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盼望

谢锡命

 


莫泊桑 Guy de Maupassant

  法国十九世纪下半叶著名中短篇小说家莫泊桑(Guy de Maupassant, 1850-1893)说:“人生活在希望之中。旧的希望实现了,或者泯灭了,新的希望的烈焰随之燃烧起来。”每个人,用不同的“盼望”,铺砌自己人生之路:有“成功的”,“失败的”,“坎坷的”,“平坦的”,“歧路”,“迷路”,“荒路”…但不管希望的工程如何“伟大”,人因生命的有限,最终自己不得不与之告別。因此,“盼望”是人们“老生常谈”的话题,又是单靠人的智慧,理想,奋斗,找不到完满答案的人生课题。人不知道有一真实美好的“盼望”,是造物主赐下的;“从创世以来”就已崭露曙光(希伯来书4:3;创世记3:21),到“后来的世代”,借着耶稣基督已完全向世人“显明”(以弗所书2:7)。这是祂亲手为人类开辟的“一条又新又活的路”-盼望之路(希伯来书10:20)!
  人们曾用华丽的词藻,奔放的豪情,讴歌人的“盼望”:

“希望是风雨之夜所现之晓霞”
  -德.歌德(Johann Wolfgang Goethe, 1749-1832

“希望是恋人的手杖,带着它前行,可以对抗自觉绝望的思想”
   -英.莎士比亚(William Shakespeare, 1564-1616

然而,抒发如此浪漫激情的诗人,在其人生和不少作品中,亦时有失望情怀的坦露;另一些现实的思想家,文学家,则用灰暗的色彩描写人的“盼望”:

“希望是很好的早餐,卻是很糟的晚餐”
  -英.培根(Francis Bacon, 1561-1626

“希望,希望,用这希望的盾,抗拒那空虛中的暗夜的袭来”,
“盾后面也依然是空虛中的暗夜”
  -鲁迅(1881-1936)野草.希望

“惟黑暗与虛无乃是‘实有’”
   -(鲁迅致许广平书信)

  面对“失望”与“绝望”的痛楚,人们又寻找哲理性的“安慰”,晚唐诗人李商隐(约813-约858)的詠“月”诗,便是一例:“初生欲缺虛惆怅,未必圆时即有情”。李商隐生平受佛学思想影响,其诗意思说:月初生未满时,我们盼它圆盈,待到月满了又残缺,人们更伤感,其实何苦呢?因“圆缺皆幻”,月“圆时”也未必对人有情。人之“盼望”,亦如月之“圆缺”,情感不必受环境的摆弄,把“盼望”与“绝望”的分野泯灭,做到“坐忘”和“一切皆空”,人就可以从悲哀中解脫。这显然是自我麻醉的虛妄。
  人们说“盼望”,盼“盼望”,到今天后现代时期,又出现与传统有点不同的“变形盼望”。真,善,美的理想,为恣意纵慾的享乐主义代替;今世主义及偶像崇拜,取代了对永恆真理的寻求;“天长地久”,美好圣洁爱情生活的向往,变成了“瞬间拥有”,“速食感情”,“填补式感情”的迷恋…这一切,成了腐蚀现代人心灵的巨大魔力,风化所染,渐成时尚,过去鄙夷不屑的,现在看为吃香可羨。即使沒有堕落至此,对不少人来说,名利,地位,物慾,也构成巨大的社会无形精神压力。越要“上进”的,越不能忍受暂时的后退或失败;慾望激起的“意志”表面越強的,挫折时情感显得越脆弱,甚至陷入大悲观大绝望中…这可怕的现实,正应了圣经的预言:末世时期,魔鬼用物慾,情慾,異端,偶像迷信,“作世上的淫妇和一切可憎之物的母”(启示录17:5),引诱人沉沦,走向绝望。
  尽管现今人们物质生活较历史上任何时期丰裕,然而,各种苦难一点沒有減少,而心灵上的空虛,失望,绝望更有甚於前,人类空前需要一个能使人摆脫罪和死亡,获得“拯救”的“盼望”(路加福音19:10);一个有“永远的安慰”的“美好的盼望”(帖撒罗尼迦后书2:16);一个不会死的,世界不能夺去的“活泼的盼望”(彼得前书1:3);一个凭信心领受的“福音的盼望”(歌罗西书1:23)!
  这“盼望”是唯一真实可靠的。


雨果 Victor Hugo

  十九世纪法国又一位伟大的作家雨果(Victor Hugo, 1802-1885)说:“在梦中播下再多种子,也得不到一丝丰收的喜讯;在田野上哪怕只播下一粒种子,也会有收获的希望。”这句话可以借来说明上述道理:因为“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罗马书3:23),人们的“盼望”再好,也不能达到完全圣洁,不能达至永恆。圣经有一句富於哲理性的话说:人间“所见的盼望不是盼望”(罗马书8:24)。是的,我们见过许多人间的“盼望”,见过它的“成功”,也见过它的失败;失败的长已已;“成功”的,也都成或将要成为“过去”。故人的“盼望”,都是“梦中播的种子”。只有创造天地万物的神,借着耶稣基督,祂把“不能坏的种子”-“神活泼常存的道”,撒在人们的心田里,人就得着“重生”,得着新生命和永远的“盼望”(彼得前书1:23)。
  得着这个最大“盼望”,人在地上生活的各种小“盼望”,只要合神旨意,也就真如法国诗人雨果所说:“有收获的希望”。
  得着这个“盼望”,人在顺境时不骄,在逆境时不馁。耶稣是苦难的人永远不离不棄的“安慰者”(路加福音2:25),只要你信祂並常读祂的话语,可使脆弱者变得刚強,忧郁者心灵苏醒,绝望者重振生之勇气…圣经诗篇里有一首诗,这样讚美赐“盼望”的神:

我的心哪,你当默默无声,专等候神,
  因为我的盼望是从祂而来。
惟独祂是我的磐石,我的拯救;
  祂是我的高台,我必不动搖。
我的拯救,我的荣耀都在乎神;
  我力量的磐石,我的避难所都在乎神。
             (诗篇62:5-7)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