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看枪杀案,思饶恕

林向阳

 


美联盟旗

  近日报章,传媒报道的,多是令人震惊的枪杀事件,发生在家里,电影院,校园或某处,其中最令人感叹的居然连教会也不能倖免:7月17日晚在美国南卡罗来纳州(South Carolina)的小镇Charleston,一所非洲卫理公会的教堂,该教堂也是美国最古老和最知名的黑人教堂之一。行兇者为一个年轻白人,因其多年积聚对黑人的仇视,当晚故意参加这间教会的查经班,伺机枪杀了九位黑人的基督徒,其中包括南卡州参议员的主任牧师。国人大都以为此枪杀案会引发另一次血腥大暴动。枪杀案发生后,南卡州议会多票通过,把首府门前飘扬了长达半个世纪,对某些人依然暗示“蓄奴”,“歧视”和“分裂”象征的美联盟旗Confederacy拿下,以表明州政府彻底铲除种族歧视的心志(註一)
  案发后不久,兇手被警方擒获,市长怒斥此人“极其邪恶”,南卡州长敦促法庭判处其死刑。在法庭第一次听证会上,几名黑裔受害者的家属对兇手除了讲出遽失至爱亲人的伤痛外,竟然不约而同地对这名兇残,冷血,甚至沒有丝毫悔改意愿的人讲出如下恩慈的话:“…我饶恕你,怜悯你的灵魂。你伤害了我,也伤害了许多的人。但上帝赦免你,因此我也赦免你。”(註二)他们以善胜恶,真心饶恕,宽容大量令国人侧目惊異,也成为近日传媒界爭先恐后报道的新闻。
  写到这里,不禁令人想起无数的基督徒饶恕施暴者的例子,容笔者略举一二:

  1. 1991年爱荷华大学(University of Iowa)的中国留学生卢刚,因愤恨而枪杀了三位教授,一位中国同学,並且重伤了副校长安妮,再举枪自杀,这校园血案轰动了整个美国。副校长安妮是个传教士的女儿,生於中国,无儿无女,待中国学生如同己出。卢刚事件发生后,当地的留学生都担忧惊惶,深怕爆发排华暴动而被殃及池鱼。几天后,医生宣佈安妮重伤不治,她的三个兄弟围拥在一起祷告,並写了一封信给卢刚的父母。信中沒有责难怨恨,反倒恩慈流露,感人心腑:“…在我们伤痛缅怀安妮的时刻,我们的思绪和祈祷一起飞向你们—卢刚的家人,因为你们也在经历同样的震惊与哀哭…安妮信仰爱与宽恕,我们想要对你们说,在这艰难的时刻,我们的祷告和爱与你们同在…”(註三)这就是真正的饶恕,非常难得。
  2. 1952年,有五位年轻的宣教士回应神的呼召,其中有芝加哥大学的Jim Elliot,来到南美亚马逊河的厄瓜多尔(Ecuador),向凶残称著的奧卡族(Auca)传福音,在1956年他们不幸全部被土人杀害,为主殉道,留下九个孩子和五名寡妇,整个事件极其血腥,残忍,轰动了世界。殉道者的遗孀,不但沒有憎恨那些杀害她们丈夫的奧卡族人,还搬到他们中住下来,继续向他们传福音。而殉道者的鲜血激励了更多基督徒参与传福音事工:三个星期后,另一位飞行宣教士接续工作,单单在美国就有超过二十位飞行员,和超过一千名大学生,申请成为宣教士,接续殉道者的行蹤(註四)

  而在厄瓜多尔,印第安人报名就读教会学校和信主人数立刻大增,也感动了一位Jivaro族的信徒,愿意前往与其族为仇的族人那里传福音,成就了和平。结果很多土人被感动,接受耶稣基督为救主而得着救恩,其中有当年杀死宣教士的奧卡族人(註五)。这些基督徒活出了基督耶稣的大爱,不记恨,不报复,真心饶恕改变了整个奧卡族。能不令人感动淚下吗?

  看到这里,可能你会问,饶恕行兇者,社会岂不是沒有公义?难道行兇者不该得着法律的制裁吗?
  是的,行兇者当然会因他所作的恶事,受到当地法律应有的制裁。但是身为受害者,卻要凭着主的大爱去饶恕对方这个人,不让对方所造成的恶果,继续伤害自己。我们饶恕的对象也包括了:所有曾伤害过我们的人,如违背婚姻承诺的配偶,或曾中伤,毀谤,陷害…我们的人。试看,若我们让仇恨与苦毒盘据心头,每次当我们回忆当年被伤害的惨況,我们正在容许对方的罪行再次蹂躏,残害自己,使我们现今的生命充满悲哀与痛苦。故此,只有饶恕,我们才能从伤痛,苦毒,悲哀中得着释放。
  但是,在这个斤斤计较,你爭我斗,充满罪恶的世界,能真正饶恕曾伤害过我们的人,真是谈何容易?只有那些亲身经历过永生神赦罪之恩的基督徒,才能靠着神的恩典,努力地去饶恕人,或求別人的饶恕。

  看到这里,可能你会问,真正的饶恕是什么?

1. 真正的饶恕不是等待时间来医治心灵的创伤

  时间只能淡化我们的仇恨,不能彻底铲除仇恨,不能医治创伤。假如我们受伤的心灵沒有得着从主耶稣来的医治,我们无法去饶恕。一旦当我们可以向对方报复,或內心压制的愤怒太多之际,新仇旧恨会如火山爆发,后果不堪想像。

2. 饶恕並不是为不公平找借口

  饶恕确实明白“那行为”是罪行,害人匪浅,能残害人的身心灵,甚至杀人於无形。

3. 饶恕並不是否认你曾受的伤害,或刻意強迫你忘记自己的伤痛

  饶恕是你已经体验並经历了伤害,並且愿意靠主耶稣的恩典把它连根拔起,清除尽淨。

4. 饶恕是毫无条件,而且沒有次数限制

  饶恕並无条件,也不需要对方忏悔我们才饶恕,因为当年的施害者也许对你痛彻心肺的悲哀毫不知情,或许他(她)並不关心,甚至可能幸災乐祸。我们若不饶恕,苦毒怨恨只会继续蹂躏我们自己。
  主耶稣教导我们要“七十个七次”-也就是说要完全地,毫无次数限制地饶恕。慈爱的主耶稣,祂不愿意我们以恶胜恶,活在痛苦中,祂愿意我们以善胜恶,在这弯曲悖谬的世代,作神无瑕疵的儿女,好像明光照耀,在我们生命中把祂的真,善,美与大爱表达出来。饶恕就是神大爱的彰显,也只有饶恕才能得着从神而来的喜乐。

5. 依靠主耶稣的大能大力去饶恕

  要完全饶恕施害者,在人是不能,在神凡事都能,让我们学习主的宽容,听从主的教导,靠主的恩典来饶恕。
  请看,当无罪的神子耶稣基督为担当世人的罪孽,被钉在十字架上受死,在极其痛苦之际,垂死的神子尚且为那些钉死祂的罪人如此呼求:“父阿,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作的,他们不晓得”(路加福音23:34)。主耶稣对罪人的饶恕就是我们宽恕別人的好榜样,因为我们也是蒙主饶恕的其中一人。还有,圣经也再三如此教导我们:

“所以你们既是神的选民,圣洁蒙爱的人,就要存怜悯,恩慈,谦虛,溫柔,忍耐的心。倘若这人与那人有嫌隙,总要彼此包容,彼此饶恕;主怎样饶恕了你们,你们也要怎样饶恕人。”(歌罗西书3:12-13)

  看到这里,可能你又会问:如果我是那个曾经伤害了別人的人,该作什么去得着对方的饶恕?


“华沙之跪”纪念碑
  请看,昔日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一的罪魁祸首纳粹德国,曾给欧洲人民带来巨大的伤亡与痛苦。战败的德国真心忏悔,除了向世界庄严宣誓,永不再犯纳粹军国主义的历史错误外,他们历屆的领导人以身作则,代表其国家和人民向各国忏悔道歉:1970年,德国总理勃兰特(Willy Brandt, 1913-1992)访问波兰,在“华沙犹太人殉难者纪念碑”前双膝跪下,他面对的是六百万犹太人的亡灵,他说是“替所有必须这样做,而沒有做的人下跪了。”(註六)这就是历史上出名的“华沙之跪”(Warschauer Kniefall)-表明德国真诚的忏悔;1995年,德国总理科尔(Helmut Kohl)在访问以色列时,也在“犹太人遇难者纪念碑”前双膝跪地表示歉意(註七)。德国政府为了彻底砍断昔日纳粹主义的根源,又把打击纳粹主义列入国家刑法制裁,对纳粹言论零容忍,每逢二战纪念日,德国领导人都会代表国家深刻反省,向各国人民重申真诚忏悔和道歉。这是知错能改,以实际行动表达诚挚忏悔而获得了世界人民的接纳,即使连差点被纳粹德国毀灭种族的犹太人,也因此放下了仇恨,接受德国忏悔和道歉。今天的德国已经完全从战爭中走了出来,並且成为欧洲联盟一个举足轻重的国家。
  我们个人也当如此,假若曾经有意或无意伤害了別人,我们就应当尽可能,亡羊补牢,以实际行动向对方表达真诚的忏悔,恳求对方宽恕。
  我们更要向永生的耶和华神认罪,求神赦免我们的过犯,並且认定神必定会赦免我们,故此,撒但不能再控告我们了,因为圣经记载:

“我们借这爱子(神子耶稣基督)的血,得蒙救赎,过犯得以赦免,乃是照祂丰盛的恩典。”(以弗所书1:7)
“我们若认自己的罪,神是信实的,是公义的,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淨我们一切的不义。”(约翰壹书1:9)

故此,只要我们肯认罪悔改,愿意接受耶稣基督的救恩,神立时会赦免我们的一切罪孽,並把极度宝贵的永生赐给我们,让我们成为祂的儿女。故此。以往的罪孽不能再捆绑我们,我们借着神的救赎,可以得着从神来到喜乐,充实地活出得救的新生命来。
  亲爱的朋友,你愿意接受耶稣基督的救恩吗?主耶稣能赦免你的罪,並赐给你永生,使你能拥有一个充满爱,能饶恕自己的过往和宽恕他人的丰盛生命。

(註一至七:网络搜索)

(同载於Truth Monthly 真理报 美东版167期)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