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乡音

陵兮

 

  “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不管传媒是多发达,故乡的细致情节还是由老乡口中说出较能令人动心,那不是老乡的报导比报告新闻的播音员好,乃是那一口乡音夹杂着无穷思乡的回响。
  我在北美有一段日子了,在这新大陆上的新认同,新称呼,新职位,而全用我的受洗圣名,我习以为常的认为:“这就是我!”直到有一天我被那呼喚叫醒了:“陵陵,陵兮…”那浓浓的乡音,那厚厚的宠爱,把久久远离故乡的遊子包围在关注的溫暖中。因那是我至亲的人不断喊叫我的名字,那是我生命历程中重要的日子,怎能教人忘怀?!
  妈一向叫我们几兄弟姊妹名字,但她一急了,就会连名带姓地叫;爸是退休了以后才多些时间跟我们相聚,可能爸的粵式国语不灵光,我的名字就给简化了光叫我“陵陵”我觉得一下子受宠了,欣然领受。由於在不同的环境中受教育,受不同语言,文化的影响,我的名字有好长一段时间就沒用过,尤其在香港教书的那段日子,被称呼的是职位,头衔而鲜有机会被人直喚名字。我的名字好像隐沒了!
  这一天,我到宾州参加文字训练营,看见我的全名清清楚楚的在报到冊上,再看那几乎是8x11的名条,以工工整整的电脑大字楷书贴在我的臥室门上,我心头一震:“被这乡音呼喚我回来了!”我回到我熟悉的乡音圈中,回到我不用解释就能被理解的溫暖里!
  在芝加哥工作的几年中,有一位女士总会来找我,除了学道,谈心外,她也认定了我是她的“老乡”,因为她是山东,青岛人,她说:“我说的山东话沒人听得懂…”虽然我非山东人,但因为明白她的话所以成了她的老乡,因为她有了连系,有了了解!
  谁能夠从我们出生,成长以至年老都在爱护,关注,看着我们,欣赏我们而不放松一会儿呢?我觉得自己很幸运,仍有几位老师,教授,长辈可请教,仍有几个亲人知道我的过去跟现在,仍有几位好友知道我的煎熬及成就,但这些仅是生命织锦的片段罢了!
  每个人的生命就像一幅织锦,每一段的经历就是那一条条纵的,橫的编织纤维,说不定的故事,讲不完的乡愁,多渴想有人能全部明白呀!
  “你呼叫我的名字,在我母腹中你就认识我”耶利米先知的认知,上帝是护祐,呼召我们的人,每一个生命都有存在的意义,直到有一天我们再听到那回乡的呼喚,我们就会有那渴想“乡音”地“归家”也完成了我们个人的织锦图画,回归那更美的家乡!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