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富兰克林在英国

稽谭

 

  美国开国先贤中,本雅悯.富兰克林(Benjamin Franklin, 1706-1790)在华盛顿以外,是最受敬爱的人,最有才华,也最独立特行。他代表美国品格,兼有启蒙运动精神。


富兰克林(Benjamin Franklin

  本雅悯於1706年一月十七日,生在波士顿,是十五个孩子中的第十,父亲想把他作为十分之一奉献给神,预备他进入神学。不过,那要长久的教育,经济上难以负担,只能供他受教育到十岁,就辍学帮助制造蜡烛和肥皂的父亲。十二岁那年,就进他哥哥雅各的印刷厂作学徒。雅各於1717年从英国购置印刷机,是波士顿第二间印刷厂;后来並出版报纸。本雅悯照规签订合约,到二十一岁才告期满。他在那里,有机会接近文化界,勤奋好学,日夜读书,力求改进。到十六岁,即能蔚然成章;特別是讽刺假冒为善者,以宗教谋取政治利益,获得好评。他化名在雅各的报纸投稿,颇得好评;终被雅各发现。值雅各为文攻击当政者,得罪了波士顿议会,被判监禁一个月,並禁止发行报纸。雅各把报纸改成本雅悯的名字註冊。如此,一直维持至1727年。
  1723年,他艺成尚未期满,就跑到非拉铁非(Philadelphia)作印刷。次年,又渡洋往伦敦。在那里两年的时间,他学了法文,西班牙文,意大利文和拉丁文;以后,在1730年,才重新拾起语文的兴趣,特別对法文造诣甚高,在以后的外交生涯派上用场。他爱读书,会写作,聪慧而善经营。从1729年开始,作有规模印刷厂的老板,为宾夕维尼亚殖民地和其他邻近殖民地政府印纸币,兼办报纸宾夕维尼亚公报Pennsylvania Gazette),自写自编,被认为美洲殖民地最好的报纸;创立美国首座图书馆,倡建一所学院,后来发展成为宾州大学,创立消防和保险公司,並任美洲哲学学会书记,还发明了一种富兰克林火炉;当然,是对电的特性和功能的有名实验,确立他科学家的地位,和世界的声誉。到四十二岁,从事业退休。

  1746年,他与同好作雷电实验。到1751年,英国皇家学会发表他的实验报告Experiments and Observations on Electricity一书,先后印成英文,法文,德文,意大利等文字。

  从企业退休后,他決定投身公众服务。1753年,任各殖民地的邮政总长。1754年六月十九至七月十一日,150代表在奧尔巴尼(Albany)集会,讨论北美洲英国殖民地联合防卫,以应付法国可能的入侵。富兰克林拟订“合众计画”(Plan of Union),高瞻远瞩,为以后联邦组织的蓝本。在公报刊出他有名的“合则共荣,分则各亡”(Join, or Die)漫画,为美洲第一幅漫画。


Join or Die 漫画

  1757年,他被推选代表美洲殖民地,大部分时间驻在伦敦,交涉准许各殖民地议会,有权征稅,並自治自卫等。他在那里,涉入复杂的政治纠缠,也参加多种的社交活动,先后获苏格兰圣安得烈大学,和牛津大学赠予他荣誉博士(他早已获维廉及玛莉大学荣誉学位)。直到1762年八月,才返回美洲。
  1764年,富兰克林再度被派往伦敦,为宾夕维尼亚爭取皇家殖民地的地位;兼受委任乔治亚(Georgia),纽泽西(New Jersey),麻萨诸塞(Massachusetts)三殖民地代表。富兰克林实际上不愿见殖民地与英国分离;但时常遇到短视政客的阻难,有的甚至称他为“英国最善恶作剧的祸害精”。为了说明殖民地的立场,他先后在不同的报纸上,发表了126篇文章,希望得到大众和朋友们的同情。而在这期间,英国与美洲殖民地的关系,每下愈況。经过多年的努力,和同情美洲议员的支持,印花稅终於废除;但波士顿茶叶案,及莱星屯和康可德的武装冲突后,情況显然将导致战爭。1775年三月,富兰克林回美洲。到达非拉铁非的那天,即被推为第二次美洲议会代表,走向不能返回的独立之路。历史的铸型,就这样确定了。
  1773年,富兰克林还在伦敦的时候,为了对英国朝野最后忠告,用他锋利的笔,写了讽刺性的“削国策”:“使伟大的帝国降为卑小的规律”(Rules by Which a Great Empire May Be Reduced to a Small One)。既然是“规律”,多少带有先知性的信息,对一般团体或个人,也有可能适用;如果有谁愿甘心走上同一下坡的覆辙,甚或亡国,必然有效。

使伟大帝国降为卑小的规律

  我拿着一面镜子,大臣们可以从其中看见他们丑陋的面孔,国家可以看见他们的不公义。这些文章很受到重视。有多人看后欢喜,少数人非常生气,有人说要叫我受到他们的忿怒,我会尽量忍受,如果对公众有益,我还愿意多忍受,不计较对我个人将会如何。
  我自己观察人类,在被欺压的时候,稍为踢一下,会收好效果。在上峰大错的时候,表现坚強,有时能夠引他注意。有句老话很有真理:“如果你自己甘作绵羊,豺狼将吃掉你。”
  这是一篇对已故当国大臣的“献策”;现在首次公开发表。有一位古时的智者说过,他虽然不居其位,但知道如何使小城成为伟大。我是一介现代愚人,就告诉你与其相反的科学。
  我在这里建议所有的大臣,他们统治的领域广大,事务纷繁,难得找处理的余暇。

  1.首要的考量,绅士们,伟大的帝国好像大蛋糕,最容易从它的边缘分解。因此,先注意边远地区,把它去掉,其余不难崩解。
  2.分崩的可能一直存在,要特別注意从来沒与本国组合的地区,他们不能享有一般公民权利和贸易特权,他们在你们施行的严格法律管制,卻无分选举立法者。刻意保持这样的歧视(不要忘记蛋糕的比论),就像姜饼的师傅,预先把面团割切,到烤的时候,自然分成许多片。
  3.这些边远地区的获得,购买,佔领,全部由住在者和他们的先人负担,本国不出分文。如果他们人口繁殖,工商贸易增加,需要购置战具备战,扩充船只,海员和海军,自然有益於国;你就不加支援,或因此以为是对你有损害。
  4.不论殖民地如何顺服你的政府,爱护你的利益,忍受苛待,你以为他们总是要背叛,也如此待他们。在他们中间驻紮军队,那些驻军的骄橫激发乱民,就用枪弹和刺刀镇压。这就像丈夫虐待妻子,怀疑她不贞,到后来造成真的如此。
  5.边远地区的总督,法官,代表皇家的地位和权威。如果你派智慧的好人作总督和法官,他们关注殖民地的福利,他们就以为君王是智慧和良善,关心被统治者的福利。所以你要留意何等人来充任-找倾家荡产的浪子,破败的赌棍或股票投机者,他们适於官居总督;因他们会強取豪夺,以勒索触动民怨。
  6.为证实这种印象,要予以加深;如果受害者晉京投诉管理不善,欺压,不公义,对这般人长久拖延,鉅大耗费,最后並判決迫害者有理。这会有各种可敬佩的效果。可以预防再有人来申诉的麻烦,而总督和法官得到鼓励,施行欺压和不公义的艺术;人民会更加不满,失望铤而走险。
  16.如果听到殖民地有所不满,原则是不必相信,否则会给他们造机会;所以不要想或作任何救济,也不可改变有害的措施。对冤屈不要给予补偿,以免鼓励更多的申诉和要求。假定他们所有的申诉都是捏造的,是出於一小撮好乱的煽动者,若能抓来处以绞刑,就可天下太平。就抓几个来绞死;殉道者的血,会成就你所期的神奇目的。
  17.如果看到敌对的国家,为你与属领不和的趋向高兴,要更加努力促成:若他们翻译,出版,你所有殖民地的不满和抱怨,同时暗地鼓动你採取更严峻的行动;不要为此警觉或不悅。何必呢-因你本要如此。
  19.派遣军队进入那些地区,装作要保护居民;但不要驻紮在前线以防入侵,毀坏保障,调军队进入城中心,野人受鼓励侵掠边防,军队就受居民保护:这似乎是出於你的恶意或无知,就能更表现出並加深他们的信念,你不再适於治理他们。
  20.最后,授予你的将领庞大和非法的权力,甚至自由不受民事总督的管制。让他足以掌握军队,佔据堡垒;你既然已经造成全国离心,焉知他不会像罗马帝国的将军们一样,想取你而代之。若果如此,你採行我的这些法则,所有的行省将立即与他合流;到那一天(若非早已如此),你将不再有统治他们的麻烦,也不须再为他们的贸易和联合而烦恼,从今直到永远。(Q.E.D.

  署名Q.E.D.,拉丁文即quod erat demonsrandum= which was to be demonstrated.如此文章,当然不会以本名发表,这是合宜的;知道的人不难猜测谁是执笔者。
  其中 19.特指1755年勃莱道(Gen. Edward Braddock)将军,率英远征军,企图北进攻击法军的杜克斯尼堡(Fort-Duquesne今匹茲堡),途中为小股印地安人伏击惨败,幸得华盛顿(George Washington)为随军参佐,扶病领维琴尼亚民军,以残余安全撤退。富兰克林身与其役,所见证英军的畏怯无纪律,知其为友不足恃,为敌不足畏。虽然说的都是实话,但英人不会因讦短欢喜。


Jonathan Swift

  在当时的英国,还记得隋弗特(Jonathan Swift, 1667-1745)辛辣的讽刺文体,读到富兰克林的“献策”,自然有似曾相识之感。特別跟隋弗特“溫和的建议”(A Modest Proposal,1729),颇多相似;或许四十多年后富兰克林的作品,更为机巧可读一些。在写的时候,他不可能不想到那位前面的大文豪隋弗特。

  隋弗特生在爱尔兰,也在都柏林(Dublin)圣派垂克座堂任过主牧。他见英政府搜括爱尔兰物资,卻不关怀其福利,无異於人吃人。因此,提出“建议”:不如卖掉爱尔兰的孩子,供应富人餐桌上的美味,以減政府负担。这似是骇人听闻,卻在激起人的良知。富兰克林立意不无类同。
  富兰克林同时识字的人,沒有不通晓圣经的;所以他们可以就同一观点互相交通。
  他是主张联邦的人,並不真相信“小其国而寡其民”的理论,也不向往柏拉图理想的小共和国,他只是警告当政者,该着眼长久的国家利益。可惜,他的愚者一得,沒有成为独家祕本;从早至今,多少愚人偏予智自雄,走他削国的道路。最常见的,是区划核心小圈圈,不管也不信任其余的边际分子。这是叫群众离心离德的途径。
  耶稣说:“无论何事,你们愿意人怎样待你们,你们也要怎样待人;因为这就是律法和先知的道理。”(马太福音7:12)圣经又说:“水中照脸,彼此相符;人与人,心也相对。”(箴言27:19)富兰克林的“镜子”,是叫当权者看出,他们的政策,是多么的不合理,正是为渊驱鱼,自己制造敌人。但镜子所照出来的,是反面的形像,所以讽刺文章最能激发人思省。
  不过,违背基督爱人如己的原则,只为私利,凭权术,终究沒有好的结果,这样的史例太多了。可惜,在他以后的人,仍然不知憬悟。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