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三种妻子.三种丈夫

余卓雄

 

三种妻子

  做丈夫很不容易,因为世上有三种妻子:第一种是以为“丈夫是別人的好”;第二种是以为“丈夫沒有丈夫气概”,第三种是看丈夫时基於“我不过是个女人”那种心理。
  第一种妻子喜欢把別人的丈夫比自己的,你看他多棒,赚钱有办法,你为什么不学他?
  第二种妻子常常责她的丈夫:“你不像个男子!”男子像什么?
  第三种妻子看丈夫是个皇帝,唯命是从,如果有些丈夫真的做起皇帝来,还不是她纵容的吗?
  一个妻子对丈夫失望,认为他已经不再像结婚前那样溫柔,这观点应该正是妻子所要检讨的。婚后的生活是现实的,永久性的。婚前的交往是一个前导,一个阶段。要表达浪漫的方法不一定限於送花,上馆子或去看一场电影,丈夫帮助做家务就是爱的一个行动。
  让我们来评评第一种妻子。你要把別人的丈夫来和他比,他也把邻家的妻子和你比。其实,你看不见別人的丈夫也有你丈夫的弱点,而你的丈夫也许有別人所沒有的优点,这种比较很不公平。
  第二种妻子提出“丈夫气概”这个严肃的大题目。以为大丈夫应该“轰轰烈烈”,有“力拔山兮气盖世”的魅力。然而,当年为约瑟芬倾倒的拿破仑可算“丈夫”吧,最后也在荒岛中叹息长逝;希特拉和他的爱人不也一同饮弹於残垣瓦砾之场吗?
  “小”男人的伟大地方,往往被妻子所忽略,她的罗嗦烦死了他,如果她后悔嫁错了人,只能责怪自己起初挑错了人。
  第三种妻子实在是害了丈夫,干啥你“不过是个女人”?或者说:“他是个男人,我还有什么办法!”你过分抬举了他,也小看了自己。
  丈夫的“气概”是要求你做他有同情心的知己,在他沮丧的时候鼓励他,安慰他。丈夫有时候比小孩子更孩子气,所以上帝说:“那人独居不好,我要为他造一个配偶帮助他。”

三种丈夫

  做妻子也有苦处,因为世上有三种丈夫:第一种看妻子如奴仆,任意指使。介绍她的时候称她为煮饭婆,黃脸婆或贱內,使她的颜面丧尽;第二种看妻子是个经济上的负担,他守财如命,害怕妻子多花他的钱;第三种看妻子连一根木头都不如,说她的思想是妇人之见。
  我认识一个做妻子的,做什么都要请示丈夫,还要像照顾孩子一样照顾他,她沒有半点自由。
  有个丈夫每个星期只拿出仅夠买菜的钱给妻子,实报实销,要些零用简直梦想,就是她自己工作的钱也要全部交出来。有一次,她留下一小部分要买些私人的东西,丈夫把她的衣物塞在皮箱里,赶她出门,我在教堂拨了一个房间给她免费暂住。
  还有个丈夫开列了一张职业承诺书,写下他要妻子百分之百去顺服的事情,如不能上职业进修班,不能外出打工,不能给朋友拨电话等,满满的几十项不平等“条约”。我不是骗你,我读过这张承诺书。她哪里是个妻子,简直等於软禁。这种丈夫的野蛮行为固令人叹息,但是最使我不解的,是那些做妻子为什么逆来顺受,或在承诺书上签字?
  对於第一种丈夫恐怕他们有变态的虐待狂;第二种则忽略了许多女人是天生的理财者,她们会节俭,知道到哪里去买減价的东西。如果你要支付妻子给你的服务费用,你可能早已破产了;第三种是妻子的智慧,並不低於丈夫,她需要的是机会。“两人计长,一人计短。”我提出了这三种丈夫和三种妻子,並不是说全沒有恩爱的夫妻。他们相敬如宾,丈夫很“怕”妻子,妻子也“怕”丈夫。他们互相信任,容计对方有異议,有讨论,有独立主权,有自由,有足夠的空间去过一天半日的独自生活,回娘家,找旧朋友(不是找旧情人),中国人说的“小別胜新婚”就是这个意思。
  我在暗中观察,觉得並不是人人都适合结婚,这並非危言耸听,结婚不是人有我也有,这是一个快乐与痛苦的历程。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2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