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品泉”余韻

湮瀅

 

  “品泉”这篇短文,是当初应中华日报副刊主编蔡文甫先生之邀,为该刊所关的一个“灵泉”专栏而写的。记得当时适有一位友人来访,而这位友人又刚刚是以泉为名的,於是便谈了许多攸关泉水的话题。大家都意兴湍飞,由风景谈到人物,由大自然的化育谈到人生的品味与品德,使那天的清谈流为一泓涓涓的泉水,到如今回忆起来,尤觉得可圈可点,可詠可歌。
  於是提笔为文,以“品泉”为题,一挥而就。但卻沒有想到“国立编译馆”后来竟选用为中学语文教材,这如同之前选用我的另一篇散文“一朵小花”作为国文教材一样,使我感到意外。而香港教育署的来信,告诉我他们选了我在“归回田园”散文集中的“昙花的启示”作为“中国语文”第四冊的教材,则更出乎我的意料了。
  我对泉水是有偏好的,无论是像尼亚加拉大瀑布那样的雄伟澎湃,声势如千军万马,或纤如手指的涓涓细流,只要它是出乎自然的,都一样会使我神往。面对着泉水,最能涤荡人的胸臆。凝神望去,随着沛然的清泉,将心中的尘垢完全洗除淨尽,超然物外的心情,便会油然而生。面对着无休止,无穷尽地激越的泉水,会使人感到自己的渺小,感到“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的超然的启示与激励。

  但人工的泉水就沒有这种感受,人工泉水无论制造得多么宏伟与纤巧,看了都不会让人受到感动。世上人工泉水最负盛名的地方应是罗马。罗马到处是飞越的喷泉,实在是一个教人赏心悅目的地方。罗马的人工泉水甲天下,你走几个街口便会看到倾泻激流的泉水。罗马城外更有一个泉水的公园,有几百处人工泉水。设计的巧思,营造的精奇,的确令人叹为观止。但这样的泉水,只能使你欣赏人们巧夺天工的匠心,与纯工艺的技巧,而泉水本来的美,反倒被忽视了。
  刘禹锡的陋室铭中说:“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而灵”,我想改为“山不在高,有泉则灵”。无论多么巍峨的山嶽,若沒有泉水,便会显得滞重沉闷,有了泉水,才能透出灵秀之气,所以山与水是分不开的。
  人生不可无泉水,若能有机会在泉水旁靜坐凝思,更是一大享受。记得许多年前,我初到济南,一下子就爱上了趵突泉。泉旁有茶亭可以品茗,那时代的遊人不多,可以泡一杯清茶,面对着泉水坐上半日,凝神观赏那股神奇的力量,你会在不知不觉中被它的力,它的美与它的浩瀚所感染。现在回想起来,心中仍激动不已。去岁再回到济南,渴望重睹违別了四十多年的名泉,进到趵突泉公园中,园中挤满了纷拢的遊人,早已失去了昔日的宁靜。不料走近趵突泉时,赫然地发现昔日的亭台虽在,而那块“天下第一泉”的石碑卻干立在长满了青草的泥池中,以前神奇的泉水早已干涸见底了。许多嘈杂遊客纷纷下到池中去攀着“天下第一泉”的石碑拍照,在一片杂乱嬉笑声中,我不禁为名泉的死亡悲哀。我呆呆地佇立在观瀑亭前,怅望着赵松雪的詠泉句:“云雾润蒸华不住,波涛声震大明湖”发愣。听说当年在“广积粮,深挖洞”的政策下,许多济南地下的水脈被挖断,后来再抽工业地下用水,兼之年来的干旱,遂导致名泉的死亡。不想这个“家家泉水,戶戶垂杨”,可以与江南媲美的水乡,如今卻变成一个干涸枯燥的城市了。

本文选自作者散文集秋之悸
台北:道声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号,电话:(02)23938583)
(书介及出版社资讯: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4.htm
北京: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阳区西垻河南里17号楼,电话:(010)64668676)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2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