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点心灵 ✐2011-01-01


冻蕾

湮瀅

 

  庭园中的十几株玫瑰,去年夏天经过我细心的培养,曾经绽放了满园的颜色,深红,橘赤,纯白与浅黃,疊印在修剪得颇为整齐的朝鲜草草地上,为我的庭园增色不少。来访的客人,都会引为讚赏与谈话的资料。我自己漫步在玫瑰花丛,也颇能领略到所谓雅人的情致。
  玫瑰在盛夏极易绽开,晚间才发现一朵嫩蕾,早晨浇水时,便已经展苞开放。时序进入秋天,花朵便逐渐減少,而当冬日的寒流袭来时,花朵更愈来愈少了。有时在枝上出现了一朵蓓蕾,几天以后,你会看见它仍然楚楚地瑟缩在枝头上。包在外面的萼瓣,冻得变成深紫,看上去令人怜惜。
  这几天冷得特別,除了早晨浇浇盆花外,我很少在园中逗留。但今晨忽然发现在花丛中,绽开了两朵深红色的玫瑰,在寒冷的晨风中喷射出一大片的鲜红,非常惹眼。当我走近它的时候,寒香袭面,它傲然地沐在冷风里,经过几度的掙扎与奋斗,终於突破了寒流的封锁,勇敢地将它的颜色与芬芳呈献给这个世界,完成了造物主赋予它的使命
  我默默地在花前站了好一会,这冷凝的色香带我回到酷寒的故乡,使我的回忆冻结在那段风雪漫天的日子里。

  在北方像这样寒冷的腊月天,除了雪的莹白之外,真是难得看到別的颜色了。能耐得住那样奇寒的恐怕只有后园的那几株腊梅了。梅花能在严寒中吐蕾,想起来真是神奇。当一颗颗的花苞,由光禿禿的枯枝上钻出来,在北风与冰雪的威胁下,出现在枝头上,看起来好像冻成了琉璃球。但在一个雪霁的清晨,推开后园的柴扉,踏着埋胫的深雪走到梅树下,会惊異地发现,树上开满了鲜红与淡黃的梅花,那些看起来好似冻僵了的蓓蕾,竟然突破了冰雪的重围,在雪地的白纸上,豪壮地写下了她的香与色。人站在这幅雋逸的作品前,连寒冷也会忘了。
  由故乡的腊梅,再回到眼前的玫瑰,我忽然憬悟到今天这时代的寒流,正在袭击着青年人的心。这被称为“迷失的一代”的一朵朵的青春的蓓蕾,为什么不能像这朵玫瑰一样,发挥生命的潛力,突破这时代的寒流,绽放出光与热的花朵。

本文选自作者散文集秋之悸
台北:道声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号,电话:(02)23938583)
(书介及出版社资讯: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4.htm
北京: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阳区西垻河南里17号楼,电话:(010)64668676)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艺文走廊

完全的爱 ✍凌风

谈天说地

不靠自己只靠神 ✍亚谷

艺文走廊

你的名叫以色列 ✍凌风

谈天说地

溫和 ✍于中旻

谈天说地

锁园香气与美果 ✍于中旻

艺文走廊

疫境诗两则 ✍安吉

寰宇古今

十字军东征的教训 ✍史直

点点心灵

故乡的夏声 ✍音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