有的财宝都给他们看;他家中和全国之內,希西家沒有一样不给他们看的。(以赛亚书39:2)

  人不想见证从神所蒙的恩,神就离开他,看他自己能夠飞多高,跑多远!这正是许多信徒的可怜,不知谨守持满之道,倚靠自己的聪明,忘记了愚,怯,让,谦,而自己出头,表现自己,结果不免演成悲剧。
  使者们的印象如何?希西家所给他们看见的,不是神的大能,是人的丰富,回去报告巴比伦王,值得挥军西征,可以得到这大批的财宝;而留意那些王子,养得白淨肥胖,生得英俊,不愁失业,正有资格在巴比伦王宮充当太监。结果,从敬畏之感,变成觊觎之心,想要征服犹大,取得它的地位了。
  可叹希西家,日暮涂穷,沒有远见,听了先知以赛亚的警告,还以为眼前欢而得意,不知道谦卑悔改求神恩恕,完全同意,甘心亡国!这算是什么英明的政策?
  希西家满而覆,是自然的结果。惟愿圣徒知所警戒,常保持中正,有神的同在,而蒙恩惠。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8.1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8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