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一片枫叶

于中旻

 

  偶然搜检旧箧,见到一片变色的枫叶,上面写着一个“爱”字,遒劲的毛笔书法,颇能现出写的人的性格,表露着真挚情谊。
  几年前,殷颖牧师寄来的,夹在圣诞新年贺卡里,已是陈年旧事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冒着瑟瑟深秋的寒风,扶着杖,在他旧金山家附近的金门公园里,拮拾起片片的落地红叶,再压平了,写上字,邮过重洋,才达到收书人的手中。
  一片枫叶,虽然是免费收检的,虽然已经褪色了。卻不啻是“家书抵万金”,蘊涵着多少的深情厚意!
  现在寄的人,也仿佛一片枫叶,靜靜的飘逝了。
  殷颖似是生在秋天里。他的春天非常短暂。随着內战燃烧到山东,他被迫离开家乡,新绿少年,当了不成熟的小兵。偏遇上兵败,腿上中了破弹片,几乎丧生。后来随难官难民,逃到了澎湖。那些人怀疑加上残暴的报复心理,明知他是无辜,还是把他连番折磨得夠了,后来发配到惩治流氓顽犯的火烧岛。这让他的生命,进入了肃杀的秋天,漫长的秋天!
  奇妙的是,当年他在故土的时候,基督教的道种,播在这幼小的心灵里,稚弱的苗儿,饱受长久的摧残,得主的保守,竟然茁长壮大。信心经过熬炼,渐成精金。是“思想进步”的罪名,把他送进了牢狱—那些迫害他的人还真说对了,他不仅进步,还要再进步,更要向上,再向上—他走出了绿岛囚室,飞向了蓝天,读了神学;作登坛说教的牧师,並用笔墨宣教!虽然在那时代,沒有谁能像司马迁,用不受羁束的笔写出信史;“然而神的道卻不被捆绑”(提摩太后书2:9),他用文字,把信仰传播到远方。
  白色恐怖使他越皞白,信仰得以昇华。代价是长久的营养缺乏,精神和躯体的残害,给殷颖留下了一身疾病,和心灵上的阴影。想想看,同处狭隘囚室,瘦成骷髅般的少年人,一个晚上就被丟进海餵了鱼,或受其他处理,留下的恐怖印象,对於当时的少年,该是多么残酷!成绩是缠磨的痼疾,特別是读书人,著书人最宝贵的眼睛,竟然越来越差,自己知道沒有希望复原,惟有接受视觉的窗戶,越来越加昏暗!后来得装备好几个不同的放大镜,才可勉強读写。想他将来复活见主耶稣基督,最该感恩就是“如今仿佛对着镜子观看,模糊不清;到那时,就要面对面了。我如今所知道的有限,到那时就全知道,如同主知道我一样。”(哥林多前书13:12)
  感谢主的恩典,蒙主救赎的人,到底比野地的花草贵重得多。他到了通常接受为有去无回的火烧岛,主卻保守他不被丟在炉里焚烧,而是从炼炉中走了出来,成为主所用的器皿,造益许多的人。
  记得:几年前访问殷牧师的书斋,见他致力临摹郑板桥的书法。很多人都知道,郑书“难得糊涂”的橫幅。这可是真聪明,是苟全性命於乱世的艺术,不少人想效法这处世哲学,卻都沒人学得来;据说:殷牧临郑书体,几可乱真,不知这点超越板桥不?读到郑如此说:

以人为可爱,而我亦可爱矣。以人我可恶,而我亦可恶矣。东坡一生,觉得世上沒有不好的人,最是他的好处。…年老身孤,当慎口过。爱人是好处,骂人是不好处。东坡以此受病,況板桥乎?(历代名人家书“郑燮与弟书”)

郑有个好想法,卻作不到;推还给苏东坡。二人都是好人,所缺少的在於爱。殷牧卻作到了。沒听见他骂人,连被称为“小丁光训”的周联华,因为宮廷太监牧师,许多基督徒对其人颇有谓词,他也可以真作朋友。能有如此修养,不是別的,是其有包容的爱,能“以人为可爱”。未曾请问其端,想是殷牧以“百合”名其斋的又一因吧!
  无论如何,殷颖牧师固执的喜欢百合花。从他起初在道声出版的百合文库,到他临歇场时的由小书斋到百合书屋,都是以“百合”为名。他的文章都美得像诗,他的人生也像诗。只是周围的人,连基督教圈子里面的人,並不都能体会他的心意,使他如“百合花在荊棘內”(雅歌2:2),不知道什么风吹来,就领受刺的印记。在那本印刷得很精美的书里,有些往事並不是新鲜的,再出现时,就像是又被风吹来,吹来,读者不难想像,写的人曾如何被扎得遍体鳞伤,作者称之为“荣耀十架”。还是读这阕“百合花颂”吧!

百合花颂

我是野地的百合花
我要讚美上帝的伟大
我不劳苦也无需纺纱
上帝赐给我的衣裳
远胜轻盈的丝绸
美逾绚烂的朝霞
多少人投我以羨慕的目光
多少人将我的顔色临摹入画

我的气息馥郁清澈
我的装饰美丽豪华
一切人手所造的都不能比拟
更远超所罗门王的荣华
我仅是野地里的一朵百合花
宇宙万物都出於祂奇妙的造化
一切荣耀都要归於耶和华
一切荣耀都要归於耶和华

我是野地里的一朵百合花
我要歌颂复活救主的伟大
造物主虽未给我歌喉
我卻以百合喇叭向人们说话
当微风播放我芬芳的气息
当阳光照亮我微笑的脸颊
我正在高唱哈利路亚
听!这是我无声的讚美与见证
讚美上帝的奇異恩典
见证复活基督的荣耀十架

  著者还把这歌词,配以孟德尔松的乐曲,可以唱诵。
  他爱百合花。神眷顾他像眷顾野地里的的花,更眷顾寻求神的国度和祂义的人(马太福音6:28-34)。也许,出乎有些人的意料外,从胶州,到台湾,再落足美国的土地。柔弱的百合花,长大了,长老了,更是像一棵坚強的树,枝柯延伸成荫,结果累累。
  百合花,永不凋残。一片红叶,永不褪色。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3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