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品泉

吟萤

 

  我自小便对泉水有一种神奇的感受,即使是一泓小小的泉水,我也能体会到它的生命力,而呆呆地看上半天。我第一次受到泉水的震撼,是刚到济南的时候;那里是一个可爱的水乡,济南的七十二泉,名闻全国,而以趵突泉为最。记得我去赏趵突泉时,见到由水中突出,不舍昼夜的数尺高的水柱,看得神往不已。济南真是一个泉水充沛的地方,每一口水井的水都涌满到井面,人们可以拿茶杯在井中舀水,绝不需绳索等工具。甚至用一支筷子往地下一扎,拔起来便是一线清泉。而济南又是一个十分干燥的地方,一点也不潮湿。我在全世界走过许多城市,还真找不到一处那样可爱的泉水之乡。


约但河

  我也喜欢探索泉水,最难忘的一次是远征以色列的北部,到山林中去找寻全长约三百公里的约但河水源,当我们寻到那一股泉水的源头时,那种喜悅真是难以言述的。
  泉水要自然发生的才可以观赏,今天的人工泉到处都是,连日內瓦湖中举世闻名的一线天,泉喷出湖面数十丈,由远处看去,高与山齐,也仅可衬托湖山之美,泉水的本身並不足观。自然的泉水,哪怕是浔浔细流,也有一种天然的韻致。
  古人枕石漱流,才是品泉的高士。泉水之異於自来水,是因为它未经过人工的“卫生”处理,未失自然,水质保持原味,因之无论煮茶,酿酒都有自然的芳香。故乡崂山的矿泉,便是泉水中的上品。今天各种加工的饮料充斥市面,但要想喝一口清冽的泉水,卻是难得的享受了。
  物质的泉水如是,心灵的泉水亦然;当你将心中的一切俗物沉淀,让心灵掙脫七情六欲的枷锁,名利现实的羁绊,让明透的思维与情绪,自然地由心湖中升起,无论是澎湃的思潮,或涓涓的情致,发而为一首诗,一篇文,或一支歌,都是一种珍贵的泉水,可以耐人品尝,而滋养人性灵的东西。

本文选自作者散文集秋之悸
台北:道声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号,电话:(02)23938583)
(书介及出版社资讯: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4.htm
北京: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阳区西垻河南里17号楼,电话:(010)64668676)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8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