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狄摩西尼

于中旻

 


狄摩西尼

  狄摩西尼(Demosthenes, c.385-322 B.C.)出生在雅典颇有资产的家庭,幼年父亲逝世,在亲族监护下长大。
  古希腊男子的成功,必须骁勇善战,立功於疆场;或能言善辩,逞雄於议坛;另一项是绝妙的演剧艺术,当时虽然不能发财致富,就像今天的明星一样穷奢极欲,卻是赢得公众认可支持的方法。
  狄摩西尼想作辩士的动机,起初只是要得回未成年时被监护人非法侵佔的财产;不过,他有天生的缺点:体弱气促,声调不宏,还结舌口吃,成为辩士的希望,似乎甚为遙远。

励志隐跡

  二十岁的狄摩西尼,学习了法律,通晓逻辑和修辞,收集证据,写成了辩案,在公众法庭论辩,以冀收复该合法继承的遗产;但他虽以理胜,惜其理直而气不壮,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在失望的痛苦中,遇见了一个善於演剧的朋友。那人先让狄摩西尼诵读自己的讲词;然后,拿过讲词来重读,加上适当的強调和身势,显然成为另一篇动人的辩论!
  他有鑑於此,在家中挖掘了一个巨大的地穴,自己把头发薙去一半,以羞恥強制不能出门,彷彿从人间消失。有几个月,他口中含着石子,改进自己发音的声调,面对着一面大镜子,每天苦练演说;到气弱的时候,就以背诵古人诗词救济。这样,到再次面世的时候,彷彿从地平线下涌出的旭日,一个新的狄摩西尼从此出现!

议坛无敌

  那时的雅典社会,有一些代言人,或撰稿人,受人僱用,执行略似律师的事务,通常收费颇高;可惜的是只以胜负为心,对诚实公义的道德原则,则並不计较。
  狄摩西尼这人惯於保持靜默,除非对所论的要旨充分研究,平时不多言语;他准备资料,对历史事蹟加以描述,演绎,用於现实,以古喻今;他临事的急就演说,也能夠及时适宜,他预先准备的演说,则傑出无可匹敌。
  他相信,演说成功的关键,在於能夠具有说服力。有一个人来求助。在倾听他述说自己的案件后,狄摩西尼说,事情並未如其所言的发生过。那人情急起来,大声说:“确是如此!你不相信我的话吗?”回答:“我现在相信了。”
  354年,在公众演说中,狄摩西尼以压倒的优势,胜过其著名能言的对手,获得人民赞成,奠定他首要政治家的地位,成为实际统治雅典的首席政治家者。这系列的政策性演说,称为有名的“反腓力”演说,意指反对马其顿城邦的统治者腓力。不过,其內容除了激动爱自己城邦的情操外,也达激励雅典人觉醒,摈棄和平路线,兴起危机意识,建立海军备战,成功的把演说作操权的阶梯。其他的政客,则更佞口善辩,出主入奴,党同伐異,並不具备高远的理想,实质上缺乏道德意义。

武备不济

  338年,雅典与马其顿及其附从城邦交战,雅典为主的联盟城邦,是文化商业城市,面对英勇善战的马其顿军队,从接战开始,就显然力绌不支;据说,作为盟主的狄摩西尼,则丟棄武器,保身率先,奔逃恐后,形成災难性的彻底溃败。幸而腓力宽仁为怀,雅典得免严厉惩罚。
  公元前336年,马其顿王腓力突然遇刺崩逝。威胁雅典独立民主的势力消失,似乎渐现曙光。但不及一年,其王子亚历山大继起,较其父更为英勇猛厉,谕令雅典交出倡议独立的领袖们。雅典人派遣代表陈请,表示归附,始得撤销前令。接着,伟大的亚历山大率兵东征亚洲,攘外需息內爭,无暇顾及;一念仁慈,宽赦雅典,才暂得无事。

纵橫捭阖

  那时,有些希腊其他城邦,反马其顿的人,给予狄摩西尼鉅额贿赂,以成为政治避难者。经过查证,他以受贿被判入狱;不过,地方领袖们,又制造机会让他脫出,似乎是有意的纵逃。后来,更容许他归回,並用巧妙的手法,豁免其罚锾。
  到了330年,雅典人民想到他反马其顿的政策,由齐希芳(Ctesiphon)倡议,赠献狄摩西尼一顶金冠冕,表彰其功绩。政敌艾其尼(Aeschines),反对齐希芳尊崇造像的议案,並借此为由,转而攻击狄摩西尼本身。为了维护一生的声誉及功业,狄摩西尼应战。这最有名的“金冠”演说,吸引了广大的听众,从僻远的地方赶来;他词锋犀利,激烈而泼辣,很多予对方以人身诋斥,颇欠高雅,难免流为俚俗标准之下;但表決结果,以五比一绝对多数胜利,艾其尼並被判放逐。据说,艾其尼沦落到罗德岛,赖教授修辞学,勉強维持生计;狄摩西尼还资送银钱,救济其贫穷。

齎恨以逝

  伟大的亚历山大王,回师西返,到巴比伦的时候,竟以三十二岁的英年早逝(主前323年六月十日),未得返回希腊。希腊诸城邦,彷彿是从重轭下解放。但安提帕继亚历山大的统绪,雅典又必须仰其鼻息。公元前322年,其政敌当权,判狄摩西尼死刑;他只得再走上逃亡之途。
  狄摩西尼逃入一处庙內,以求庇护。有人迫他致书安提帕认罪求恕,冀望可获得原谅。这对惯於翻云覆雨的政客,该也不算少见。但他已经厌烦政治上的把戏,还想保持最后人格的尊严。
  年老的狄摩西尼,在前一夜作梦,梦见自己参与戏剧竞赛;他以优異的演出获胜,只是因装具低劣,被判失败。他认为寿数已尽,该是完全退出舞台的时候了。他表示愿写书信,实则先服下毒药,但仅开始称谓,即伏案假作沉思状,等候药力发作;当別人有些不对,来试图推他的时候,发现他早已经逝去了。

世人褒抑

  以辩才闻名的狄摩西尼,不仅影响当世政治环境,改变雅典的命运,还超越时代,博得长久声誉。英国伊丽莎白一世(Elizabeth I, 1533-1603)女王,仰慕他的论辩,特地学习希腊文,希望能从原文了解其雄辩的神髓韻味。由此可见其受人仰慕之深。
  不过,生活在雅典,同一世代的哲学家,则另有其取人的标准,如柏拉图(Plato, c.428-c.347 B.C.),亚里斯多德(Aristotle, 384-322 B.C.)等,他们注重立身行事的伦理,因其相信不朽的灵魂,品德的至高价值,在哲学上着意深思明辨,造就启发性的教导,卻鄙视论辩演说,以其譁众取宠,无異於伶优;当时“假冒为善”的名词,即是起源戴面具表演者的意思。亚里斯多德推崇柏拉图,说他品德的高尚,以至“品德败坏的人,沒有权利称讚他。”所指的对象,就是沒有道德原则的演说家之流。

综合平议

  其实演讲是一种艺术,在於应用,自然沒有善恶可言。这使我们想到,耶稣用严厉语言,斥责法利赛人和文士“假冒为善”,所使用的确是同一个字,但其着意在於他们“能说不能行:他们把难担的重担捆起来,搁在別人肩上,但自己一个指头也不肯动。…”(马太福音23:3-12)主所描述的,正是“两面人”的职业演说家。他们言不顾行,行不顾言,贼夫人之子,至今繁衍不衰。不过,真正成功的演说家,不仅深晓如何说,还知道说什么,更重要的在於其为何说:存心是最重要的要件。如果教会以捧明星的心态,或宗教人忘记自己是主的器皿,寻求人的热捧,都是违背主的心意,窃夺主的荣耀。
  中国教会历史上,唯一蒙主重用的佈道家宋尚节,能夠既说且演,但不是表现自己,而是为见证主的荣耀,引人皈主得救。他虽可能是取法美国佈道家桑岱(Billy Sunday, 1862-1935),以其活泼动人的艺术表现,家喻戶晓;但到底是“以智慧和圣灵说话”(使徒行传6:10),使其与众不同。
  英国名牧司布真(Charles Spurgeon, 1834-1892),教导他的门徒,声音和演讲並非最重要的,主要在於其传播的信息。他举狄摩西尼和威特腓(George Whitefield, 1714-1770)为例,表明号角不在於其为金银或羊角作成;因为“号角是为战爭使用,並非为客厅的装饰。”值得我们铭记。


宋尚节

威特腓

  祝讲演事奉的人,洁淨自己的心,为主所用,弘扬主道主国。

(同载於圣经网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间”)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2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