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为爱腰千折

吟萤

 

  当我在这淒清霜露凝重的九月金门桥畔的寒夜里,以颤抖的笔触写下这个沉重的“爱”字时,心中的感受,一时难以述说。
  想到远方在災难中失去了家人与亲友的乡亲,想起了一些遭难的朋友,写下这个“爱”字还真是有千钧之重。
  这个“爱”字是要书写在一片片像血一般殷红的落叶上,再寄给那些在远方等待的朋友,经由他们一双双满盈爱心的手,将这一片片爱的树叶制作成爱的书签,夹进踏着耶稣的腳印-基督一步步留下爱之足跡,走向十字架的各各他血路的印记,与悲怆大地-记载神对人深切悲悯关怀的书页中,再由一双双充满爱心的手,分送到需要爱的读者手中。将神的爱与许多人的爱传递出去,其中的艰辛与爱意,岂是一个小小书写的“爱”字所堪承受?


踏着耶稣的腳印

悲怆大地

  制作这个爱的书签之历程,也充满了爱的艰辛。一个八旬的老者每晨策杖爬了一段山路,踱到九月的寒林下,佝偻着腰身在地上拣拾一片片的落叶。叶片殷红如血,吸引着他的目光与手指。他艰辛地弯下痠疼的腰,曲着沉重痛疼的双膝,俯首将一片片红叶拣拾起来装入袋中。每拣一,二片便要直起腰来,作一个深呼吸,換一口气,在俯首弯腰继续拣拾。拣满了一袋,踏上蹒跚的归途时,內衣早已溼透。将这一袋红叶倒在桌上时,叶的芳香与泽彩便一齐溢出,然后再逐片检视整理;挑出可用者,还要先用纸拭去叶上尘土与露水,才能夹入书页中。当逐片检视时,会发现叶的红色有各种不同深浅的层次,不但颜色与造型各異,纹理与斑点每一片也都不同,令人惊叹造物者的奇妙构思。叶的造型多半像熟透的苹果,但也有些像美人弯弯的眉,同一棵树会长出不同形状的叶子,应是创造者的奧秘,无人能懂。每一片树叶也都是一首秋兴诗的俳句,叶上的图案与斑点,以及虫豸口器咬出来的各种图案,都有读不完的生命故事与注腳。将红叶捧在掌上阅读,不禁使人悠然神往。
  将这些红叶夹入不同的大型书冊中,再堆疊起来成为一个书塔,几天之后便能压平成为可以书写的叶笺了。夹页的大型典籍有The Interpreter’s Bible全唐诗辞源辞海,再压上二十四史苏东坡全集,以中西合璧的压力,再三,四天之后便能压平。余下的工作便是书写了。将一片片的红叶书写上一个爱字,算是这项工程中最轻易的;一大堆树叶可一挥而就。
  但要用整天的时间才能书写出千枚红叶,树叶多半粗糙吃墨,有些卻平滑如丝绢,挥毫书写比蔡襄所心折的“澄心堂”的宣纸还好。唐代草书大家怀素用蕉叶作书,不知下笔的感觉如何,但这种红叶只能容一个小小的爱字,草书是无法挥洒的。
  接下来艰辛的工作才刚刚开始;将写好的红叶放在纸盒中,打包寄回台湾去。由太平洋另一端那些爱的志工们接手与接力;他们要将红叶贴在印好署名与印章的纸片上,再装入塑胶袋內,才能成为书签,而最后才交在爱心义工们的手上,再一本本分传给读者。
  这一个小小的,书写着爱字的红叶书签,看起来十分简单,但叶与签上卻载满了沉重的爱心;满载的爱心由西方传到东方,再经由许多心与手的传递。一片小小的红叶,一个小小的书签,载不动这许多爱心。而其实真正要传递与分送的,卻是天地间的大美与大爱,是血一般殷红的基督十架之爱。
  “折腰千次终不悔,为爱制笺应感恩”。只要能将神的爱传出去,便是一种恩典与福分。

本文选自作者著作岁月沉香:小书斋作文习字敘。
台北:道声出版社(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号,电话:(02)23938583)
(书介及出版资讯:https://shop.taosheng.com.tw/goods/content?c_id=&g_id=1200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7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