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WWJD 施勒敦

史述

 

  在十九世纪的时代,普洛维顿(Providence, Rhode Island)的华人不多。但1883年的一个主日,圆顶公理会(Round Top Congregational Church),竟然开始了一个华人主日学,十六名成年学生,都是洗衣店的人,带领的是黃礼(Lee Wong)。在那里,他们可以学习英文,以圣经为课本,也领受了真理。那是由安道活神学院(Andover Theological Seminary)的实习学生施勒顿开始的。这人就是这样:看到人的需要,因而引他们得着救恩。


查理.施勒敦 Charles Monroe Sheldon

  查理.施勒敦(Charles Monroe Sheldon, 1857-1946)生於1857年二月二十六日,出身於教牧家庭,父亲司图华.施勒敦牧师(Stewart Sheldon),在纽约州牧会。因为健康关系,医生建议他移居边远地区。他的內兄约瑟.华德(Joseph Ward)在达科塔地区的扬克屯(Yankton, Dakota Territory)牧会,召司图华去那急剧发展的新移民群中工作。在那里,他辛劳拓荒,於十年內建立了将近一百个教会。查理自幼受到“约瑟舅”的影响,在他讲道的聚会中得救重生,並且步他的后尘,进入布朗大学(Brown University)受教育,得 B.A.学位以后,也进了安道活神学院,於1886年毕业。
  1887年,查理.施勒敦接受第一个邀约,任阜蒙特州华特堡公理会(Waterbury Congregational Church, Vermont)会牧。那时的安都活神学院,已不复是1778年 Phillips Andover 所创立时的保守信仰,其中有的教授们,倡导“进步正统神学”(Progressive Orthodoxy),好新务奇,只在吸引人的注意,讨人喜悅,不传必须悔改赦罪,以为可有“将来机会”,或“第二次机会”(Future Probation),主张人死后在审判前还可悔改,以致有人愿意作“候补基督徒”。这異端引起很大的爭议,使安都活毕业生蒙上嫌疑,很多教会不敢接受。
  施勒敦虽然信仰纯正,但何以自白?因此,他称自己的信仰是“非神学基督教”(Untheological Christianity)。这不是一个理想的名词,更不是表示他反对神学;而是为了当时的特殊背景,表白自己,意思只是“实践的基督教”,与神学无穷的爭论无关,注重基督徒爱的精神。
  当地教会的人数不多,信仰保守。年轻的施勒敦牧师,看到很多青年晚间无事閒荡,去跳舞或玩牌,认为他们缺乏一个他们乐去的地方,倡导成立读书会,对象是那些不参加教会聚会的青年人,可以聚集讨论有益的书籍。几个礼拜过后,聚集时都满座,青年人感觉兴趣。
  现在,是读什么书呢?镇上沒有图书馆。施勒敦向会众征集书籍,反应良好,竟成为颇具规模的图书馆。
  当时那镇上的主要街道,仍然是土石路,夏天太阳蒸晒,经风吹或车辆过后,尘土飞扬。施勒敦想到该在街道上洒水。他从山泉用水管引水到贮水池,再发动信徒用马车载水箱,沿路洒水。路不扬尘,居民甚为欢喜。
  他发现会众有人听不到他的讲道,或不能记忆。他开始在台前放一个黑板,把经文及讲章大纲写在上面;后来,他更预先印好讲章,在聚会前发给会众。
  施勒敦辛勤工作,探察人的需要,给他们属灵的供应,並实际的关怀。两年的时间中,把教会变得生气蓬勃,会众增加了甚多。

  1889年一月,三十一岁的施勒敦牧师,应邀至坎萨斯州道辟加中央公理会(Central Congregational Church, Topeka, Kansas)。教会是由主日学开始,在一个肉市场的楼上聚会,有四十人。施勒敦说:圣灵不管什么地方,人能夠寻求祂,得救重生,成为神的圣殿。
  1889年六月二十三日,中央公理会新教堂建成。施勒敦牧师在奉献典礼说:这教会要宣扬“平常人的基督…並不分阶级,种族;祂要我们在主內成为弟兄,向所有人敞开”。
  那年冬天,因为经济衰退,很多人失业。有人来到教会的门找工作。牧师除了鼓励他之外,不能有任何帮助。这负担一直留在他內心深处,遇到机会,就发芽长大。
  他觉得自己对社区的人了解太少。不过,他同情人们的遭遇,觉得自己应该体会失业的滋味。
  那个星期,施勒敦改装成一名失业的工人,在大街上逐家商店寻找工作。四天半的时间,都是遭受回绝。有的商店还抱怨说,他们的收入不夠养一只鸡。下午,看到一队铁路工人,在轨道上剷雪。他问:可否帮他们剷,不收费用。沒有任何人拒绝。於是,他借来一张剷雪的铲,加入工作。半天过去,他觉得有劳动工作的机会,是快乐的事。第二天早晨,去归还所借的工具,那主人雇他剷煤。半天劳力,赚得五角钱。吃过咖啡和一个三文治,在口袋里还剩下四角。
  次日,在主日聚会中,牧师把他一週的经验报告给会众。
  施勒敦要进一步了解他社区的居民。
  他把全市的人口,区分为八组:街车工作人员,大学生,黑人,铁路工人,律师,医生,商人,和报纸新闻工作者,对每组预备花一週时间去深入了解。这样,他经历大众交通,出入医院,法庭,和一般大众,並参与当地的首都日报Daily Capital)实地採访交通,旅社,和郊区。他接触观察了各人的需要,对各行业对象的了解,可以把福音有效的传达给他们。各组都对他的访问表示欢迎;他也建立了对他们的了解。每个主日,聚会的人都有增加。
  1891年五月二十日,查理.施勒敦与梅莉(Mary Abby Merriam)结婚。
  现在,施勒敦牧师发动教会的人,決定採取具体行动,进行改变“田纳西城”(Tennesseetown)。
  “田纳西城”是道辟加黑人聚居的社区,酗酒的人多,脏乱污秽,犯罪率高,各家大人出去作工,任孩子们在街道上游荡,各种病态俱备。施勒敦认为最大的需要是设立幼稚园。
  设在哪里?他租下社区中间的约但舞厅(Jordan Hall),订约两年。大家希奇的问:他怎样办得到?
  施勒敦回答:“很简单,我问他每年赚多少钱,付更高的价钱,他自然不忍拒绝。”
  施勒敦约同当地长老会的牧师,去举办星期一晚间的座谈会,演讲社区有兴趣的问题,以同黑人社区的居民相熟。
  在整修准备期间,牧师率同会友,去挨家访问,到“天使难到的地方”,同家长谈话,劝他们送孩子来,自然不是以营利为目标。这样,舞厅关闭了,幼稚园开始了,居民反应很好。两年后,租约期满,幼稚园移到社区公理教会的会所。
  田纳西城得到了医治,与前不同了。

  那时,基督徒奋进协会(Christian Endeavor Society),在中央教会设有分会,参加的多是青年人,每主日下午聚会,是将来宣教士的养成所。施勒敦也在社区的教会成立支会,以为是黑人社区的盼望。
  道辟加的教会,主日晚间参加的人很少。施勒敦想到“牧师说书”的方法。
  施勒敦从小就喜爱文学,在大学和神学院的时候,常常写作。现在他想到把圣经真理的原则,写成故事,在晚间的聚会中,每週读一章,使会众能夠容易把真理记在心里,正是“以娛以教”的作法。一般人有在讲坛说些粗俗的故事或笑话,他的方法,这岂不是更可以造就人?何況他还可以得到会众的反应,看是否有该修正的地方。
  第一个故事是布鲁斯:生活现況Richard Bruce or The Life That Now Is)。三个礼拜以后,教堂满到无处可容。他的故事设计是约从学校年度开始,到圣诞节前一个月结束;每章的末了,都引人想知道下文如何。
  从1891年的尝试成功,开始了更多多成功。接着,哈地的七天Robert Hardy's Seven Days),有人告知那主角他只能夠再活七天;斯壮的十字The Crucifixion of Philip Strong)是描述一位牧师,舍棄一切,宣扬福音;以及弟兄的看守者His Brother's Keeper),则以密其根州的铁矿罢工为背景。到他於1919年退休的时候,他共写了三十本小说,都是先在礼拜天晚间读给会众听,然后出版单行本。当然,很难是每本都是文学傑作;但其书名和主题,都是有兴趣,引人深思,亲近动人,文笔也都算得精警。大致都是说,当书中主角決定顺从神的道路,遵行圣经的原则,前途是光明的。
  其中有一本书,成功之辉煌,远超越作者的意想之外。

  1896年,这个不循成规的牧师,出版了一本基督教伦理小说:跟主腳蹤In His Steps, 1897)。牧师写小说,有些希奇,但更是希奇的事,这小说立即成为畅销书,印刷供不应求;作者在世的日子,单美国就售了八百万本,还有三十二种各外国语文译本,估计约三千万,到今天市面仍然可以买得到。后来,並经编为剧本上演。故事是一位牧师,看到一个无助的失业工人死亡,他向会众问:“耶稣会如何作?”感动会众,決定跟主的腳蹤行,把真理化为行动。或可说是遵主圣范的实践,进入世界,成为世上的光和盐。当然,施勒敦成为全世界知名人物。

  1900年一月二十三日,道辟加首都日报以橫贯全版的标题,刊出“施勒敦牧师将主编首都日报”的消息,订於三月间开始。
  在1899年夏天,跟主腳蹤出版的破纪录成功。美国全国基督徒奋进协会在底特律市开会,邀请作家牧师施勒敦为特別讲员。不少教会有兴趣组成委员会,讨论如何把跟主腳蹤的原则付之实践。
  首都日报換了主人:鲍佩弩(Frederick O. Popenoe, 1863-1934),买下了那家报纸。新主人同施勒敦仅略有相识。十一月三日,鲍佩弩邀施勒敦到家中聚会,在座有当地的多名闻人。等客人散去后,主人请施勒敦留下,直接请他任首都日报主编,成为一个基督徒报纸:由他照跟主腳蹤书中那报纸主编的原则去作。
  消息刊布后,订单立即涌来;由原来发行的一万五千份,骤然增加到三十六万份。但当地报社的印刷设备,最多仅能夠印十二万份;只得接洽芝加哥,纽约,伦敦三地的报社代印,就近寄发外埠读者;本地则洽定火车特別载运。
  施勒敦组成了报社各部门负责人,指示他们新原则:星期天不出版,週六出双日。拒绝刊载煙,酒,及不道德经营事业的广告;不渲染色情,凶杀等社会新闻,只作负责,可靠,真实的良好报道。广告则多来自基督教刊物机构。报纸的目的,是在地上荣耀主的国度。他相信韦柏斯特(Daniel Webster, 1782-1852)的话:“圣经:我们基督教文化的根本。”
  这样的报纸有前途吗?报纸在各方面都很成功,固定营利有数万元之鉅。施勒敦工作辛劳,但不接受薪水。报社致送给他五千元示敬,他捐献为救济饥荒,並以部分建立本市的公众用水设备。
  在印度大饥荒的时候,首都日报呼吁读者捐助,收集五万元,寄往印度。据宣教士的报告,救济数万人免於飢饿死亡。
  施勒敦任主编工作,有五年之久,然后回去全心牧会。

  1912年,施勒敦辞去教会的牧师,专心促进禁酒事工,为他新的事奉。中央教会聘他的旧友纪德(Roy Guild)为会牧,仍然以施勒敦为宣教牧师。他欢喜接受。
  施勒敦痛心酒的毒害,看见酗酒造成死亡,破碎家庭,決心促成全面禁酒。
  前印地安那州长翰黎(J. Frank Hanly, 1863-1920),並司泰华(Oliver Wayne Stewart),请施勒敦加入,共同以禁酒为职志,邀请歌唱家,教牧,公众演说家,推动禁酒。於1914年九月三十日,正式组成“飞行特遣队”(Flying Squadron),在“全国最大的威士忌中心”伊利诺州漂利涯(Peoria)出发。他们並不是航空旅行,而是形容其行动的迅速,行程的紧密。他们乘坐火车,安排三日的连续日程,第一组离去,第二,第三波继续。如此於二百三十五天,旅行二百五十五城市,路程六万五千哩,信息传播达到一百五十万人,1915年六月六日到纽泽西,完成目的。
  在1917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国会通过宪法第十八条修正案,1919年一月二十九日,经各州认可宣布:“禁止制作,贩卖,或运送酒精麻醉饮料。”(后於1933年第二十一修正案废止。)
  施勒敦的心,常在中央公理教会。会众也记念他们多年的牧师。1915年,纪德牧师去另外的事奉,会众请求施勒敦再任会牧。施勒敦接受了。他继续到1919年正式退休。
  次年,纽约的基督徒前锋Christian Herald)请施勒敦作总编辑。每週负责写一篇专栏文章,每年五六次去纽约开行政会议。在三十六小时的长途火车旅行中,他可以读书,写每週收到的三百多封信件。到1925年,他觉得旅途耗时累人,辞去总编,只任撰文的特约编辑。不过,施勒敦保持继续读书写作不辍。
  1946年二月二十四日,他八十九岁生日前两天,查理.施勒敦安然离世。

  施勒敦对於版权不甚注意,所以他的书被盜印,及任意译印的很多;他所得版稅收入並不如想像之高。他又不善居积,有钱则随手送给需要的人。他妻子梅莉的父亲是银行家,知道女婿的“毛病”,把遗产指定只留给独生女儿,施勒敦夫妇旅行,及维持家庭开支,到老不虞缺乏。
  大约在跟主腳蹤出版一百週年的时候,在美国,有人根据书中的原则,提出“WWJD”简略的口号和招贴,其意思是:“What Will Jesus Do?”(耶稣会怎样作?)提醒基督徒,在作一件事,面临伦理上抉择的时候,要先问如果当事人是主耶稣,会怎样作?门徒自然应该跟从主的腳蹤去行。
  施勒顿写跟主腳蹤的背景,是自称基督徒的人,不肯照着主所行的去行。那时,南北战爭过去不久,种族歧视仍然极流行;北方的自由派,倒注重人道,反对奴役;南方所谓“圣经地带”,卻正是坚持蓄奴!信仰的意义在哪里?今天,回教极端分子,把美国的罪恶文化,当作是基督教,加以恨恶反对。
  施勒敦观察人的需要,就照着主的规范去作,而不拘於成规。他的写作,是从心中对读者和听众的心讲话,流露出对爱神爱人的实践。他的主题和方法,到今天仍然有效。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