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从煙台葡萄山说起

史述

 

  煙台有个葡萄山。原为荒煙蔓草的地方,在甲午之战后改变了。事情必得说到张弼士。
  一名贫苦的十五岁客家少年,身无长物,冒险踏上了荷属巴达维亚(今雅加达)的土地。那是1856年的事。到1869年,将达而立之年,他已经拥有多家企业,身家达八千万两银子—当时,清政府的岁收七千万两。他是张弼士。


张弼士
  张振勳,号肇燮,兆燮,字弼士,以字行。生於清道光二十一年(1841),初到巴达维亚的时候,以在米店打杂工为生。比邻有一家小酒店主雇用了他;后来见他勤奋工作,略通文墨;把女儿嫁给他。张也承受了那店。有个荷兰顾客常来他的酒吧,不愿意付钱,还常使脾气。店员不甚欢迎。可是张弼士见此人气宇不凡,理解或其心情不佳,嘱咐店员应该恭谨接待。
  不几年后,此人成为新任总督,来拜访张弼士;並且授权张承包几项稅收,包括酒稅和鸦片稅,收入甚丰厚。张並经营垦殖,开矿。后来扩展至英国海峡殖民地马来亚的彭亨州锡矿,涉及多项企业;后来,似是受美国范得璧(Cornelius Vanderbilt, 1794-1877)的影响,扩展及轮船海运。张弼士不忘故国,回到中国发展多项实业,有纺织,机械制造等。那时,沒有什么华侨国籍问题,清廷知其在侨民中颇得人望,遂委他为驻槟城领事,后来迁新加坡总领事;在国內,还奉旨督办铁路。他上本奏请筹集华商资本,兴办实业,颇具远见。获光绪帝屡次召见;並获赏一品顶戴;慈禧皇太后还优准他觐见免跪。
  在一次宴会中,同座的法国领事,谈其在芝罘(煙台)的时候,曾用所攜带的小型榨果汁机试行榨葡萄汁酿酒,品味颇佳。张弼士默记心中。
  1894年甲午,是满清帝国与日本开战失败的那年。张在回国考察的时候,到了煙台,就斥资三百余万两,买地三千亩,种植葡萄园,采集各地百余品种试植,得其优者接种。他购置国外先进机器,建立厂房,重金聘请奧地利酿酒师,是经过三试中选的佼佼者。其酒厂名为张裕,为亚洲最大,世界之第三。1915年,世界博览会张裕公司以四种葡萄酒参加,都得了奖项,其一获金奖。酒厂及其名牌,至今经营盛旺。
  1900年,黃河大泛滥成災,张弼士慷慨捐一百万两救济。
  张弼士热心於教育事业。曾给予香港大学鉅额捐助;並在国內外多所学校捐款兴学,设立奖学金。
  张弼士亦官亦商,和他同时代的张謇(1853-1926)类似。无论如何,他內心厌恶清廷的贪腐政治。据说,他的儿子实际上支持孙中山的革命运动。中华民国时期,袁世凯还请他作过发展实业的顾问。
  1916年,张弼士逝世於巴达维亚。

  人类最古老的酿酒技术,是从哪里传下来的?中国有个说法,是猴子传的。相传有人看到猴群很快乐,发现他们喝椰子里的汁,经过受热天然发酵的椰汁,就是酒的来源。这大概是南方少数民族的传说,显然的,因为北方沒有椰子,那是产於南方树上的果子。
  先有葡萄,后有葡萄酒,是不爭的事实。葡萄,又名葡陶,是汉代张骞通西域,引进中国的水果。在此之前,中国文献上沒有葡萄的记载。
  唐代王翰的“涼州词”:“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臥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征战,是人民不能当家作主的事;至於饮酒,可惜,过多的时间也是人难自主。白居易的名句:“酒军诗敌如相遇,临老犹能一据鞍。”曾有人称其最有豪气,到底难称好习气。
  酒的品类,向有穀类酒与果类酒的区分。中国“杜康造酒”的传说:他曾把吃剩的饭,放置在桑树洞中,发现自然成为酒的初型。这合於发明的偶然路线,颇似可信(杜康即少康)。又有说:“昔者帝女令仪狄作酒而美,进之禹;禹饮而甘之;遂疏仪狄,绝旨酒,曰:‘后世必有以酒亡其国者’。”(国策.梁王魏婴觞诸侯於范台)既然夏禹饮过仪狄的好酒,自然是在少康造酒的传说之前,而且可证明其已经相当普遍流行了。更早的纪录,应该是“尧王醇”,如果尧造佳饮的说法成立,所以酒应该可溯及远古。不过,传统是以穀类酿造,有关酒类的字,如:糟粕,糟丘,黃粱,曲糱等,都可以证明米粮酿酒普遍存在的事实。
  中国人既然在有史以来,就把酒作为社交的饮料,也作为躲避问题的逋逃薮。一世之雄的曹孟德,曾橫槊赋诗,饮酒並不曾解他之忧,只是感叹:“对酒当歌,人生几何!”文人雅士,更以为酒可以助诗兴。杜甫的“饮中八仙歌”:

知章骑马似乘船,眼花落井水底眠。
汝阳三斗始朝天,道逢曲车口流涎,恨不移封向酒泉。
左相日兴费万钱,饮如长鲸吸百川,衔杯乐圣称避贤。
宗之潇洒美少年,举觞白眼望青天,皎如玉树临风前。
苏晉长斋繡佛前,醉中往往爱逃禅。
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
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
张旭三杯草圣传,脫帽露顶王公前,挥毫落纸如云煙。
焦遂五斗方卓然,高谈雄辩惊四筵。

  此诗是嘲笑之作,有夸张语词,无毀谤之意。但描述一班支取纳稅人的钱,放浪奢靡,佚乐无制;狂人刘伶是一品老百姓,还不太坏,连高级干部,也成为酒痴,不仅无补於国计民生,还该算误国蠹民。可惜未能发送劳动改造於前,安史乱起,真该強迫他们参军。
  圣经警诫人慎勿酗酒。使徒保罗建议他的门徒提摩太,“因你胃口不清,屡次患病,再不要照常喝水,可以稍微用点酒。”(提摩太前书5:23),是因维护健康,有限度饮酒。作为基督耶稣的肢体,圣徒不可忘记在生活上要“合乎中道”(罗马书12:3)的教训。
  美国立国后的扩展和繁荣,导致逸乐放荡醉酒,生活败坏。基督徒兴起节制运动(Temperance Movement),以图裨救,很为成功;继有“反酒店联合”(Anti-Saloon League)。政客们融合信仰与政治,於1919年,在国会通过“第十八条宪法修正案”,禁止在美国一切含酒精饮料的制造,运送与贩卖(Prohibition, 1920-1933)。结果产生贩私酒团伙,如甘迺迪家族图利致富;另一极端则为制造葡萄汁,以代圣餐用酒,引致爭执。不过酒並非是用来忘记现实的唯一途径,还有许多麻醉品,层出不穷;近来不少国家地区,解禁大麻,表明是“害相权,取其轻”的趋势。根本问题,在於是改变现实,或改变人以改变现实。


Photo by Chitokan from Pexels

  无论如何,应当持守这教训:

你们要谨慎行事,不要像愚昧人,当像智慧人;要爱惜光阴,因为现今的世代邪恶。不要作糊涂人,要明白主的旨意如何。不要醉酒,酒能使人放荡,乃要被圣灵充满。”(以弗所书5:15-18)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6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