寰宇古今 ✐2007-02-01


林肯的战爭观

史述

 


林肯(Abraham Lincoln, 1809-1865

  林肯(Abraham Lincoln, 1809-1865)是美国最受人敬爱的总统。在他任內,打了牺牲最残酷的內战,但无妨於人敬爱他。他的传记,数目近一万种,还在逐年出版,增加。
  孩子们吵架,总归是说:“我好,你不好!”那正表明孩子气。但如果是成年人,想要和平,就不能这样看法。
  诿过爭功,或得胜就得意忘形,是最低鄙的事。战爭是两方的事,不是一方打得起来的。
  林肯於1861年三月四日,就任总统。只三十九天之后,南方军队攻击联邦政府的散特尔要塞(Fort Sumter),內战的第一炮响起。
  那年八月十二日,林肯总统宣告全国禁食祷告:

所有的人民,在所有的时间,都应当俯伏敬畏至高统治者上帝;谦卑顺从祂的管教;承认他们的罪孽过犯,相信敬畏上帝是智慧的开端;热切痛悔的祷告,求祂赦免以往的罪愆,並祈求祂现在的赐福...”

  四年以后,1865年三月四日,联邦军队在田纳西和乔治亚连续奏捷,內战已近尾声,胜利在望。五十六岁的林肯,就任第二任总统。

公民同胞们:在这第二次宣誓就任总统的时候,不宜於像第一次一样作长篇的演说。因此,对於我们所进行的路线,作一具体的说明,似乎较为适合而正当。现在,四年任期已满。在这段时间內,各阶段的公开声明,常是关於这鉅大的角斗,至今仍然引起关注,全国竭力以赴,沒有什么新鲜的可以陈说。军事的进展,是攸关一切的,公众都能像我一样熟知;我相信大家都感到满意和鼓舞。前途满有希望,不必对此有所预测。在四年前,像这样的一个场合中,人心都为将要临到的內战而焦虑。所有的人都惊惧,所有的人都想避免。在这里所发表的就任演说,是尽力要不经战爭而保全合众国;城內有叛徒的党羽,也寻求不经战爭而摧毀国家;他们寻求解散合众国,借着谈判,制造分裂。其中一方是宁求一战而不让国家生存;另一方面是宁愿迎接战爭,而不让国家灭亡。这样,战爭来临了。全国人口的八分之一是奴隶,不是平均分佈在全合众国,而是局限於南部。这些奴隶造成一种強大的特殊利益,大家都知道,这项利益是战爭的起因。叛乱者的目标,是要巩固,持续,並扩展这项利益,甚至不惜借战爭而分裂合众国。但政府宣佈,除了限制它的扩展之外,別无他途。沒有一方面预期这场战爭会演成这样的鉅大,这样的旷日持久;沒有一方面预料,冲突的因素会随同冲突弭息,或冲突之前弭息。每一方面都寻求较容易的胜利,不甚基本的结果,不甚骇人的结果。双方都读同一的圣经,双方祷告同一的上帝;各自祈求祂的帮助以与对方抗爭。看来似乎是怪異,任何人竟敢於乞求公义上帝的帮助,以榨取別人汗流满面所得的面包;但让我们不要审判,免得我们受审判。双方的祷告不能都得到应允,沒有一方得到全部的应允。全能者有祂自己的目的。“这世界有祸了,因为将人绊倒;绊倒人的事是免不了的但那绊倒人的有祸了。”我们假定美国的奴隶制度是这种绊倒人的事之一,照上帝的预备是必定有的,在祂命定的时间內,一直持续存在。祂现在的定旨是要除去它,因此给南北双方这可怕的战爭,作为绊倒人的应承受的災祸;对於相信永生上帝的人,会认为这与祂的神圣属性有所矛盾吗?让我们热切的盼望,让我们热切的祈祷,这重大天刑的战爭能得以快快过去。不过,如果出於上帝的旨意战爭继续下去,以致使以往二百五十年来被奴役者无报偿劳苦所累积的财富沉沒,以至於每一滴鞭挞所流的血,由刀剑所流的血偿还,正如在三千年前所说过的,现在仍应该说:“上主的审判是全然真实公义的。”不以恶待任何人;以纯爱待所有的人。在正义上坚定,照上帝所赐的辨別正义。我们要继续奋斗,完成正在进行的工作:缠裹国家的伤处,关顾那应负战爭责任的人,他的寡妇和孤儿;一切所作的,都是为了达致並乐享公义持久的和平,在我们中间,也与万国共享。

  作为元首和最高统帅,林肯绝不以为战爭是自己功业的机会,不想在千万枯骨上建立自己的宝座,更不怀有恨恶,或图任何的私利。
  在艰难残酷的战爭中,林肯沒有恶劣的咒诅敌人,沒有宣传是义战攻伐不义。他忧郁悲苦的面容,表明他是多么的厌恶战爭,珍重每一个生命的失丧。他瞻望胜利后的措施,沒有报复的思想,只流露爱与和平。
  当时的外交使节,学者,与报章,都称讚他的演说,以为是近於神圣启示的作品,为有史以来所仅见,显示那位仁者的伟大胸襟。

林肯第二次总统就职演说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艺文走廊

你的名叫以色列 ✍凌风

谈天说地

不靠自己只靠神 ✍亚谷

艺文走廊

疫境诗两则 ✍安吉

艺文走廊

完全的爱 ✍凌风

谈天说地

溫和 ✍于中旻

谈天说地

锁园香气与美果 ✍于中旻

寰宇古今

美洲命名的由来 ✍史述

寰宇古今

布伦纳德 David Brainerd ✍亚谷

艺文走廊

初试啼声与牝鸡司晨 ✍天涯过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