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天说地 ✐2016-07-15

谁作主?

于中旻

 


亨利

  十九世纪的大英帝国,霸佔着地球表面上最大的疆域。那时,凭借其船坚砲利,強力推销其毀灭性的毒品鸦片。科学的进步,有武有力,使人觉得能夠自己作主人,征服世界,不感觉需要有神,更远离遵行神旨意的观念;道德的退化,使人为所欲为,违背天理良心,最好不必负责,需要沒有神。不认识神,沒有感恩的心,以为过好生活是该有的权利;经历到自然界所加的病痛,社会的疾苦,就以为是遭受不公待遇,以为该抗议。许多人的人生观,价值观,就是这样。
  基督徒知道自己是属主的人:“我们沒有一个人为自己活,也沒有一个人为自己死。我们若活着,是为主而活;若死了,是为主而死;所以我们或活或死,总是主的人。”(罗马书14:7,8)得蒙救赎的人,有这样的归属感,決定自己的人生观。这就如在律法上,获得自由权利的奴隶,为了主人的爱所羁縻,決定把耳朵在门框上被穿透,表明不自由出入,完全听命於主人,惟主人的意志是从(参出埃及记21:5,6)。
  亨利(William Ernest Henley, 1849-1903)以反抗的心理,似是刻意模仿浪漫诗人拜伦(George Gordon Byron, 1788-1824),写下了他有名的诗作“无畏”(Invictus, 1875)。

自南极到北极覆盖无尽
 地狱般的黑暗得以脫身,
不知何方神圣我该感恩,
 给我这不可征服的灵魂。

失去的好境遇我曾拥有,
 我沒有哀号也不曾退后。
在机运残酷的棒击之下
 我头破血流但沒有低头。

这里远处是流淚和忿怒
 围绕的不过是死荫可怖,
经历过多年的威胁折辱
 发现我仍坚持绝不恐惧。

无论那是道门如何狭窄,
 经卷上的刑罚如何满载,
我是支配我灵魂的首领;
 我是我自己命运的主宰。

 

Out of the night that covers me,
 Black as the Pit form pole to pole,
I thank whatever gods may be
 For my unconquerable soul.

In the fell clutch of circumstances,
 I have not winced nor cried aloud.
Under the bludgeonings of chance
 My head is bloody, but unbowed.

Beyond this place of wrath and tears
 Looms but the Horror of the shade,
And yet the menace of the years
 Finds, and shall find, me unafraid.

It matters not how strait the gate,
 How charged with punishments the scroll,
I am the master of my fate;
 I am the captain of my soul.

  这可怕的強项宣告,沒有甚麽比“无法无天”的形容词更适合;正是那个时代的欧洲,狂傲的集体精神。
  狂人尼采(Friedrich Wilhelm Nietzsche, 1844-1900)大亨利四五岁,恰算是难兄难弟。
  比他们早了许多年,美国名作家梅尔维尔(Herman Melville, 1819-1891)笔下的大白鲸(Moby-Dick, 1851)中,独腳船长亚哈,悍猛的拼搏,以自己的生命,在惊风骇涛中,同不可知,不可征服搏斗,几乎可算是大洋彼岸亨利先存的典型。
  早年感染结核病,在当时的医药条件,亨利将二十四岁时,被锯掉一条腿,以保全那条命。我们有理由相信,他在写下那首诗以前,尽可有机会读到梅尔维尔的名作。更为重要,更自然的是,人遇到橫逆的反应,会乱喊狂叫。我只看见一个事例,有人在极成功顺遂的境況,明显的敬畏感恩表达:“怎么会是我!”可惜,这样的人实在太少了。
  英国哲学家罗素(Bertrand Russell, 1872-1970),推崇拜伦为浪漫主义时代精神的代表;他认为卢梭还溫和怯懦,拜伦则刚猛无畏。
  美国史学家杜兰特(Will Durant, 1885-1981)则把那世纪称为“拿破崙时代”。那位眇小丈夫,“固一世之雄也”,以其意志強加诸大部分欧洲和部分非洲人民,卻受到反常的崇拜,说来似乎奇怪,连被侵害疆域的人民,包括有思想的哲人智者,也视其为天纵英哲!至於拿破崙自己呢?他在末后自省,承认其一生不超过五分钟,想及国家和人民;眼见那些为不同目的追随自己的人,纷纷离去,而那无兵无勇的拿撒勒人耶稣,跟从祂的人,並不因迫害而消散,基督教经久不衰。
  主耶稣基督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马太福音16:24)“跟从”的条件,是先要“舍己”,当然老我必须要下宝座,不能再自己作领袖,就放棄自己的目的,自己的价值观,自己的生活行动方式,自己的路线,完全为要成就神的旨意,跟从主走十字架道路。使徒转变后的生活:“原来基督的爱激励我们,因我们想一人既替众人死,众人就都死了;並且祂替众人死,是叫那些活着的人,不再为自己活,乃为替她们死而复活的主活。”(哥林多后书5:14,15)这是主耶稣的道路,也是祂真正的成功。
  感谢主,愿我们都甘愿不再作主,一生作主忠诚的仆人。阿们。

(同载於圣经网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间”)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起初神创造 ✍亚谷

艺文走廊

施洗约翰的独白 ✍凌风

谈天说地

从美国撤军阿富汗谈起 ✍林向阳

谈天说地

谁是中心 ✍于中旻

点点心灵

乡居琐忆 ✍余仙

谈天说地

苏俄一文一武援华 ✍于中旻

谈天说地

靜之音 ✍余卓雄

谈天说地

十分之一及教会财务 ✍于中旻

寰宇古今

英国首遣特使谒见干隆 ✍史直

谈天说地

老人言 ✍刘广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