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藏书之乐

吟萤

 

  人人似乎都有一种收藏的嗜好,有人收集火柴盒,有人收集鸟类标本,有人集邮,有人收集钱币,古董。而这些兴趣,又往往与他的专门知识及经济能力有关,因为有许多收藏的本身便是一种学问,而且沒有巨大的财富是办不到的。但有一种收藏,可以增加你的知识,而又不需要很大的财富,那便是藏书。
  提起藏书来,可真是与我结了不解之缘。我藏书的兴趣是由家父遗传的,我自幼便在藏书的环境中长大。我家里有整整一屋子的书,排满在好几个湘妃竹制的及紫檀木制的书架上,另外还有些稀世的珍本,藏在樟木箱中。这些书平时多半不许小孩子翻动,只有一种情形例外,那便是每年伏天的晒书。在几个天井中,用长条木凳及木板排成一条条的晒书架,金家动员将书由架子上搬下来,再将书函打开排在木板上晒,这种工作要持续好几天,才晒得完。面对我来说,这是一年一度最好翻阅书中插图的机会,因为藏书多半为木刻的善本书,而其中有不少小说,鼓词在每本书的前几页,都有繡像。这些木刻的繡像插图,虽然印工都欠佳,但对儿时的我来说,是充满了兴味的。那些仕女,英雄,响马等各式人物,导致我后来废寝忘食地读小说,养成了幼时阅续的兴趣。

  我家的藏书中,除了大量的古书以外,新书也不少,连五四时代几本著名的杂誌由创刊号到最后一期都有收藏。后来林语堂先生知道我家曾收藏过他编的几本杂誌,他还感慨地说,连他自己的收藏也不全了,对遗留在大陆的藏书,都相对叹息。家父对新旧文学都有相当造诣,而他的那些藏书,便培养了我早年对文学的爱好。来到台湾以后,在行囊中带的几本书,都散失了,看看这里的公私立图书馆,许多还不如我家的藏书多。而且早期本省印刷,翻版的书,质地都很差,总引不起有系统地收藏图书的兴趣;再加上这里的气候潮湿,书籍不但易蛀,更易发霉。但时间久了,由於实际的需要,手边的图书便会自动增加,由一个书架到另一个书架,每次搬家,总是书多为患,虽然不断地分散赠送,但书架上的书仍然有增无已。这些书便成了我的财产,现在如果我手边缺少了图书,真不知道日子会怎样过。这些藏书对我的事业,工作提供了最直接的帮助,不但成为我的良师,益友,顾问,工具,而且为我提供了消遣的最佳方式,一卷在握,一书在手,其乐无穷。许多儿时读过的书,因当时只读故事,不求甚解,如今再读,更觉受用不尽。许多诗词奇文,百读不厌,而且不断由旧书发现新的含义,新的境界,更觉得这些书籍是发掘不尽的宝藏。它不但不会随通货膨胀而贬值,反而会随时间而增值,愈久愈香。十年前我由费城一家旧书店中花了二十五美分买了一本诗集,毛边的二十五开本,用凹凸版印的插图,十分精美,诗句晶莹可读,暇时偶然翻开,心中便会再溢出一片美感。
  无论我旅行到什么地方,时间多么匆促,我一定要看看当地的书店,而往往一钻进去,便会消磨几个钟头,离开时总不会空手出来,因之,藏书常是我行囊中最沉重的部分。

本文选自作者散文集秋之悸
台北:道声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号,电话:(02)23938583)
(书介及出版社资讯: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4.htm
北京: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阳区西垻河南里17号楼,电话:(010)64668676)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