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一小块切割的阳光

湮瀅

 


Photo by Jessica Lewis from Pexels

  加州的阳光,说起来还颇有点名气:它不像有些地方骄阳酷热,如不撐伞皮肤恐遭灼伤;炽烈的阳光,还可能烤焦农作物造成災害。相对来说,加州的阳光,是溫和的。旧金山四季如秋,阳光便显得金贵;中午,下午都还常见有人躺在草地享受日光浴,这在其他地方是极少见的。
  我居处后院,空间不大,四围又有三层楼房与丛树环绕;西侧虽无建物,卻有一株邻院的参天大树,挤掉了大部分阳光。早晨,我到后院散步,只能在楼宇与树丛间,被挤压,切割出来的一小块阳光下散步。“物以稀为贵”,我后院这块经切割賸留的阳光,倍觉珍贵。
  犹忆青少年时期,我被澎湖军方无中生有,诬陷为政治思想犯,关进山洞黑狱中数月。洞中,伸手不见五指,昼夜不分;洞口,悬着一盏小煤油灯其光如豆,小灯所产生的煤煙,卻能将洞中五十多名囚徒的脸,燻得乌黑如同鬼魅。在街角倘若意外撞见这些白色恐怖囚犯,路人肯定惊吓得拔腿狂奔,或跌倒在地。
  军方每週放封一次,每次一刻钟。洞外囚院约二,三十米见方,周围环绕着插了铁藜的高牆;所幸,囚院中间留下了一小块切割出来的阳光。囚犯们或坐或立,空间虽略显拥挤,仍能享受片刻珍贵的日光。抬起头来,也还能仰望久违的蓝天;在此之前,我从未感觉:阳光与蓝天,是如此美丽可爱。囚徒们个个仰着黑脸,享受一週仅十几分钟溫暖阳光的抚慰。它,如一道灵光,直透胸臆。更令人意外的,老天还在插了铁藜的高牆外,悄悄地伸进几片绿叶。蓦然见到这几点象征生命的绿色,有的囚徒还感动得淚光盈睫。
  眼前,我后院这块切割出来的阳光,以及周边的绿,都仅仅是大自然给人的一丁点赐予。由於它们被切割得很小,人才懂得充分珍惜,並能确切地亲炙,享受它。
  若身处一望无际的阳光下,或一大片纵目难尽的绿野里,人反而会轻忽了它们的价值。在这一小块切割出来的阳光与几片绿叶下,人才能体认並感悟大自然的恩宠,並深深感激。
  昔日,我在黑狱山洞旁囚院中,短暂享受的阳光,其实,比现在我后院中这一小块阳光还大得多,但感受迥異。那时,是在刺刀与铁藜下,生命备受威胁,完全失去自由。如今,我后院这块切割出来的阳光,虽比囚院中的阳光范围还小,但我不受任何拘束限制,举步便可走出去,到外面无垠的阳光中,随意倘佯。区別,只在有与沒有自由。
  唉!在这样美好的春天,一个举步维艰的老人,不但能拥有这样一小块切割出来的珍贵阳光,还可以品味阳光下各色玫瑰花的甜香。时屆晚年,又值乱世,还能安閒自在地踱步,对我来说,应为恩典中的恩典,岂可等閒视之?此时此刻,怎能不让我诚心诚意地向上苍,献上我最真挚的感谢!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