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由托尔斯泰名著《复活》释出的信息

殷颖

 

阳春召我以烟景
托翁执笔著文章

 


托尔斯泰著复活
1900年美国初版

  我暂忘病痛,大步走进“百合书屋”。一道春暉迎面,满室百合芬芳,托尔斯泰的复活,倏忽跃入我眼帘。
  主复活的信息,由旭日阳光向人间宣示,野地里的百合花再以它的馨香传播。当年满脸惊疑的基督门徒,都比那些爱主的妇女们迟到了些时,其中还夹带着一个关在“实证主义”门內的多马,他所表达的种种疑虑,不是正在为撒但仗“疑”执言吗?
  “主复活了!”“主真的复活了!”是由一位东正教小教堂的教士口中,释出的复活节信息,也是针对怀疑论者最直接,最精准的答覆。
  飘洒着满腮於思的托尔斯泰以他如椽之笔,在十九世纪便以文学巨笔写下了复活信息。
  复活这部基督教文学小说,是托翁一生中的封笔之作。期间他还著作了战爭与和平安娜.卡列尼娜等两部著名小说,而复活则是他毕生的力作。复活书中的故事,皆为真人真事与真实人性记录。故事源自一位法官朋友所讲的历史事件,托尔斯泰经过详细调查,又阅读了许多相关资料,並亲自向相关人士访谈,再仔细研究,分析,花了十年时间辛苦笔耕,数易其稿,才完成了这部划时代的巨著。它几乎可与曹雪芹的红楼梦写作经过媲美,是一部血淚交织,深度探索人性,並彰显生命信仰的大书。
  复活描写男主角聂赫留朵夫与女主角卡秋莎玛斯洛娃,在沙皇统治不公不义及腐败官僚的迫害下,特別是当时司法制度可恥残酷的制度下,导致沉冤难以昭雪之受害人的鲜活记录。托翁以愤怒的史笔,以沉重但细腻的笔触,将黑幕中的受难者掷向当时的黑暗制度,並发出怒吼。他所执的那支笔,几乎与圣经中一些旧约先知(如何西阿,弥迦等)泼出同一墨滴。托翁以笔为鞭,让正义的鞭影指向那些缺乏良心的执政者,使他们在正义鞭影下惶恐,战慄。
  聂赫留朵夫当时正是一个出身贵族,浮华悖德的浪荡少年,卻被任命为法庭陪审员。在审理一件谋财害命案件时,他惊異地发现被指控为杀人犯的二十六岁女犯,竟是他姑母的养女兼婢女─卡秋莎玛斯洛娃。当年他还是个大学生时曾和卡秋莎相恋,並进而使其失身。但由於彼此的身分悬殊,难以婚配,当时聂赫留朵夫即将入营服役,而他对卡秋莎玛斯洛娃的恋爱也並未认真,随即拋棄了她。卡秋莎卻怀了身孕,被主人赶出家门,她所生男婴亦随之夭折。她为了生活,不久便坠入风尘,成为无照妓女。
  聂赫留朵夫终於发觉自己昔日不道德的荒唐罪行,如今害了眼前这位女子沦为“杀人犯”,不禁惊恐地打了一个寒噤。原来他过往竟作下了这样的罪孽!昔日这种公子哥们的风流事件,无人会大惊小怪,不过作为饭余酒后拿来显本领的一碟小菜而已。这种事原本沒人会介意,即使有了不良后果,花些钱便可消災。若他坚持做从前那个昧着良心的公子哥,便应不动声色地与法庭取得一致的态度,即便因此毀掉一个女人,也沒什么了不起。
  但如今聂赫留朵夫的良心卻忽然醒觉了,顿悟今是而昨非。由於这种罪恶感的袭击,让他陷入深度痛苦与忏悔中,也使他前后判若两人。由於受不住良心谴责,他便到处为她呼号营救,以补偿他犯下的错误。但当时统治阶级腐败,司法制度黑暗,他的努力徒劳无功,所提申诉均遭驳回。卡秋莎依然被判有罪,判定流放西伯利亚四年刑期。
  聂赫留朵夫为替自己赎罪,不顾亲友劝说反对,毅然決然放棄家族财产,要跟卡秋莎同赴西伯利亚,甚至为了赎罪,愿意与她结婚,以乞求她的饶恕。但卡秋莎坚決拒绝了,因她不想影响他的前途,並決定要嫁给一个政治犯─西蒙生。她感受到西蒙生才真正爱她,不像聂赫留朵夫,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赎罪”才娶她。
  最后沙皇终於赦免了卡秋莎的苦工罪刑,改为调遣到西伯利亚附近的一个村落居住。
  聂赫留朵夫也坦然接受了她的抉择。他自己借着马太福音第五章与第十八章中的信息,领悟到生命的真谛。特別是马太福音第五章中基督教训人要爱你们的仇敌,及第十八章中天父对罪人的无限怜悯,所以人也应该饶恕他人。他们俩都由罪的綑绑中得到了释放,由黑暗中看见光明从而新生了。这两人皆已由沉重的罪恶中得到赦免,並在神的大爱中复活了。
  “主复活了!”“主真的复活了!”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1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