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妈妈,妈妈!

灵犀

 

  “妈妈,妈妈!走到哪里我也要找我的妈妈…”那小孩重覆唱着这首插曲,我听着卻流下淚来,因为是孩子的吟唱敲响了母亲的心;究竟孩子心目中的母亲是在哪儿?是地理的距离呢?还是心理的距离呢?

  我从小就怕生,总喜欢扯着妈的旗袍躲在她身后,那我就觉得安全些,因为有妈在什么都不用怕!到学校去表演,参加比赛,只要妈说:“我的女儿行!”好像每次都应验;那些英语朗颂比赛冠军,国语演讲县际冠军,还有数不完的活动成果可能都是这样得来的。

  妈妈身子瘦小,生下我卻胖嘟嘟的,由於奶水不夠,我是喝米汤长大的。妈很爱我,她说:“你尿湿了床,我就让你睡干的那边,我就睡湿的那一边…”她是我的第一位英文老师,许多童谣都是这样跟着背下来的。妈妈好喜欢唱歌,尤其教会的圣诗她是唱得滾瓜烂熟,她会一边做事一边唱:“我时时需要主…”除此外,要我们背金句,轮流领祷或谢饭;睡前妈领我们四兄弟姊妹跪着祷告,还要跪得毕恭毕敬的,一点儿也不准歪。

  我们受母亲的影响,很喜欢招待邻居的孩子来家玩,尤其是庆祝圣诞,我们各自表演一个节目,宾主尽兴而欢,因有自由的空间去创作,造成我们敢言,平等的态度。

  有一回,台风来了,我们的房子就快耐不住的样子,妈把我们四个小孩紧紧地搂着,躲在唯一的单人铁床架下,我们匍匐着,好害怕!听妈不断地祷告:“主耶稣啊!求你救救我们!”她又转向我们说:“不用怕!主耶稣听我们祷告的!”这幼年时的经历成了我信仰的根基。

  记得我唸高中一年级的时候,妈在恆春工作,她每週到隔村乡下去佈道,那是台风之后,小木板桥也垮了,她瘦小的身子,拖着我踢过及腰的河水往前去,我真不想去了,想往回走,妈说:“不行,我应许了那些小孩子,我不能失信。”我们千辛万苦地到了目的地,果然一大堆小孩子和村民在等着,妈高兴地说:“你看,不能失信吧!”於是我帮着她拿着佈道短诗,她领着大伙唱:“来信耶稣!来信耶稣!来信耶稣现在!”

  “女儿呀!读圣经真是太好了,我四十多岁才来学,我想,你应该趁年青,现在花两年时间到圣经学校去学…”“我不干,年青嘛,前途无可限量,去唸这个,有出息吗?”我不敢跟母亲顶嘴,但心里卻咕噜着!谁想到事后,我卻唸了不止十年的圣经,神学,且也从事了圣经教育的事奉,母亲的一点心愿,加上千万次的祷祈,主竟带我上路去终生跟从。

  我们全家到海洋公园去玩,四岁的儿子在爬拱形铁架,爬到一半儿子害怕得哭起来了,他爸爸就赶过去要把他抱下来,正际此时妈说:“不行,不可让孩子半途而废,一定得继续向前走!”然后转向我的四岁小娃娃说:“乖乖,婆婆在这,不要怕,慢慢爬!”孩子止住哭叫,慢慢地完成了这历程,我们至今仍难忘这一生命的教训。

  母亲生於望族,出生七天母便去世,她自小缺乏母爱,被后母,丫头带大,每逢受气受冤便想去找她的妈妈,那我问她:“你怎么找外婆呢?”她说:“他们告诉我,我妈在西天,所以我常烧一柱香,向着天叫妈…”於是这小孩真的打起个包袱就要去找妈,几次如此这般地“逃”,好在被门房给追捕回来。后来母亲作了袓母,儿孙满堂了,这也不能填补她失去母爱,需要母爱的渴求,这是否那心里的呼喚:“妈妈,妈妈,走到哪里我也要找我的妈妈…”的祷祈?

  我年少离家求学,八年之间每天接母亲两封信。这是餵养我成长的指引和扶持,除了细数家事,教我为人处事外,她也教我怎样调理身体,处理青春痘和经痛。有人给介绍男朋友了,她也会分析一番。这八年之中我跟妈通信,使我们的关系更密切了,我也是唯一有这宠幸的孩子。

  妈妈生性开朗豁达最喜欢的就是招待传道人和奉献金钱给教会。姻伯母跟我说:“我就不明白你妈,为什么有个钱就不自己留着用,老往教堂里送?”妈曾说:“我有吃有住,有儿有女,这钱不拿来作奉献,那做什么用呢?这是积财於天呀!”爸爸也作见証说:“你妈给我最好的礼物便是带了我信耶稣…”父亲七十岁的见証分享,他不单信主也热心事奉,在他们有限的收入中,常是为教会作下一年度超过十分之一的预算奉献,这种多多奉献的喜乐是沒任何物质可取代的。

  时常想起母亲的耳提面命,她的话语萦绕在我脑中,更铸铬在我生命之中。虽然妈已去世几年了,但每逢我遇到困难,总是想跟她说说谈谈,就会有那种感觉:“妈妈,妈妈,走到哪里我也要找我的妈妈…”

  我由一个扯着妈妈衣角的孩子长大了,我的三个孩子也被拉扯大了,我在他们的心目中又是个怎样的妈妈呢?我跟孩子有心理上的距离?还是地理上的距离呢?或是孩子像我渴求我需要母亲的爱一样,与那小孩唱的歌呼应呢!

  “妈妈,妈妈,走到哪里我也要找我的妈妈…”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8.8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8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