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天说地 ✐2015-02-01

“诚信”如今只沦为一个虛拟的目标了吗?

殷颖

 

  基督对诚信的涵义及肇始者早已下了定论:

“你们是出於你们的父魔鬼,你们父的私慾你们偏要行,他从起初是杀人的,不守真理;因他心里沒有真理,他说谎是出於自己,因他本来是说谎的,也是说谎之人的父。”(约翰福音8:44)


Adam and Eve in the Garden of Eden
by Wenzel Peter, 1745-1829

撒谎是撒但的专业,也是他的事业。魔鬼的事业由伊甸园中开始,他成功地掳获並掌控了亚当,夏娃夫妇,攻下了決定性的一城。此后他的撒谎事业,在人间世无往而不利,由此开始人类的始祖便因犯罪而种下了撒谎的基因,放眼今日世上的七十亿人口,有谁能逃过撒谎这道关口;保罗所言不虛,人內心中的两个律,永远处於斗爭状态;撒但安置在人肉体中的谎言DNA,虽每战必胜,无坚不摧,但人性中未完全泯灭之神律仍在,即保罗所云“我所愿意的”,撒但常常要人说谎,但人开始时还是希望要“诚实”,故诚信原本为人的初衷,卻不幸每战皆北,最后还是肉体说了算,要做“我所恨恶”的,所以撒谎应原本是人所恨恶的,但无论如何,总逃不掉谎言的控制,最后脫口而出的还是无奈的谎言。诚信只能虛晃一招而已。说起来“诚信”原为人的首选,只是说出口时会全变了,成为谎言。
  真理就是诚实,中国古时的商贾,生意往来只凭一句话,決不反悔。所谓“货真价实,童叟无欺”,购销货物也不必订合约,只讲一句话,在自家账本上记一笔即可;赊欠的东西都是由店主记在折子上,到年底去赊欠的客戶家收帐,沒有不认帐的。但这种时代一去不返,如今订了合约,再去公证了,到时候也不一定能收到款。诚信云乎哉;早已成为过气的名词了。“诚信”在如今这个世道上,早已成为字典中的一个虛拟,甚至反义的名词了,已沒有实质意义。“诚信”在当今的社会里,根本已沒有它的市场了。
  “诚信”已经成为一个消失的名词,这是真的吗?事实不然,“诚信”在今日的用处还大着呢,由某一方面讲;诚信的市场还十分红火,这要怎样讲呢?今日“诚信”虽已失去真实的效用,但虛拟的效用还在;“诚信”在政治市场上,效用最大;人人都知道政治领袖根本不会讲诚信,但这些人卻都要标榜自己的“诚信”。媒体的评论者不断地向政治领袖喊话说:“执政者最好的政策就是诚实”。但人人都知道此为不可能之任务,但大家卻都当做一个虛拟的标准去期待;一旦发现竞选者有道德上的隐匿瑕疵,便会在竞选名单中除名。主政者如发现有不诚实的情況,便会要求下台;最著名的事件,莫如美国尼克逊总统(President Richard Nixon, 1913-1994),因他在“水门事件”(Watergate scandal)上撒了谎,最后终於黯然去职。但大家卻天天在撒谎,都活在谎言中,但卻又十分向往能有一个诚实的领袖,这是可能的吗?说穿了都是自己在骗自己,将诚实当一个高高在上的虛拟目标;自己不能行,卻冀望一个选出来的领导者可以行,说白了,这根本是一个虛拟的诉求,卻常常会变成一个攻讦他人的借口:“你撒谎!”说出时理直气壮,无论为个人或团体甚至国家,都会使出此招,让对方无力招架。攻讦者振振有词,好像永远站在诚信的一方,其实自己说的谎言決不比对方少,只是在这个节骨眼上佔了上风。其实,人能将诚实当做道德的标准,还是好的,因虽属虛拟,但还能承认诚实的价值;最可怕的是根本将诚实丟棄了,早些时某宗教政治团体便祭出它政策性的宣示:“有比诚实更高的道德标准”;此言一出,便将诚信连根都挖出来拋棄了。明目张胆地为撒但作伥,真是造反有理了。

  从前许多恐怖分子会扬言他们的恐怖攻击,是因对方偏袒某个国家或族群,他们使用恐怖的手段,是要报复与维护某种正义,总还算有个借口;近来有些恐怖者根本不用借口,坦言要杀人,是因为他想杀人,因为他憎恨对方。其实並无一定的理由,而且根本也不需要什么理由,因为他喜欢杀人,这才真正可怕。由杀人有理到杀人不需道理,将撒但的本来面目赤裸裸地摆出来了。正如耶稣所说的:“他从起初是杀人的,不守真理,因他心里沒有真理。”(约翰福音8:44)但诚实还是不变的,最高的道德标准,与永恆的真理。基督便是为维护这个真理为人类走上十架。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两家斗爭 ✍于中旻

谈天说地

复活主的三现 ✍凌风

谈天说地

大同社会 ✍于中旻

谈天说地

相爱 ✍亚谷

艺文走廊

扫罗王的独白 ✍凌风

谈天说地

从世纪船难谈见死不救 ✍林向阳

乐趣飘送

乐坛巨星殒落 ✍曲拯民

捕光捉影

捕光捉影:佛罗伦斯印象 ✍郭端

点点心灵

三月的奇蹟 ✍音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